~未成年請勿飲酒~

目前日期文章:200702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鹿跳酒窖
Stag’s Leap Wine Cellars
(前言: 現在貼這篇文章似乎有點不合時宜,去年五月為中國某知名美食雜誌寫了這篇應景文章,後來因為頗曲折的原因沒有刊載.貼在這算是資源回收吧!另外,我去SLWC時並沒有遇到華倫,文中引述華倫的話來自酒莊給的資料)



1969年,在芝加哥大學教授政治學的講師華倫-維尼亞斯基(Warren Winiarski)首次品嚐了內森-費(Nathan Fay)用鹿跳區(Stags Leap)的卡本內-蘇維濃葡萄釀成,剛裝瓶的1968年份紅酒。這一瓶酒的獨特風格讓華倫決定要投入葡萄酒事業,釀造類似風格的葡萄酒。隔年華倫就離開教職,在加州那帕谷(Napa Valley)買下和內森-費的葡萄園相鄰的葡萄園,改種卡本內蘇維濃葡萄,命名為鹿跳葡萄園(Stag’s Leap Vineyard)。華倫先後在那帕谷的酒莊Souverain和Robert Mondavis學習釀酒,三年之後,華倫的酒窖完工,用初產的葡萄試驗性地開始釀造1972年份,但並沒有正式上市,然後,僅僅在隔年,就釀出了改變加州葡萄酒歷史的1973年Stag’s Leap Vineyard Cabernet Sauvignon紅酒。


這瓶酒在知名的「1976年巴黎評酒會」超越了1970年份的慕東-侯奇堡(Château Mouton-Rothschild)、歐-布里雍堡(Château Haut-Brion)和蒙羅斯堡(Château Montrose)以及1971年份的里奧維拉斯卡斯堡(Château Leoville-Las-Cases)等波爾多最頂級的葡萄酒。一家加州初創,還沒沒無聞的酒莊卻成為了評酒會裡評價最高的紅酒。這場由英國葡萄酒專家Steven Spurrier安排的評酒會,採用蒙瓶試飲的方式進行,邀請的全部是法國重量級的葡萄酒專家,包括法國法定產區管理局(INAO)的主管,波爾多列級酒莊協會主席,布根地最著名的酒莊 Domain de la Romanee-Conti 的莊主,兩位葡萄酒評論家和三位「米其林」三星餐廳的老闆和侍酒師。這場美、法之間的「葡萄酒比賽」雖然跟大部份的葡萄酒競賽一樣,並不能標誌出葡萄酒的真正價值,但是,卻讓經過禁酒令之後才逐漸恢復的加州葡萄酒業建立了強大的自信。


華倫記得在美國時代雜誌報導巴黎評酒會結果的前一個星期,紐約的一家酒商拒絕買1973年的鹿跳葡萄園,理由是以同樣的價格他寧可買一瓶Château Gloria(波爾多聖朱里安村的中級酒莊)。現在,一瓶1973年的鹿跳葡萄園價值4000美元,而1970年的Château Gloria即使比當年的6美元上漲十多倍,但還是僅值70美元。


鹿跳葡萄園當年的獲勝也許出乎意料,但是,現在看來卻絕非偶然,鹿跳葡萄園所在地方現在稱為鹿跳區,是那帕谷地的最精華區之一,獨特的自然條件讓生產出來的卡本內-蘇維濃紅酒有著如絲般細膩柔和的單寧,但滑細的質感底下卻是非常緊緻嚴密的單寧,就像也常被用來形容瑪歌堡紅酒的一句話,那是套著絲絨手套的鐵腕。鹿跳區的卡本內-蘇維濃並不僅是口感獨特,在香氣上也同樣精彩,有著更多的果味,特別是黑櫻桃、黑醋栗與覆盆子等奔放的水果香氣。鹿跳區讓卡本內-蘇維濃可以有這樣獨特表現的原因,極可能來自於這個區域獨特的氣候和土壤的組合。



當華倫開始在鹿跳區種卡本內-蘇維濃時,位在揚特維爾鎮(Yountville)東面的鹿跳區在當時因為氣候較冷,一般被視為是不適合種植葡萄的地區,葡萄園非常少見,大多種植果樹和穀物。內森-費在1961年開始在鹿跳懸崖下種植卡本內-蘇維濃,當時那附近還不曾種過這個比較晚熟的波爾多品種。華倫回憶當年第一次喝到內森-費自釀的紅酒時,他發現了一個同時協調地混合了柔和和堅實的獨特紅酒,是當時那帕谷不曾出現過的卡本內-蘇維濃新風格。整個那帕谷因為谷地南邊直接開向寒冷的聖保羅灣(San Pablo Bay),越靠近南邊,氣溫越寒冷,卡本內-蘇維濃也越難成熟,在最南邊的卡內羅斯(Caneros)完全無法種植卡本內。鹿跳區所在的谷地東邊因為南邊有一群非常低矮的小山坡,形成隧道效應,讓來自聖保羅灣的寒冷霧氣更容易吹進鹿跳區,形成比鄰近的揚特維爾鎮和奧克維鎮(Oakvill)更涼爽且溫差大的氣候。


鹿跳區位處於谷地東邊靠近山邊的地方,有些葡萄園位在谷地邊,有些則在近山的緩坡上,當時那帕谷大部份的葡萄園都位在平坦的谷地,這裡的坡度稍微陡一點,排水佳,日照多一些,雖然午後南邊來的霧氣讓氣候比較冷一些,但是卡本內-蘇維濃還是可以達到很好的成熟度。地底下的土壤跟谷地其他地方不太一樣,坡底土層較深,大多混合著黏土和壤土,在山坡上則是火山岩層上堆積著火山土,高坡處還混合著礫石與沉積土。在鹿跳區地勢較高一點的地方,通常可以釀成更優美多果味的卡本內-蘇維濃紅酒。如果要在加州那帕谷選出最多果味、最柔和細膩的單寧同時又早熟可口並且非常耐久的卡本內-蘇維濃紅酒,那絕對是非鹿跳區莫屬了。這一區的卡本內-蘇維濃跳出了濃重風味的那帕紅酒風格,成為另一個更均衡迷人的那帕典型。



鹿跳區在1989年從那帕谷AVA(美國官方法定的葡萄酒種植區)中獨立出來成為鹿跳區AVA,不過,因為在成立之前已經存在鹿跳酒窖(Satg’s Leap Wine Cellar)和鹿跳酒莊(Stags’ Leap Winery),鹿跳區的AVA則取名為Stags Leap,少了「’」做為區別。除了這兩家鹿跳酒莊之外,區內名酒莊還包括南邊的Clos du Val和Chimney Rock,北邊的Shafer和西邊的Pine Ridge等等。除了位在區內的酒莊,其他那帕谷的酒莊也在這邊擁有葡萄園或採買這裡的葡萄釀造以Stags Leap為名的卡本內-蘇維濃紅酒。


在鹿跳區也種植一些梅洛(Merlot)、卡本內-弗朗(Cabernet Franc)和小維多(Petit Verdot),不過表現都比不上卡本內-蘇維濃,大多只小量用來調配。早期華倫曾經推出過三個年份單獨裝瓶的鹿跳葡萄園梅洛紅酒,但後來都只用來混合。在1973年的鹿跳葡萄園紅酒裡混合了5.3%的梅洛,甚至還加了約1%的黑皮諾(Pinot Noir)。在某些年份,像1999年,鹿跳葡萄園(SLV)或更精選的Cask 23都是100%的卡本內蘇維濃釀成的。



內森-費的葡萄園位在鹿跳斷崖的正下方,是鹿跳區的最核心區域,也是最早的鹿跳區卡本內-蘇維濃葡萄園。華倫從一開始就經常地跟內森-費購買葡萄釀酒,一直到1986年,華倫才得以買下這片有近65英畝,以優雅柔和多果味著稱的葡萄園。在此之前,其他酒莊,如Heitz Cellars也曾經推出過以Fay為名的卡本內-蘇維濃紅酒。坡度較為和緩的Fay葡萄成熟較快,較早可以採收,釀成的酒以可口豐滿為特色,非常討喜。從1990年開始,鹿跳酒窖就開始推出單獨裝瓶的Fay成為鹿跳酒窖第三個自有葡萄園生產的卡本內-蘇維濃紅酒,通常是最早熟可口的一款,價格也最便宜。原有的36英畝鹿跳葡萄園現在改稱為S.L.V.,這片葡萄園直接位在Fay的南邊,有更多的紅色火山土,釀成的紅酒口感比較堅實緊澀,常常是最晚熟也最嚴肅的一款。


雖然鹿跳酒窖因為1973年的S.L.V.贏得巴黎評酒會而成名,但是酒莊最頂級,也最精彩,或者,最接近華倫理想的酒卻是自1974年份才推出的Cask 23,是挑選自S.L.V.和Fay兩片葡萄園最好的葡萄酒混合而成,只有在好年份才會推出,Cask 23綜合了兩個葡萄園的柔和與強勁,特別地均衡高優,也有最細緻的變化,華倫當時特別挑選鹿跳區的原因也正在這裡,即使是在30年前,他就已經理解太濃的酒將喪失細膩的變化,而那正是一瓶酒是否夠精彩最關鍵的部份。


以同樣的理念,1996年華倫在氣候更涼爽的谷地南邊買了第三片葡萄園,Arcadia Vineyard,企圖釀造均衡多酸,帶一點法國布根地的夏布利(Chablis)白酒風格的夏多內。雖然不是真的非常夏布利,而且非常多果香,但是卻有那帕夏多內少見的輕盈與細節變化。不過,讓我最印象深刻的白酒卻是華倫的白蘇維濃,稱得上是那帕谷最精彩的白蘇維濃,至少,是我喝過最精巧清爽,而且完美均衡的那帕白蘇維濃。華倫過去的白蘇維濃都是來自卡內羅斯東北邊的無登谷(Wooden Valley),跟Terrence Wilson購買Rancho Chimiles葡萄園非常多酸的葡萄釀造,有著那帕谷非常少見的乾淨清爽,以及清新迷人的果味,甚至帶點礦石香氣的精緻白蘇維濃。比華倫另一款混合了成熟度更高,來自Oak Knoll鎮的白蘇維濃並在橡木桶發酵的白蘇維濃來得迷人許多。



今年五月,巴黎評酒會後三十周年,當年34歲的Steven Spurrier現在已經成為英國最具影響力的葡萄酒作家,他再度邀請包括Jancis Robinson、Hugh Johnson、Michael Broadbent、Michel Battane、Stephen Brook和Michel Dovaz等全球最知名的葡萄酒作家在倫敦與那帕谷再度品評當年參與比賽的十瓶紅酒。1976年巴黎評酒會結束之後,許多人認為加州酒的果香明顯、單寧圓熟,需要的成熟期比波爾多的頂級酒短很多,在年輕上市時就相當可口好喝。而波爾多的頂級好酒特別是左岸以卡本內-蘇維濃為主的紅酒,澀味和酸味都高,需要較長的時間的瓶中培養才能達到最佳的狀態,在年輕未成熟時與加州酒比較並不適當。現在,三十年過去了,該是波爾多表現出真正潛力的時候了,但是,三十周年後的品評結果卻再度出乎意料,1973年的Stag’s Leap Vineyard依舊超越四家波爾多頂尖酒莊,僅次於Ridge酒莊產自加州聖塔克魯滋山(Santa Cruz)的1971年Monte Bello紅酒排名第二。

美國前總統傑佛遜( Thomas Jefferson )在1776年時曾經邀集許多專家試圖開創美國的葡萄酒業。當年傑佛遜說:「我們可以在我們各州釀出跟歐洲一樣好的葡萄酒,美國的葡萄酒將會跟歐洲葡萄酒不一樣,但毫無疑問地,將會一樣地好。」華倫引述傑佛遜在巴黎評酒會前兩世紀的這一段話,他並補充說:「也許,並不只是毫無疑問地跟歐洲一樣好,有時還會比歐洲的葡萄酒更好一些。」

對於葡萄酒,時間,也許是最好的證明,七O年代的那帕谷曾經是許多人開始尋找葡萄酒夢想的地方,三十年之後,當時釀成的香氣奔放的年輕卡本內,有許多至今依然香氣迷人,我們總算可以相信,精彩的佳釀並不一定只能苦苦等候,而鹿跳區的卡本內正是其中之一,只是,這些七O年代的精彩陳釀也告訴我們,那些早被喝掉的那帕卡本內有多可惜。不過,卻也沒有人可以確定現在新式的加州酒是否還可以這般地耐久迷人。

Yus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葡萄酒中的野性香氣
Les Vins qui Sentent Sauvage


葡萄酒的香氣不僅繁複多變,而且千奇百怪,特別是一些類似動物,或者,甚至有如動物排瀉物般的“香氣”最是獨特,而且,嗯!美味迷人。


如果你從葡萄酒裡聞到了牛皮沙發以及如YSL淡香水Kouros那般的麝香味,不用懷疑,那肯定是一瓶高檔,正值成熟巔峰的頂級紅酒。Anthony Hanson是英國最知名權威的布根地葡萄酒作家,他在他的書中也曾說過上好的布根地聞起來都有一點糞味。相信我,在寫下這段話時,他內心裡對布根地的黑皮諾紅酒是充滿著崇敬之心的。當然,如果你已經喝過許多白蘇維濃(Sauvignon Blanc)白酒,想必一定對經常自杯中散發出來的貓尿味習比為常了。


除了前面這些被統稱為動物味的香氣,在葡萄酒中常出現的還包括有野禽味、毛皮味、肉乾味、肉汁味等等。這些香氣大都出現在成熟以及陳年的老酒中,太濃時也許粗獷難聞,但如果僅是淡淡飄散卻也可以是深沉氤氳,溫暖迷人的香氣,特別是在秋冬時節,配著香濃的燉肉或是野味與野菇料理,以及全然熟成,一樣濃重撲鼻的乳酪,全都是氣味相投的最佳寫照。



明明只是用新鮮的葡萄釀造,為何在葡萄酒裡會有這樣的氣味產生呢?可以確定的是,沒有任何一個釀酒師會把排瀉物放入釀酒槽裡的。跟昂價的麝貓咖啡不同,有著麝貓香氣的葡萄酒絕對不是從糞堆裡撿回來的。雖然還有待更深入的科學研究以探尋出葡萄酒香氣的秘密,但這些動物香氣的來源其實有著許多的緣由,也不是憑空發生。


例如最常在紅酒中出現的皮革香氣其實跟葡萄酒中的單寧有關。在皮革製造中的鞣皮過程,會運用許多自植物萃取的單寧來處理皮革,以利保存,鞣皮時單寧滲透進皮革內與裡面的蛋白質結合,產生了皮革特有的香氣分子。紅葡萄酒中也含有許多單寧,酒在培養時通常會含有酒精發酵後死掉的酵母菌,酵母中的蛋白質和單寧結合之後很容易就會出現皮革味道。特別是許多單寧非常多,又經常進行長期橡木桶培養才裝瓶的紅酒,像法國西南部以Tannat葡萄釀成的的馬第宏(Madiran)紅酒或是東南部以Mourvédre葡萄釀成的邦斗爾(Bandol),或甚至波爾多的梅多克等等都常聞得到皮革香氣。



香與臭之間,常常只在於濃度的不同而已。稱為糞臭素的甲基吲哚(Scatol)和吲哚(Indole)都是存在於糞便之中的氣味分子,雖然有強烈的糞臭味,但是在很低的濃度下,吲哚卻具有類似於花的香味,許多花香像橘子花的香氣都是由吲哚組成的,而有糞臭味的吲哚其實也是製造香水的原料之一。葡萄酒裡也有吲哚,當酒年輕時,聞起來有清雅的白花香,成熟之後就開始出現如野味、毛皮以及帶一點臭臭的香味了。不過,如果在年輕時就有這樣的氣味,那就大概是培養葡萄酒的橡木桶因為沒有完全地清潔消毒,造成細菌感染所引起的。過去有許多布根地的紅酒有這樣的氣味有很多是歸因於老舊的木桶。


在所有野獸或是野禽的氣味中,最細緻高雅的香氣應該屬麝貓香,在成熟的陳年黑皮諾(Pinot Noir)紅酒中偶而會出現,香氣比較常在梅洛(Merlot)與希哈(Syrah)老酒中出現的麝香和毛皮氣味來得優雅一些。麝貓香是一種黃色的膏狀物,取自麝貓尾部的香囊內,香氣主要為一種稱為靈貓香酮(Civetone)的香氣分子,這樣的物質也出現在茉莉花香之中。有些人依經驗發現年輕時有茉莉花香的紅酒在成熟時也常會出現類似麝貓的香氣,原因可能跟葡萄酒中含有靈貓香酮的緣故。其實,具有茉莉花香味的香氣分子乙酸芐酯(Benzyl acetate)在氧化之後也會變成類似野味的香氣。



不過,有些紅酒在非常年輕的時候就會出現有如處理不當的毛皮所散發的氣味,或是類似陳年的肉乾味,出現這樣的情況則和陳酒的毛皮味不同,主要是因葡萄酒在培養的過程缺乏氧氣,進而產生的還原味道,通常經過醒酒或換瓶,讓葡萄酒與空氣充分接觸之後,應該就會慢慢消失。


動物的香氣大多出現在紅酒之中,除了偶而在一些陳年的粉紅香檳中會聞到毛皮味,在很老的布根地白酒偶而有一點混合奶油、香料與煙燻的肉汁味外,香氣真的稱得上非常動物的白酒應該是白蘇維濃的貓尿味。這樣的香氣來自於一種稱為4-甲氧基-2-甲基-2巰基丁醇的分子,這種白蘇維濃的獨門招牌香氣雖然相當特別,但除非是愛貓成癡的人,實在稱不上高雅迷人,唯有混合著新鮮奔放的百香果、火藥和醋栗葉芽的氣味才能表現白蘇維濃最精彩的一面。

Yus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金芬黛請靠西邊Paso Robles’s West Side Zins

Decanter Feb. 2007

加州自聖塔巴巴拉(Santa Barbara)以北的地區確實是一個很奇妙的地方,明明是充滿著陽光的地中海氣候,卻又有著壯闊美麗,曲折綿長,即使盛夏都會冷得令人牙齒直打顫的太平洋海岸。在越來越熱的時代,不僅是黑皮諾或夏多內這些布根地的品種需要寒涼的氣候,即使像金芬黛(Zinfandel)這種原已經很火熱的品種,更需要靠著從阿拉斯加流竄而下的寒流清涼一下。今年春天的加州中海岸(Central Coast)的帕索羅布斯(Paso Robles)之旅,雖然已經是第二度造訪,卻也讓我上了一堂連續四天,四十多家酒莊,近百款酒,完全屬於金芬黛的味覺震撼教育。我必須承認,品嚐這些尺寸顯然都相當粗大的紅酒並非我的專長,不過,仍然讓我從中學習到金芬黛驚人的份量與迷人的奔放香氣。



即使有因為電影Sideways成為國際名產區的Santa Barbara,加州的中部海岸還是不及北海岸的名氣,不過,這裡卻是早已飽和的北海岸之外,加州高級葡萄酒的大酒倉。例如80年代興起的蒙特雷(Monterey)是加州海岸區最大的葡萄酒產地,來自太平洋的寒冷強風直接沿著Salinas河谷吹進蒙特雷產區來。在這個屬於夏多內的年代,許多加州葡萄酒大廠紛紛來到這個可規模量產,釀成的夏多內白酒又夠均衡可口的廣闊產區。不過,蒙特雷對加州最招牌的卡本內-蘇維濃來說卻又太冷,於是輪到Salinas河谷更上游的帕索羅布斯成為另一個加州新酒倉。


位在聖路易斯-歐比斯波郡(San Luis Obispo County) 北部的帕索羅布斯谷地,廣闊平坦,氣候既乾燥又炎熱,而且還是全加州日夜溫差最大的葡萄酒產區,諸多條件的匯集,不僅葡萄種植相當容易,而且這裡生產的卡本內-蘇維濃紅酒,顏色深黑,香氣濃郁,口感厚實,但是卻又非常柔和可口,每一項都完全符合加州酒商對主流紅酒所要求的條件。帕索羅布斯卡本內-蘇維濃紅酒所散發的甜熟果味與可可豆香氣,帶著巧克力般絲絨質地的圓滑甜熟口感,實在非常討人喜愛,至少對美國人的口味來說是如此,即使有人擔憂這些酒可能無法經得起太長的時間考驗,但可以一上市就非常可口的紅酒,不耐放也未嘗不是優點。繼卡本內-蘇維濃之後,帕索羅布斯也因為種植許多希哈(Syrah)而成為加州隆河風(Rhône Style)葡萄酒的大本營之一,三年前到帕索羅布斯拜訪的Gary Eberle正是加州希哈葡萄的重要推手。



但是,帕索羅布斯在融入加州這些新流行的主流葡萄酒之前,卻是一個歷史非常悠久的金芬黛產區,在1874年左右就已經開始種植,而且一直延續至今,是加州最早的金芬黛產區之一,現在區內還保留著許多70年以上的老樹。位在Santa Cruz Mountain的Ridge是我心目中最頂尖的金芬黛酒莊,早自1976年起,Ridge就已經推出非常可口早熟的Paso Robles Zinfandel。1988年成立的Peachy Canyon現在也已是專精於產金芬黛的加州傳奇酒莊。2000年時,在那帕谷(Napa Valley)以生產超濃厚金芬戴聞名的Larry Turley,也在帕索羅布斯買下了一片有80年老樹的葡萄園,生產高酒精的超大尺寸Zinfandel。


不論是Ridge的Dusi Ranch,Turley的Pesenti和Ueberroth以及Peachy Canyon的Old School House和Mustang Spring等金芬黛名園,全都是位在帕索羅布斯靠西邊的區域。這並不是偶然,在帕索羅布斯,以Salina河谷和101號公路為界所畫開的,是東西兩個截然不同的葡萄酒產區。東邊離海遠,氣候非常乾燥炎熱,加上地型平坦廣闊,大型的酒廠大多集中這一區,主產濃厚可口的卡本內-蘇維濃紅酒。



西側開始進入山區,地型多變,而且有著加州少見的石灰岩地質。因為離海近,氣候比較溫和涼爽。特別是沿著46號公路附近,因為Templeton斷層切穿Santa Lucia山脈,太平洋的水氣直接吹進帕索羅布斯來,公路沿線集聚了最多的酒莊。因為地勢多變,葡萄園分散,酒廠規模大多比較小一點。西邊產的葡萄酒常常比東邊來得均衡,且有更多的細節變化,因為生長季節更長,有時也含有更多的單寧。除了日受肯定的希哈紅酒,金芬黛在這邊也有著非常傑出的表現,特別是許多種植老樹的名園。


金芬黛是比較晚熟的品種,適合乾熱的氣候,但是因為酒精多,需要更長的生長季讓葡萄緩慢成熟,而不是酒精暴增。帕索羅布斯的西部跟索諾瑪郡(Sonoma)乾河谷區(Dry Creek)一樣提供了類似的氣候條件,加上特有的石灰岩土質讓這裡的金芬黛不僅釀出甜熟漿果與胡椒香料氣味,有著豐厚肥碩的口感,但也有著少見的均衡與結構。在這次品嚐的金芬黛中,即使才剛成立的酒莊像Minassian-Young、Villacana以及Viña Roble等酒莊都釀出了非常迷人,而且稱得上均衡的可口金芬黛,似乎只要是西邊的老葡萄園,年輕的新酒廠一樣可以釀成夠精彩的紅酒來。

不過,即使如此,帕索羅布斯的金芬黛也無可避免地有非常高的酒精濃度,這次品嚐的金芬黛幾乎沒有低於14.5%的,而且其中還有不少超過17%以上。酒精度最高的是2003年份,Le Cuvier酒莊的Martinelli Old Vine Zinfandel,高達17.2%,那確實是一瓶如波特酒般濃重與圓潤,但卻不帶甜味的紅酒。不過品嚐時酒莊主John Munch意有所指的說:請不要太相信標籤上印的酒精濃度。他的意思是,因為顧慮到消費者在心理層面上的接受度,金芬黛實際酒精度其實常常比標籤上標示的還要高。這個顧慮確實需要,包括我在內,除了金芬黛,很難相信超過15%的不甜紅酒能夠維持應有的均衡。


但是包括像Turley酒莊2003年的Ueberroth Zinfandel;Villacana酒莊2004年的Zinfandel;Opolo酒莊2004年的Mountain Zinfandel;Nadeau Family酒莊2003年的Critical Mass Zinfandel等等,都是超過16%酒精濃度,都還能保有不錯的均衡,除了要感謝實在濃厚的酒體,因為巨大的日夜溫差與海霧讓金芬黛所保留的酸味也是重要的關鍵。另外,號稱以風水觀念釀酒的Pipestone也釀出相當均衡強勁,餘味綿長的2003年St. Peter of Alicantor Zinfandel。


不過,如果要選出最均衡優雅的帕索羅布斯金芬黛,我想應該是Peachy Canyon的Old School House吧!雖然優雅這個形容詞似乎很少用在金芬黛上,但是這片Peachy Canyon的自有葡萄園,正位在太平洋海霧可以直達的Templeton斷層上,釀成的酒酒精度低,2003年份“僅”有14.3%,卻有著堅挺的單寧與新鮮的櫻桃與李子香氣,襯著酸味確實均衡高雅,不過要能像釀酒師Josh Beckett所說像黑皮諾的風格,可能需要很好的想像力。不過Peachy Canyon基本款Westside Zinfandel上朔到1999年的垂直試飲除了全然成熟,百香齊放的2002年份之外,更老的已經顯得過老而疲倦了。似乎跟這裡的卡本內-蘇維濃一樣,帕索羅布斯該是一個及時行樂的金芬黛樂園。

Yus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