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刊載於 PCHome Life / Wine Corner/ Sep. 2007


克雷兒谷麗絲玲
Clare Valley Riesling

燠熱的炙陽下,是一望無際,鋪滿了火紅色石灰黏土的乾涸莽原。這是大部份的人對澳洲這塊古老大陸的印象,介紹澳洲的旅遊書封面總少不了放上一樣火紅乾燥的艾爾斯岩,將火熱乾燥的澳洲深深地刻印在我們的腦海裡。有著這樣的風景,現在澳洲葡萄酒以濃郁奔放的香氣,非常濃厚豐滿的口感聞名全球,似乎就變成是理所當然的事。


但是,就在澳洲生產最濃烈紅酒的克雷兒谷(Clare Valley),竟然也長期地生產著非常迷人多酸,而且又很耐久放的白酒,這似乎就比較難以理解了,特別是採用的,還是原產自德國的麗絲玲(Riesling)。這樣風格的白酒應該是寒冷歐洲的特長吧!我第一次喝到克雷兒谷的麗絲玲白酒時,心裡確實有著這樣的疑惑。不同於大部份澳洲的夏多內(Chardonnay)酒精度總飆到14%以上,克雷兒谷的麗絲玲大多僅有12%的酒精,年輕時常常酸得讓人牙齒發麻,但那懾人的酸味,明晰乾淨,配著酒裡散發著的綠檸檬香氣,讓人喝一口就馬上精神振奮起來。



酸味這樣強的麗絲玲,確實有些粗獷氣,不過,當經過五、六年的陳年之後,酸味開始慢慢變得柔和均衡,喝起來竟然也帶一點圓潤滋味,非常可口。特別是這時,除了清新的檸檬,也開始發展出招牌的礦石香氣,有時甚至帶些火藥或煙燻氣味,相當獨特,不過最佳的成熟期常常都在十年之後,會有更和諧的口感與綿長的餘味。在克雷兒谷也產相當多其他品種釀成的白酒,雖然價格不一定比較便宜,但,品質卻都遠遠地落在麗絲玲之後。


克雷兒谷是南澳最偏北的葡萄酒產區,原本該是比較炎熱的地方,但關鍵的地方在於日夜溫差非常大,白天雖然炎熱,但是晚上的溫度卻又非常低,可以讓葡萄保有非常高的酸味。不只是白酒,克雷兒谷的日夜溫差讓這邊產的紅酒除了酸味高之外,顏色也特別深,口感也特別澀,年輕時一樣相當粗獷緊澀,需要更多的時間才能成熟適飲。克雷兒谷本身是一個南北狹長的谷地,麗絲玲主要種在比較涼爽的南段,南邊的Watervale附近,是最重要的集中地,有許多澳洲頗常見的紅色石灰質黏土,生產的麗絲玲多檸檬果香,口感即使多酸,但仍屬稍柔和的類型。最有個性的麗絲玲要屬谷地中段東側的Polish Hill,那一帶的海拔更高,而且有非常多的黏土質,克雷兒谷最強勁多酸,也最極端耐久的麗絲玲大多產自這一區,不過,這裡的麗絲玲在太年輕時最好不要輕易嚐試。



來自德國的麗絲玲向來以口味均衡細緻聞名,不過,在克雷兒谷的自然環境下,卻跟德國麗絲玲的風格相差甚多,有著自己的均衡方式。南澳的麗絲玲通常葡萄裡的糖份全部都會發酵成酒精,所以幾乎都是不含甜份的干白酒,完全不同於常留糖份在酒中,酒精度低的德國白酒風格。這一點也是讓我特別著迷於克雷兒麗絲玲的地方,因為這樣的白酒在餐桌上特別容易配菜,尤其是經過幾年的熟成之後,幾乎大部份的海鮮、雞、豬與小牛的料理都難不倒。

如果你跟我一樣早厭倦了飄散著太多橡木桶味的夏多內白酒,應該也可以在這裡找到另一個熱愛麗絲玲的原因,即使在澳洲,也一樣跟在德國一般,絕對不會進木桶培養,當然,也就更不會為了加味要去泡橡木塊或橡木粉了。算是托紅酒熱之賜吧!現在澳洲的高檔紅酒價格動輒數千元,但即使是最精彩的克雷兒麗絲玲卻也不會破千,也許,這算是上天給偏愛老式又反流行的葡萄酒迷一個小小的恩惠吧!



Clare Valley Riesling
- Leasingham Bin 7 (長榮桂冠酒坊)
- Jim Barry The Florita Riesling(酩洋)
- Petaluma Riesling, Hanlin Hill (肯歐)
- Knappstein, Hand Picked Riesling(肯歐)
- Pikes , Clare Valley Riesling(惠康)
- Claremore Joshua Tree(前桂洋酒)
- Kilikanoon, Morts Block Riesling (夏朵)
- Grosset, Polish Hill (六申興業)

Yus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