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成年請勿飲酒~

目前分類:Spain (4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大部份不是出生在西班牙的人,第一口喝到的西班牙葡萄酒,大多是產自利奧哈(Rioja)的紅酒。我也不例外。如果沒有雪莉酒,利奧哈紅酒應該是我在西班牙的最愛。我這樣說也許有許多人要抗議,西班牙葡萄酒業最近十年來有如鬧革命一般地,多出了那麼多新式的葡萄酒,成為國際酒業的焦點,利奧哈不會太老氣了嗎?

Yus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Decanter, Sep., 2006.



如果是在一個月前要我選出最優雅的西班牙葡萄酒,我想,不用太多考慮我會選擇來自利奧哈(La Rioja)產區,靠近Laguardia村附近的紅酒,那裡的涼爽氣候與石灰岩土質讓西班牙的原生品種Tempranillo得以釀出帶著豐富果味,口感均衡優雅的迷人紅酒。我最心愛的Contino產自那裡,Artadi最精華的葡萄園也在那邊,還有新設的Campillo、Baron de Oña、Ysios、Landaluce和Pago de Paganos也都在Laguardia村內。


但自從七月的一趟比耶洛(Bierzo)之旅後,我的想法開始改變,現在問我同樣的問題,我會慎重地考慮是否要大膽地預言,全西班牙最優雅迷人的葡萄酒在未來將會是Bierzo的天下,雖然,我是在兩年前才第一次品嚐到Alvaro Palacios和他的姪兒Ricardo Pérez-Palacios以新式釀法釀成的比耶洛紅酒。沉睡許久的西班牙葡萄酒世界保留了太多獨特的原生葡萄品種與七、八十年,甚至上百年的老葡萄樹,讓那些具有天份與創意的年輕西班牙釀酒師得以隨意地在幾年間就釀出驚人的葡萄酒來。十五年前的Ribera del Duero、十年前的Priorato,五年前的Toro和現在的Bierzo,都像直接搭上昇降梯一樣在極短的時間內晉身西班牙最頂尖昂價的葡萄酒產區。



Ricardo Pérez-Palacios



從西班牙西北部的加利西亞(Galica)到利奧哈的路上,我在Bierzo停留了三天,拜訪當地的Bodegas Peique、Estefanía、Descendientes de J. Palacios、Dominio de Tares和Agribergidum等酒莊,在Toro時,也預先採訪了Eduardo Garcia和他釀的Paixar,Bierzo的精英酒莊只漏了Pittacum、Castro Ventosa和Luna Beberide,雖然這是我這回在西班牙三個月的旅行中停留最短的產區,但是,卻是最令我感到驚喜的地方,在那裡,以門西亞(Mencía)葡萄釀造的紅酒讓我看到一個全新的,卻又蘊涵地方與傳統風味的葡萄酒風格正在誕生。其中有不少酒款已經展現了特別精巧細緻,在西班牙未曾有過的優雅風姿。如果沒有意外,Bierzo和Mencía將很快地成為認識西班牙葡萄酒不可錯過的兩個關鍵字。西班牙有著太多的產區生產顏色深,酒精度高,濃厚多單寧的紅酒,但是,像Bierzo這樣以優雅見常的產區卻不多見。



門西亞(Mencía)葡萄是一個相當獨特的品種,只種植在西班牙西北部的加利西亞自治區與東鄰的Léon省內。即使酸味不多,門西亞釀成的葡萄酒卻可以保有非常多的果味與新鮮的味道。葡萄皮中的單寧非常柔和,釀成的紅酒在年輕的時候就已經非常順口好喝,這一回品嚐的2005年份的紅酒無論是早喝的年輕酒款或是還在橡木桶內培養的久存型紅酒都一樣可口易飲。但即使是這般早熟,門西亞卻又能經得起相當長時間的橡木桶培養,並且時時保有新鮮的果味。1999年的Corullón是Alvaro Palacios釀造的第一個年份,現在喝起來依舊相當年輕,顏色深紅帶紫,保有著非常新鮮的果香。Ricardo說當時他們相當擔憂成熟太快,橡木桶培養一年之後就急著裝瓶了,但他們現在可以放心地將培養的時間延長到一年半或兩年,因為他們已經瞭解門西亞雖然酸味低而且較易氧化,但是卻能時時保有新鮮的果味。也許,還需要更多的時間來證明門西亞的久存實力,但是,年輕的門西亞本身其實就已經夠迷人了,那是一種非常可口易飲,卻又精巧有個性的難得葡萄品種。



西班牙的葡萄酒作家Jose Peñin曾經推斷門西亞就是原產於波爾多的卡本內-弗朗(Cabernet Franc),是法國的朝聖客前往聖地亞哥德康波斯特拉(Santiago de Compostella)時路經Bierzo時留下來的。不過,門西亞的特性和卡本內-弗朗差別相當大,許多酒莊都寧可相信是當地的原生種,雖然我也不認為門西亞即是卡本內-弗朗,但無論如何,馬德里大學正對此進行DNA比對,結果很快就能真相大白。一開始聽Estefanía酒莊把門西亞葡萄的風格定位於介於黑皮諾與卡本內-弗朗之間,讓我很難理解意義何在,但是在品嚐過數十款的Bierzo紅酒之後,我發現門西亞確實有著兩重的性格,有時有著黑皮諾般的黑櫻桃果香以及絲綢般精巧的單寧口感,顏色淡,酒精低,但有時卻又有著卡本內的青草、花香、石墨與礦石香氣,中等濃度的酒體有著天鵝絨般的質地,每家酒莊產的酒也大多落在這兩個風格之間。Palacios和Estefanía出產的Bierzo比較偏黑皮諾風格,Dominio de Tares、Peique和Paixar則是較多卡本內-弗朗的特色。

Bierzo位在一個溫和多雨的大西洋氣候與暴戾的大陸性氣候彼此交界相遇的盆地中。如果翻譯成葡萄酒的版圖,那會是介於清爽多酸的Rias Baixas白酒與粗獷濃烈的Toro紅酒之間。和西班牙其他地方比起來,剛好是不冷不熱也不濕不乾的氣候,門西亞似乎非常適合這裡的環境,即使是近百年以上的老葡萄園,除了白葡萄之外,幾乎全部種的都是門西亞,在加利西亞也有一些門西亞,但是比較難成熟,只能釀成清瘦多酸的風格。盆地底有肥沃的壤土,較少種植葡萄,北邊較高一點的丘陵地有許多含鐵質的砂質黏土,是Bierzo最常見的葡萄園土質,很容易就可以生產柔和多果味的可口精巧紅酒。在高坡處有較多的頁岩,門西亞在這邊可以生產較多單寧,也更高雅的紅酒。Bierzo最西邊靠近Corullón村的附近因為山勢較高,也較接近大西洋,氣候最為涼爽,頁岩也最多,過去因為葡萄酒比較晚熟,被認為是比較差的區域,但現在卻是全區的最精華區,有許多老葡萄園位在將近60%的陡坡上,耕作非常困難,但卻可以釀成相當精彩的世界級水準。Palacios和Paixar的葡萄園都位在這邊。



Bierzo最讓我著迷的地方在於這裡產的紅酒不僅精緻精巧,而且也相當平易近人,淺顯易懂,從佐餐的角度來看,更是西班牙餐桌上最友善的葡萄酒,在過去三個月的西班牙旅行中,Bierzo取代了Crianza等級的Rioja成為我在餐廳裡最常點的葡萄酒。Palacios的Petalos、Agribergidum的Castro Bergidum、Estefanía的Tilenus以及Tares的Baltos與Cepa Vieja都是價格非常便宜(市價3到13歐元)的佐餐高手。當然,Bierzo也有許多七十年以上老樹釀成的精英酒款,包括風格濃厚耐久的Paixar、Tares的P3、Peique的Selección Familiar和Palacios的La Faraona等等,不過,最讓我心怡的卻是Estefanía的Tilenus Pieros和Pagos de Posada以及Palacios的Moncerbal,那般地均衡精巧,唯有頂尖的布根地Volnay可與相比。

Yus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如同仙履奇緣裡的灰姑娘,
在世紀之交,
畢爾包從灰暗平凡的工業城,
突然變成歐陸最熱門的觀光聖地,
西班牙旅遊的廣告封面
撤下高第(Gaudi)的聖者之家,巴塞隆納的地標,
悄悄換上了畢爾包閃閃發亮的古根漢美術館,
同樣是充滿奇幻異想的建築,
畢爾包1998年完工的古根漢更加的摩登新潮
與離經判道,
與其說是一棟建築,
不如說是從天而降的超大尺寸未來派雕塑,
落在已經奄奄一息的聶維雍河(Nervion)畔,
沒錯,
這就是要帶領畢爾包離開誨暗廚房前往皇家舞會的南瓜馬車。
要一下子
自焦煤與鋼鐵的19世紀
跳進光鮮閃亮的21世紀,
畢爾包是二十世紀最後一個真正實現了的神話。


在開館的隔年,
這個原本與遊客絕緣的城市
成為僅次於馬德里之後的西班牙第二大觀光城。


暗灰、陰雨、工業區,這是大部份西班牙人對畢爾包的刻板印象,畢竟,西班牙的鋼鐵、造船、化學、煉油等重工業全以這裡為中心,在1998年之前,連當地市民也難想像這城會有多少迷人的風韻。原只是河岸邊的巴斯克小鎮,畢爾包在19世紀因為鐵礦而發跡,許多英國人在此大筆投資鋼鐵業,很快地,畢爾包成為最重要的出口港,也變成全國的金融中心,1857年在畢爾包創立的BBVA,還一直是西班牙最大的銀行。初到畢爾包的遊客會發現,如此多金的城市比起西班牙其他古城,卻沒有太多傲人的歷史與美景,只獨擁繁華與財富。


在傳統工業已經式微的時代,畢爾包的繁華在七O年代也曾經沒落過,但最近幾年連串工程計劃的完工,讓畢爾包已經逐步改頭換面成觀光與高科技的城市。


除了古根漢,許多國際知名的建築師設計的新奇建築不斷地出現,Norman Foster(赤鑞角機場)的地鐵,Santiago Calatrava設計的跨河人行吊橋及新機場,Soriano和Palacios的音樂廳以及剛完工的Ametzola車站,這些,都還只是開頭,更多的整建計畫在Cesar Pelli(紐約世貿中心)的規劃下正大興土木之中。


畢爾包位在西班牙最神秘、最富有,但也最動亂的巴斯克地區(Pais Vasco),是法國和西班牙兩國七個巴斯克省份裡的最大城。但繁榮的工商業為畢爾包引來無數的外地移民,現在每五個市民中才有一個是巴斯克人,只剩舊城”Casco Viejo”的酒館和山坡上的巴斯克博物館(MuseoVasco)裡還留住了巴斯克的空氣。


巴斯克人勤奮不懈與嚴肅固執的天性曾是畢爾包工商成就的主因。熱情奔放的拉丁文化在這裡稍稍冷卻,西班牙一般城裡日日熱鬧瘋狂的夜生活在畢爾包並不是沒有,卻只保留給週末的休假日,即使同樣是及時享樂,畢爾包人卻還是帶著冷靜的節制。


單單為古根漢美術館而來的匆忙遊客,開始慢慢發現畢爾包城裡隱藏的珍貴寶藏。典藏豐富12-17世紀繪畫的美術館Museo de Bellas Artes,繁華氣派的大道Gran Vía和Arriag劇院,三家百年風華的咖啡館…但這些,都比不上局促畢爾包東南面的舊城。幾座教堂和狹小街道全擠在聶維雍河與Begona山坡之間。


唯有來到這裡遊客們才可以暫時忘記畢爾包是座現代的水泥城。快七百年歷史了,至今,這裡還是畢爾包生活的中心,白天是熱鬧的商店區,河邊就是La Ribera市場,在這座1930年代鑲嵌玻璃彩繪的巨大3層鋼鐵建築裡,可以見識到全巴斯克最精彩的美食特產,特別不能錯過地下樓的比斯開灣漁獲。


入夜後,下班的市民習慣到舊城的酒館喝一杯,數百家酒館就塞在這彈丸之地內,全城最值得品嚐的巴斯克小酒館全在這裡任你挑選。這是最神奇的西班牙時刻,連夜逛個四、五家,品嚐各色的巴斯克小菜,為畢爾包的夜晚劃下美味的巴斯克句點。

Yus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畢爾包古根漢美術館神話般的成功,讓紐約市也決定聘請Frank O. Gehry在曼哈頓的港邊再設計另一座古根漢美術館,已經亮相的設計圖看起來真像是畢爾包古根漢美術館的翻版。


畢爾包的居民們並不擔心他們口中的”Guggy”在大西洋的彼岸出現複製品,開館三年,即使從外表看起來,這座顯眼的奇幻建築還是跟週遭的環境格格不入,但在市民的心目中,Guggy已經是他們生活裡的一部份了,河岸邊的漫步,已排入許多市民的每日行程,美術館的入口也成為工會示威的最佳地點,連巴斯克獨立運動的恐怖份子也在美術館裡埋過炸彈。


古根漢常被形容成一艘太空戰艦,象徵延續了曾為畢爾包帶來繁華的造船工業,無論如何,Guggy將永遠是他們的唯一,畢竟,這已是一座完全改寫畢爾包歷史的建築物。


其實,來自加拿大的設計師Frank O. Gehry已經極盡可能地將古根漢美術館融入畢爾包凌亂髒舊的河岸景觀裡。這一帶原是廢棄的造船廠,不時飄散著聶維雍河的臭味,河堤比市區下陷了16公尺,一座巨大的綠色鐵橋La Salve橫跨過美術館的上空,河的對岸正在挖掘另一座隧道,西鄰的航海博物館還要一年多才能完工,河堤的整建也還未結束,到處都是工程,也許,正是這些混亂的景象襯托出古根漢的迷人之處,像是一朵誤植在灰暗城市裡的金色未來派之花。


Gehry運用開採自格瑞那達山區的黃色石灰岩建造美術館的基座與樓梯以搭配對岸的畢爾包大學的正面,主體架構全是完全顛覆幾何的流動造型,旋轉疊繞,外部像魚鱗般貼滿鈦金屬片,這種原屬於航太工業的高科技材質,厚僅38公釐,美國冶煉,法國輾壓成形,然後在義大利裁切,可以保固一個世紀。


輕薄閃亮又富彈性的新穎材質讓這座高50公尺,內部面積2萬4千平方公尺的巨大建築物,更顯得輕盈飄蕩,讓人忍不住想要親自觸摸那凹凸不平的表面。更奇妙的是,從早到晚,鈦金屬片隨著外在光線的轉換,不時地反射出不同的色調,例如黃昏時的金黃,傍晚的粉紅與夜裡的深藍,讓親眼目睹的每一個瞬間都是唯一的。在沒有風的日子,這樣的美景也將全部倒映在聶維雍河混濁的河水裡。


美術館的內部也同樣讓人驚奇讚嘆,大量的玻璃為挑高50公尺的中庭大廳與長130公尺,寬30公尺的主展覽室巧妙地引入大量的自然採光,放眼所及,沒有任何的幾何線條,像進入扭動中的有機空間。這座由巴斯克政府與民間企業一起出資興建的美術館造價僅一億美金,19個展覽室,一萬一千平方公尺的展出空間全由設在紐約的所羅門古根漢基金會經營,和世界各地其他四家古根漢美術館輪流展示基金會收藏的20世紀當代藝術作品。


寬廣的展覽室讓基金會龐大的收藏得到展出的機會,同時也讓許多巨型的裝置藝術作品得到適得其所的展出空間。憑證強大的媒體力量,不管是來參觀建築或欣賞藝術作品,兩年之間,畢爾包的古根漢美術館已經是西班牙第二多參觀者的博物館,僅僅次於馬德里超過一個半世紀歷史的Prado美術館。

Museo Guggenheim Bilbao
Abandoibarra Et. 2. 48001 Bilbao
www.guggenheim-bilbao.es

Yus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用西班牙人的標準來看,畢爾包人睡得很早
晚上11點之後,這個有百萬人口的繁榮都會區就靜下來了
也難怪畢爾包會是全西班牙最安全的城市。


如此寧靜的氣氛讓從馬德里或塞維亞來的狂歡族們感到錯愕
但是即使少了一點激情,
畢爾包舊城裡櫛比鱗次的巴斯克酒館(Pintxos)
和啤酒屋(Taberne)已經夠讓遊客們大開眼界了。


如果剛好週末到畢爾包,一定要到舊城的Barrenkale街附近的人行步道區看看全城的喧嘩全都濃縮在一起的盛況,不到方圓一百公尺的老舊街巷內擠著一百多家的各式酒吧,從巴斯克搖滾到龐克,從爵士到Techno,每個族群都有屬於他們自己的酒吧。


跟西班牙其他地方一樣,畢爾包的夜晚也是從塔巴斯酒館(Tapas)開始的,只是在巴斯克地區,這種站著吃喝的地方叫”拼丘斯Pintxos”,供應的是全西班牙最細緻多變的傳統巴斯克菜色,可以暫時忘記西班牙高原上一成不變的粗獷烤肉。


一般上塔巴斯是每個人直接跟服務生點一盤小菜,但在巴斯克地區又不太一樣,通常是十幾二十窾菜色全擺在吧台上,因為都是簡易拿取的三明治或用牙籤串住的美味小點,這樣的菜本地就叫”pintxos”,顧客們想吃什麼,直接自行拿取,只要算帳時記得吃了幾串就可以了。


到巴斯克酒館,得嚐嚐巴斯克的地酒”查口利Xakoli”,一種產自面海陡坡上的干白酒。這裡不像西班牙別處時興喝雪莉酒, Xakoli葡萄酒清淡爽口,有時還帶點氣泡,確實比雪莉酒順口好喝,而且很配海鮮,點一杯只要二十多塊台幣。服務生將酒臨空倒入有如大型威士忌杯的查口利杯裡,雖然有點怪,但據說可以讓酒變得更好喝。

Xakoli也有粉紅酒,但不如白酒特別。如果是喝紅酒,巴斯克酒吧裡幾乎清一色是”利奧哈La Rioja”,也算是地酒,因為這個全西班牙最著名的紅酒產區有一小部份屬於巴斯克自治區的範圍,在喝葡萄酒這事上,西班牙人雖沒法國人講究,但地域觀念卻是特別強。


依口味可以點便宜多果味的年輕紅酒”sin crianza”,也同樣用怪異的查口利杯喝,陳年一點的有”cianza”或”reserva”,以及更老的”gran reserva”,這時才會有高腳杯可用。


畢爾包人比較少睡午覺,下午四點就上班(其他地方常常是五點才上班),所以下班的時間也比較早,有些酒館七點半就開業了,等東西賣完,十點多就又關門


酒館裡常看到一群畢爾包人匆匆喝完一杯”查口利”,吃了一兩個”拼丘斯”,又趕著到下一家酒館,在舊城區裡,每一群畢爾包人都有自己的酒館路線,一晚得趕四、五家呢!至於外地客,也有一條不能錯過的經典巴斯克酒館路線,吃吃喝喝,順便逛逛舊城


反正,非假日來畢爾包觀光,這也幾乎是唯一的夜間娛樂了。


畢爾包舊城的巴斯克酒館路線
Victor Montes
Plaza Nueva, 8
位在方形廣場的一角,新藝術的門面,是舊城裡最顯眼的酒館,經常擠滿人,屬於白領上班族經常聚集的地方,菜色老式,裝潢更老式。


Cafe Bilbao
Plaza Nueva
就在Victor Montes隔壁,雖然白天是咖啡館,但晚上變成以吃喝為主的酒吧,這裡的墨魚很出名。
Baste


Calle Maria Munoz,6
看起來雖然平凡無奇,但卻是著名的老店,從老人到小孩,各色的顧客都有,價格特別便宜,很有普羅氣氛,烤淡菜及醋漬朝鮮薊是招牌。


Rio Oja
Calle El Perro, 6
沒有”拼丘斯”,需單點整盤,大部份是巴斯克傳統的菜色,黑汁墨魚及pilpil汁鱈魚最出名,屬於中老年人的酒館,但東西好吃實在。


Gatz
Calle Santa Maria, 10
這家年輕摩登風格的巴斯克酒館,菜色精緻可口,而且還帶點創意,烤雪魚及香菇生火腿是不可錯過的招牌菜,如果不是全畢爾包,也是全舊市區最可口的酒館。

Yus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咖啡館永遠不會只是家咖啡館,這是西班牙人的個性


咖啡廳經常綜合了甜點屋,塔巴斯酒館,餐廳,甚至pub或音樂廳,永遠有如中央火車站般人來人往,像是吵雜熱鬧的大食堂,沒有太多的斯文氣與優雅風韻。


習慣了巴黎與維也納咖啡館的遊客一開始大概無法接受如此混雜的咖啡館氣氛,特別是,除了咖啡香,空氣裡還彌漫著烤香菇與炸肉丸的氣味。馬德里的Cafe Gijon是少數還留著知識份子氣息的咖啡館。對咖啡館,西班牙人不是那麼在意格調,講究的是實際與家常,而西班牙咖啡館的迷人之處也正在於他的貼近生活。


畢爾包有三家典型的西班牙老式咖啡館,是感應畢爾包城市生活的最佳地點,更讓人驚奇的是,他們都有著令人讚嘆的迷人裝潢,這幾家城裡最老牌的咖啡館全建於十九世紀末二十世初,畢爾包最繁華的極盛期。即使不喝咖啡,也值得到去坐坐,這幾家咖啡館也都供應餐點,早、午、晚三餐都可以在這裡解決,這是西班牙咖啡館神奇的地方。


最早的一家是1871年開在Arriaga劇場邊的”大道咖啡館Cafe Boulevard”,是當年劇場明星上戲前與下戲後的聚會所,大理石地面,古典式石柱,描金屋頂,配上裝飾藝術的玻璃彩繪,有如劇場布景的氣派與不真實。劇場的時代確實過去了,即使門口的大型霓虹燈還兀自閃亮,但卻更顯滄桑,標誌著早已逝去的年代。


少了當年的風華,位在新舊城交界的大道咖啡館卻成為今日畢爾包市民約會碰頭的主要場所,從早到晚都是川流的人群,形形色色各階層的人都有。吧台上擺滿了成堆的小菜與點心,從早到晚都是吃吃喝喝的場面,熱鬧歸熱鬧,不再有表演藝術圈的氣氛了。


位在阿比亞公園邊的”意如那咖啡館Cafe Iruna”(圖)是1903年開設的,到現在都還是城裡最別緻流行的地方,馬賽克地板,繁複的木雕方柱與天花板,金屬鑲嵌吊燈,充滿伊斯蘭風格的裝潢裡卻擺著一座木雕的聖母像。也許是奇異的混雜風格,讓這近百年的咖啡館卻還是光鮮入時,雖然也是吃食勝過咖啡的地方,但卻有更多的文化氣息,入夜之後經常有樂團演奏,是全天最熱鬧的時刻,附設有餐廳,可以在這裡混一整個晚上。


在畢爾包人的心目中,這是全城第一的咖啡館,但白天的意如那咖啡館其實比較像個安達魯西亞酒吧,單單開放一個大馬蹄形的吧台,人們匆忙地喝個咖啡,不是可以久留的地方。


靠近火車站與金融區的”格蘭哈咖啡館Cafe La Granja”也是畢爾包的古典咖啡屋,年代比較晚,是1926開業的,但旋轉的木門,大理石桌面與優雅的木椅,配上幾根鋼鐵圓柱,卻反而襯出19世紀的咖啡館風味。


大吧台上不時擺滿點心,常常連放杯子的地方都沒有,寬敞高挑的空間卻巧妙地分隔開來,適合私密聊天與安靜讀報的地方,是城裡最舒適怡人的咖啡廳之一。晚上也常有演奏,但最讓純粹主義的咖啡館迷無法想像的是,在週末的夜晚,如此充滿懷舊氣氛的地方將變裝成喧鬧的迪斯可舞廳。

Cafe Iruna
Jardines de Albia, 5.
Cafe Boulevard
Plaza del Arenal, 3.
Cafe La Granja
Plaza Circular, 1.

Yus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