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洛Merlot


有些愛喝葡萄酒的男人老喜歡拿他們最熟悉,卻又最想望的女人來比喻他們手上端著的那杯葡萄酒。雖然有被女仕們判為沙豬惡人的風險,但似乎很多人還是樂此不疲。


於是,常可以聽到拿著酒杯的男人們討論著「可惜胖了點」;「怎麼像個村姑,帶著點鄉氣」;「但是,肉顫顫地,真是豐滿肥腴啊!」不仔細聽,還真會讓人誤以為正在對那位剛推門進來,身材曼妙惹火的年輕小姐品頭論足。


雖然有被貼上沙豬標籤的危險,但是,確實在我的腦海裡,原產自波爾多的梅洛葡萄( Merlot ),卻正是帶著這樣一種有如楊玉環般豐滿脂腴,圓滑性感的美味印象。現在,在全球的葡萄酒市場上沒有其他黑葡萄品種可以像梅洛受到這麼多人的喜愛。即使連同樣出身波爾多的卡本內-蘇維濃( Cabernet Sauvignon ),即使再高雅耐久,如何地受到酒評家的推崇與名震四方,也一樣無法在銷售量上與梅洛相比。我心裡難免偷偷地想,高恌美女還是不敵大奶妹,或者,斯文氣質男還是不敵健美的肌肉男,總之,無論男女或是葡萄酒,現在只要大支一點的,絕對是最受歡迎的。


也許時代真的變了,歐洲的口味,過去一直影響著西方世界,但是,現在卻也要讓位給他們最瞧不起的美式口味了。帶著一點貴族風,嚴謹制約的卡本內-蘇維濃葡萄,也許正合歐洲的古典精神與精英品味,但是,在我們這個越來越講究誇張與直接享樂的時代,大眾品味已經抬頭,卡本內-蘇維濃自然要抵不過平易近人,性感曼妙,而且充滿著熱情的梅洛葡萄了。這是一個簡單易懂,樂於擁抱群眾,沒有太多身段的葡萄品種,因為味道濃厚圓滑,又有很濃的果味,讓大部份的人都很難不喜歡梅洛的滋味,特別是對葡萄酒的細膩變化與優雅風格不是很挑剔的人,用梅洛釀成的酒確實是料好實在。而卡本內-蘇維濃葡萄,即便已經漂洋過海到了加州,在奔放的果味之後,卻還是拋不掉原有的緊密和嚴肅,有點趕不上即時行樂的時代腳步。


卡本內-蘇維濃和梅洛同為波爾多最重要的黑葡萄品種,而且也分佔了全球葡萄酒業的前兩大明星黑葡萄品種。但有趣的是,在原產地波爾多,他們卻很少單獨裝瓶,甚至,在大部份的時候,還是彼此互相襯托。波爾多人特別鐘愛這兩個風格相反的品種,絕對不是偶然,他們的互補個性剛好給了釀酒師最方便的調配素材,讓他們在波爾多有如天生一對般形影不離。


和卡本內-蘇維濃比起來,梅洛葡萄屬於早熟的品種,成熟得比較快,甜度高,釀成的葡萄酒有較高的酒精濃度,加上酸度也比較低,讓酒的口感可以顯得更加圓潤一點。梅洛的果粒較大,葡萄皮中所含的單寧也比較少,雖然質地略粗一點,但是卻是很溫潤的澀味,讓酒喝起來感覺柔和可口。也因此,梅洛紅酒並不像卡本內-蘇維濃那般需要較多的時間來柔化堅硬的單寧,在年輕的時候就可以相當順口好喝,但是,梅洛卻也因此比較不耐久放,但是,在我們這個講究速度,即時的時代,也許,該算是優點吧。


梅洛的單寧質感很特別,對於舌頭來說,像是被一種柔軟,又毛絨絨的液體輕撫著的舒服觸感,十分性感迷人的味覺經驗。這樣的單寧跟黑皮諾( Pinot Noir )如細薄蠶絲織成的緊滑絲綢完全不同,比較像是織得比較散的天鵝絨,如豆沙般,帶著細細粉末的質感,那樣的質地有點像小野麗莎略微低沉的嗓音,當他用著溫暖的音調,慵懶地唱著Bossa Nova有如閃著和煦陽光的歌曲時,對我而言,那簡直像是用聽覺在喝一杯梅洛紅酒。至於黑皮諾,如果也可以用聽的,那肯定是聲音清亮尖細的女高音。


全世界最精彩高檔的梅洛紅酒產自波爾多右岸的玻美侯村(Pomerol)村。波爾多一共種植了廣達六萬多公頃的梅洛葡萄,而其中,只有不到七百公頃位於玻美侯村。這裡產的紅酒除了梅洛,還會混合一些卡本內-弗朗( Cabernet Franc )以及一點點的卡本內-蘇維濃。玻美侯紅酒可以這麼著名,而且名列全波爾多平均葡萄酒價最高的地方,最主要是因為村子東北邊地勢稍微高起的低矮臺地上,有著非常獨特的土壤,讓梅洛葡萄得以表現最精緻,也最強勁的那一面。幾乎,全村最是頂尖的酒莊Château Petrus、Château l’Evangile、Château La Conseillante、Château Lafleur和Vieux Château Certan等等全部都擠在這一小方土地之上。


密秘就藏在地底下,這一小片台地上覆蓋著黏密的黑色黏土層,雖然底下混有一些礫石,但之下卻又是一層密不透水的深藍色黏土。在這種發根不易的環境裡,原本生長容易,產量大,成熟快速的梅洛葡萄被迫要艱辛困苦地生長著,結成的葡萄有更厚的皮,釀成的葡萄酒表現了梅洛最堅實高雅的那一面,不僅單寧的質感更細密精巧,而且,也更耐久存。原本因為太賣弄性感而顯得俗氣的梅洛,在這裡突然有了高貴的姿態,變得更高雅堅挺,當然,酒的價格也是。


不過,梅洛在波爾多的左岸卻只扮演老二的角色,梅多克( Médoc )的酒莊主常會略微抬起下巴,帶點不屑地說:梅洛可及不上卡本內-蘇維濃的格調。不過,也還好有梅洛的溫柔與肥美,以及那豐沛的果味,不然我們得要忍受更堅硬方正,更難以入口的頂級梅多克紅酒了。


葡萄酒的口味隨著時代的轉變,現在,柔和、多果味而且口感濃厚肥潤的紅葡萄酒已經成為市場的主流,而梅洛正是最容易釀成這種符應國際葡萄酒市場需求的品種,不只在波爾多,法國西南部,義大利中、北部,美國加州,澳洲和智利等地都種植著大片的梅洛,主要釀成圓潤可口,帶著許多果香的紅酒,當然,在許多條件適宜的地方,梅洛也可以釀成非常有個性的珍釀。但是,也許因為梅洛太常見,口感太簡單容易,甚至,太肉慾直接,而常被葡萄酒的保守派們視為沒有靈魂,甚至,波大無腦。但是,這些都阻擋不了梅洛成為我們這個時代的口味象徵:一種淺顯易懂,軟調直接,全然享樂主義的大眾葡萄酒。


原刊載於Man’gazine與TVBS周刊

Yus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