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成年請勿飲酒~


你是說Syrah還是Shiraz


大部份的葡萄酒品種都有許多別稱,特別是歷史越悠久,分佈越廣的品種,別稱就特別得多。例如夏多內Chardonnay在夏布利叫Beaunois,在香檳叫épinette,在義大利北部叫gelber weissburgunder,德國又被稱為weissr clevener等等別名有數十個之多。為免麻煩,葡萄品種的正式名稱常常用原產地或最著名的產區當做通用的品種名。所以現在,除了Chardonnay這個用於布根地金丘區最正統的名字之外,已經看不到有人繼續用其他別名了。


但是,希哈葡萄卻是極少數的例外,在全球的葡萄酒世界裡,現在同時存在兩個勢均力敵的名稱,兩者的競爭與消長,正透露了全球希哈葡萄酒版塊的實力與位移,雖然是同一個品種,但是,叫“Syrah”還是“Shiraz”卻代表著舊世界與新世界兩種典型與理念的希哈紅酒,各自有著自己的風格和典範。“Syrah”就是“Shiraz”,但是,卻又不完全是。就像當有人問:「要吃麵還是吃pasta?」時,雖然麵就是pasta,但是,實際上卻又不完全是。也許,希哈最迷人的地方就在於這樣的兩面個性裡。


希哈葡萄原產於法國隆河谷地北部,曾經有很多人猜測Syrah是來自波斯古城شيراز的葡萄品種,在十字軍東征時被攜回法國,種植在隆河谷地的北部地區,艾米達吉 ( Hermitage ) 是當地最著名的希哈紅酒產區,很早就已經名列全球最頂尖昂貴的紅酒之一。


希哈在1832年時從法國傳入澳洲,最早試種於雪梨的植物園裡,沒有想到在一百多年後,澳洲成為種植最多希哈的國家,廣達四萬公頃,而且,希哈也成為澳洲種植最廣,最具代表性的品種,澳洲最經典顯赫的Grange正是用希哈釀成的。在澳洲,希哈被稱為“Shiraz”或是“Hermitage”。前者是伊朗城市شيراز的英文譯名,當時很多人認為希哈原產自這個波斯古城;後者則直接攀龍附鳳般地以法國隆河谷地最著名的產地命名。因為地理標示的智慧財產權問題,澳洲不再用“Hermitage”這樣的名稱,僅留在老年份的酒標上,不過,最具意義的是,現在,許多澳洲的頂尖Shiraz,身價已經不下於真正的Hermitage紅酒。


也種植不少希哈的南非則和澳洲一樣選擇了使用“Shiraz”。同屬新世界的加州,大部份的希哈也都標著“Shiraz”,但是標榜法國風的酒莊,還會刻意選擇標示“Syrah”做為區隔。法國的法令沒有完全開放讓法定產區葡萄酒將品種名稱標在酒標上,所以Syrah對酒友們來說,還有點陌生,但只要常喝澳洲酒的人,對Shiraz一定相當熟悉,那是最常出現在澳洲酒標的文字。


Shiraz雖然是一個源自於波斯的名字,但品種本身卻是十足的法國。經過DNA的檢定,確定了希哈葡萄是兩個原產於法國,但已經相當少見的葡萄品種Mondeuse Blanc和Dureza在自然的環境下雜交產生的混種,遠在羅馬時期就已經存在的希哈,因為科學的解祕而失去了原本充滿著古老中東與十字軍東征的浪漫幻想。


法國的希哈葡萄集中在東南部充滿陽光和溫和乾燥的地中海沿岸,包括隆河谷地南部、普羅旺斯和蘭格多克等等,只要夠溫暖,希哈很容易就可以釀成夠精彩的葡萄酒,跟卡本內-蘇維濃一樣,希哈其實是一個相當容易種植的品種。因為氣候與傳統的關係,法國南部的希哈大多混合多種品種釀造,很少能唱獨角戲。


雖然希哈在地中海氣候下生長得相當好,不過,全法國,甚至於全世界最受推崇的Syrah產區,卻是位在離海較遠,氣候比較寒涼的隆河谷地北部,因為河谷地型的限制,葡萄園只能擠在陡峭山坡上的梯田裡,種植的面積和南部比起來顯得微不足道。但是,卻也唯有在這裡少數幾片山坡上,才讓希哈葡萄得以在表現他最剛強耐久的同時,維持著均衡高雅的身段,隨著歲月變化出豐富多變的迷人酒香,法國希哈紅酒的精髓也許就在這裡。


由北往南奔流而下的隆河在單-艾米達吉鎮(Tain-L’Hermitage)突然向東轉了一個大灣,把左岸的山坡刻蝕成一片照滿陽光的向南坡地,造就了Hermitage這片僅有117公頃,稱得上希哈葡萄聖地的葡萄園。這裡的酒莊和葡萄農最喜歡講述在十八與十九世紀時,一些波爾多地區的頂級酒莊,如五大裡的的拉菲堡( Château Lafite-Rothschild ),經常不辭勞遠地到艾米達吉採買紅酒,添進波爾多名酒中以提昇品質。當時,在波爾多存在一個稱為hermitagé的專門語,以形容因為添加艾米達吉紅酒而變得更精彩的頂尖波爾多。


好年份的艾米達吉紅酒,有著雄性結實的風格,但不是特別粗大,而是特別強勁有力。酒的顏色非常深黑,年輕時常有紫羅蘭花和黑色漿果香氣,有時帶一點煙燻與薄荷香,但陳年後更常發展出藥草、荔枝乾、陳皮、香料以及皮革等特殊的香味。口感緊密且厚實,單寧含量特別高,雖然澀味重,但質感緊滑,屬勻稱、高雅且耐久的佳釀,是法國最頂級,卻也最需要耐心等待的紅酒之一。陳年的Hermitage跟上好的陳年梅多克有許多的相似之處,以單一品種可以達到這樣的豐富性,其實,更加難得。


在澳洲的土地上發展起來的希哈紅酒卻是另外一番風格,在澳洲葡萄酒業的核心地帶,南澳大利亞的巴羅莎谷地 ( Barossa Valley ) 裡,採用老藤希哈葡萄釀成的紅酒,表現了希哈在別處無可復見的格局,那樣的豐盛,飽滿與圓熟,那般地,嗯!極度濃縮!奔放的藍莓與桑椹果香混合著胡椒與可可以及濃郁直接的香草與木香,毫無遮掩地直接自杯中奔跳出來。就像澳洲Thunder from Down Under的脫衣猛男秀,舞台上一個個激凸的健美身體,閃著澳洲豔陽曝曬成的古銅膚色,暴漲的肌肉和燦爛的笑容裡有著滿滿的自信。


這樣直接挑逗的希哈,就是今晚,無需等待,但誰知道不會像Grange那般可以有著和Hermitage一樣的耐力。整整歷經了一個多世紀,澳洲廣闊的土地和特別擅長控制釀造巧藝的澳洲釀酒師們,一起將遠來的品種打造出許多全新的迷人面貌,從這裡,屬於澳洲葡萄酒風味裡的主體性正繁花盛開。

原刊載於Man’gazine和TVBS周刊

創作者介紹

www.yusen.tw

Yus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