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的美味,日常的葡萄酒


Stephane打開塞滿稀有珍釀的控溫酒櫃,從成堆的頂級波爾多中挑選了1989年的Château Haut Brian。他準備要拿這瓶酒來配晚餐的澳洲沙朗。我想Stephane是個幸運的人,除了多金,還在十年前波爾多還沒有飆漲之前就已經買下不少波爾多列級酒莊的紅酒,現在,隨時都有剛好成熟的波爾多紅酒可以喝。

有剛好成熟好喝的酒,佐配相合的料理,要得到這樣的幸福感受,其實,並不一定要像Stephane那樣多金,也不需要在十年前就買下今日未知的幸福。因為,事實上大部份的葡萄酒在上市後的一、兩年內就就已經開始成熟好喝,而且,他們通常比這些昂價的珍貴名釀更適合搭配菜餚。只是,這些酒因為得來容易,價格低廉,很少有葡萄酒作家會認真地品嚐與談論他們,這些簡單美味的葡萄酒,只是默默地在法國和義大利的餐桌上,被口渴的人們一杯接著一杯大口地喝淨。當然,我知道日常的美味與獨一無二的特殊珍釀是無法相比的,那晚的Château Haut-Brian確實迷人,不過,就像現在,對著家裡現煮的這一盤蕃茄肉醬義大利麵,我最想喝的卻是一杯年輕順口,飄散著可愛果香的薄酒萊(Beaujolais)。


如同個性隨和的人比較容易和人相處,有些味道比較清淡爽口的紅葡萄酒,因為風格簡單自然,特別順口好喝,反而和大部份的食物都可以合得來,不用太擔心會產生味道上的干擾。這些葡萄酒不僅常見,而且價格更是便宜,像是產自法國,以加美(Gamay)葡萄釀成的薄酒萊,就是最好的例子。常常散發著新鮮的草莓與紅色漿果的香氣,在義大利,就更多了,像是西北部皮蒙(Piemont)地區以Dolchetto葡萄釀成的紅酒,東北部維羅那(Verona)城附近出產的Vapolicella或是中部托斯卡尼(Toscana)出產的奇揚替(Chianti)紅酒都是屬於清淡紅酒家族的成員。不用千尋萬找,也不用苦苦等待,隨便在超市的貨架上就可以買到的酒,卻也是在配菜上最萬能好用的選擇。


在葡萄酒專家的眼中,一瓶順口好喝的紅酒往往要被視為是致命的缺點,因為太淡、太直接,太簡單,太沒有變化,而且一點都經不起時間的考驗。這些酒確實如此,不過,如果是從配菜的角度來看,不僅不能算是缺點,甚至可以說是優點呢!


這些無論口味或是價格都一樣平易近人的紅酒,最適合用來佐配一些既簡單又家常的美味料理,就是一盤現切的義式臘腸Salami和生火腿Prosciutti,一片剛出爐木火烤的Napolitana比薩或者是加了Bolognase醬的義大利麵,甚至一塊剛好熟透了,開始融化的Camenbert白黴乳酪。我心裡還想著一條剛煎好,還滋滋乍響,抹著黃色第戎芥末的腸肚包Andouillette,伴著微微的臭味和焦香,如果這時能來上一杯薄酒萊,那就完美無缺了。因為單寧少,澀味不多,這樣的紅酒最不帕鹹味,這些常常鹹味重的醃燻製品和單寧太重的紅酒是配不來的,就是需要這些柔和可口的紅酒來配。


當然,這些口味清淡的紅葡萄酒不僅僅能配歐式的家常料理,即便美式的漢堡或是熱狗,也幾乎是最佳的選擇。如果不太挑剔,這些酒裡的酸味,可以讓那些裹著濃濃BBQ醬的烤豬肋排,變得更加均衡可口一些,不過,這樣的料理直接配加州產的,既濃厚又豐滿的金粉黛(Zinfandel)紅酒絕對會更搭調。


能配水產和海鮮是這些紅酒最神奇的地方,因為他們柔和的單寧與新鮮紅果味,和那些加了香料,炸過或煎過的魚或海鮮特別合得來。而配中式的紅燒做法的魚料理也一樣不會讓人失望,甚至比許多白酒還來得合宜。其實,在中式料理中,Beaujolais和Vapolicella等產區的紅酒更是好用,像是水餃或是魯肉、叉燒,甚至最常見的炸排骨全都可以輕鬆地搭配。


葡萄酒的世界越來越強調濃郁豐富的價值,卻讓我們忘記了清淡簡單原來是這般迷人可愛。就像那些最唾手可得的東西一樣,我們從來沒有想到要好好珍惜這些很容易就買到的日常美酒。就從一杯Beaujolais開始吧!一種屬於簡單日常的無限幸福。

創作者介紹

www.yusen.tw

Yus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