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爾包古根漢美術館神話般的成功,讓紐約市也決定聘請Frank O. Gehry在曼哈頓的港邊再設計另一座古根漢美術館,已經亮相的設計圖看起來真像是畢爾包古根漢美術館的翻版。


畢爾包的居民們並不擔心他們口中的”Guggy”在大西洋的彼岸出現複製品,開館三年,即使從外表看起來,這座顯眼的奇幻建築還是跟週遭的環境格格不入,但在市民的心目中,Guggy已經是他們生活裡的一部份了,河岸邊的漫步,已排入許多市民的每日行程,美術館的入口也成為工會示威的最佳地點,連巴斯克獨立運動的恐怖份子也在美術館裡埋過炸彈。


古根漢常被形容成一艘太空戰艦,象徵延續了曾為畢爾包帶來繁華的造船工業,無論如何,Guggy將永遠是他們的唯一,畢竟,這已是一座完全改寫畢爾包歷史的建築物。


其實,來自加拿大的設計師Frank O. Gehry已經極盡可能地將古根漢美術館融入畢爾包凌亂髒舊的河岸景觀裡。這一帶原是廢棄的造船廠,不時飄散著聶維雍河的臭味,河堤比市區下陷了16公尺,一座巨大的綠色鐵橋La Salve橫跨過美術館的上空,河的對岸正在挖掘另一座隧道,西鄰的航海博物館還要一年多才能完工,河堤的整建也還未結束,到處都是工程,也許,正是這些混亂的景象襯托出古根漢的迷人之處,像是一朵誤植在灰暗城市裡的金色未來派之花。


Gehry運用開採自格瑞那達山區的黃色石灰岩建造美術館的基座與樓梯以搭配對岸的畢爾包大學的正面,主體架構全是完全顛覆幾何的流動造型,旋轉疊繞,外部像魚鱗般貼滿鈦金屬片,這種原屬於航太工業的高科技材質,厚僅38公釐,美國冶煉,法國輾壓成形,然後在義大利裁切,可以保固一個世紀。


輕薄閃亮又富彈性的新穎材質讓這座高50公尺,內部面積2萬4千平方公尺的巨大建築物,更顯得輕盈飄蕩,讓人忍不住想要親自觸摸那凹凸不平的表面。更奇妙的是,從早到晚,鈦金屬片隨著外在光線的轉換,不時地反射出不同的色調,例如黃昏時的金黃,傍晚的粉紅與夜裡的深藍,讓親眼目睹的每一個瞬間都是唯一的。在沒有風的日子,這樣的美景也將全部倒映在聶維雍河混濁的河水裡。


美術館的內部也同樣讓人驚奇讚嘆,大量的玻璃為挑高50公尺的中庭大廳與長130公尺,寬30公尺的主展覽室巧妙地引入大量的自然採光,放眼所及,沒有任何的幾何線條,像進入扭動中的有機空間。這座由巴斯克政府與民間企業一起出資興建的美術館造價僅一億美金,19個展覽室,一萬一千平方公尺的展出空間全由設在紐約的所羅門古根漢基金會經營,和世界各地其他四家古根漢美術館輪流展示基金會收藏的20世紀當代藝術作品。


寬廣的展覽室讓基金會龐大的收藏得到展出的機會,同時也讓許多巨型的裝置藝術作品得到適得其所的展出空間。憑證強大的媒體力量,不管是來參觀建築或欣賞藝術作品,兩年之間,畢爾包的古根漢美術館已經是西班牙第二多參觀者的博物館,僅僅次於馬德里超過一個半世紀歷史的Prado美術館。

Museo Guggenheim Bilbao
Abandoibarra Et. 2. 48001 Bilbao
www.guggenheim-bilbao.es

創作者介紹

www.yusen.tw

Yus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