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成年請勿飲酒~


男生喝重口味的粗獷紅酒,女生喝冰涼細緻的白酒,那玫瑰紅呢?

在葡萄酒國際行銷課程的討論會上,我們的瑞士籍教授邀請LP牌香檳廠的行銷經理和我們分享粉紅香檳的成功\經驗。來自澳洲的男同學搖搖頭說:這在我們那裡一定行不通,男生喝粉紅色的東西會被當做是gay。行銷經理似乎受到啟發,開始計劃隔年要全力進功\雪梨的同志市場。

粉紅香檳通常添加紅酒調配,其實味道濃重,帶著野性風格,常比一般的白香檳來得粗獷,就香味和口感,很符合我們社會裡對男性作風的期盼。但是,就因為那動人的粉紅顏色,在台灣卻成了女生的最愛。關於顏色,葡萄酒顯然也會有性別認同的問題。

男生可以愛玫瑰嗎?
我確實愛喝玫瑰紅,特別是像現在蟬鳴叫得特別響的時候,如果你知道玫瑰紅是如此的妙用無窮,大概也會跟我一樣在冰箱冰著一、兩瓶吧!在台灣,不帶甜味,美味順口的玫瑰紅可是相當難尋的。國內自認喜愛喝葡萄酒的人,很少有人敢將玫瑰紅擺\上桌,因為台灣市場上充斥著太多帶著甜味,添加香料和糖的廉價加味玫瑰紅,連帶的,讓所有玫瑰紅色的酒都帶上了劣質酒的原罪。習慣喝加味帶甜口味的人喝不慣干型的玫瑰紅,至於愛喝干型酒的人又瞧不起,買的人少,酒商自然不敢進口。於是,清涼可愛,果香充沛,價格又便宜的玫瑰紅在台灣反而成了稀有難得的酒了。

玫瑰紅剛出現在法國大眾市場時,不紅不白的顏色,也有過尷尬的時期,但是也因為這樣的中性路線,讓玫瑰紅擁有無可取代的專長。許\多以前很難搭配的菜餚,自從有了玫瑰紅之後都變得輕而易舉。例如多油脂的鮭魚或像是濃稠味重的馬賽魚湯,甚至最常見不過,卻是葡萄酒殺手的油醋沙拉也都成了玫瑰紅的絕配。法國人不太熟悉亞洲菜色,對於那些經常添加許\多香料或是偏酸甜滋味的法國化亞洲料理,不用說,全都可以拿玫瑰紅來配,不管是不是絕配,但至少也都合得來。在巴黎的中國餐\廳裡,除了青島啤酒外,來自法國隆河產區的塔維勒(Tavel)干型玫瑰紅酒是最暢銷的必備酒款。

在法國的各地菜系中,玫瑰紅最適合搭配地中海岸式,多橄欖、蒜頭、香草、蔬菜與海產的菜色,尤其是普羅旺斯的夏季菜餚,一瓶玫瑰紅就可以從開胃菜、沙拉、前菜、主菜一路喝到乳酪。許\多人對玫瑰紅的愛,都是從普羅旺斯的露天午餐\開始的,在那如此蔚藍的晴空底下,不論是在鄉間渡假別墅院子裡的橡木樹下;或是小村廣場邊的露天咖啡座上;還是小魚港邊的海鮮餐\廳;或是鋪滿人肉地毯的海灘邊;任何一瓶頂級的佳釀都比不上一瓶冰涼的玫瑰紅來得適情適意。而當這些遠來的渡假人潮回到冰冷的北方,即使是冬日裡的一杯普羅旺斯玫瑰紅,都可以勾起那灑滿地中海炙陽的夏季回憶。也難怪,普羅旺斯會成為全世界最大的玫瑰紅酒產區。

如果有人覺得紅酒的顏色變化多端,那玫瑰紅更是略勝一籌。不同的品種或是不同的釀造法都直接從顏色上反映出來,為了炫耀這些美妙的顏色,大部分的玫瑰紅都是裝在透明無色的酒瓶裡,一點都不會看走眼。例如卡本內-蘇維濃(Cabernet Sauvignon) 特有的粉紫紅色或是法國南部常見的格那希(Grenache)的鮭魚紅還是顏色淡,最適合釀造玫瑰紅的仙梭(Cinsault)所呈顯的淡石榴紅。不過,法國的玫瑰紅酒通常都是混合多種品種釀造而成,所以顏色更加變化多端,不同酒莊出產的玫瑰紅酒很少有一樣的顏色。

釀造玫瑰紅酒的方法主要有兩種,最常見的是黑葡萄直接榨汁,因為有一點點葡萄皮的色素會進入葡萄汁中,讓釀成的酒帶一點點淡淡的粉紅。這樣的玫瑰紅在法國又稱為“灰”葡萄酒(Vin gris),喝吃來和白酒其實沒有太大的差別。另外一種釀造法是讓皮和汁泡在一起浸皮幾小時到幾天的時間,之後再將皮與汁分開,顏色通常比較濃,深如野櫻桃紅,顏色也比較鮮艷,香氣較偏年輕的淡紅酒,會有較多的新鮮紅色森林漿果香,口味當然也較多變,甚至帶一點澀味。這種釀法稱為出血(Saigne),其實是釀造濃郁紅酒的副產品。在生產條件比較差的年份,釀成的葡萄酒通常比較清淡,釀酒師為了讓紅酒的味道變濃,會在發酵初期進行出血,流掉一部分的葡萄汁,以提高葡萄皮與葡萄汁的比例。這些葡萄汁如果保留起來另外以白酒的方式釀造,就成了顏色較深的玫瑰紅了。

跟所有的葡萄酒一樣,玫瑰紅的顏色也會隨著時間改變,越來越偏土黃色,最後變成洋蔥皮色,通常這樣的玫瑰紅都已經太老了,唯一的例外是那些昂價的粉紅香檳,才剛好到了成熟的巔峰,正好可以用來搭配烤羔羊排,這樣淡雅顏色的粉紅酒,連波爾多最雄壯威武的梅多克(Medoc)紅酒都要退讓三分。

原刊載於Bonjour Club與時尚先生-Esquire

Yus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易燁煌
  • 此玫瑰紅非彼玫瑰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