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成年請勿飲酒~



那是一種非常粗獷風味的品種,經常帶著動物毛皮的氣味,除了優雅一些的牛皮沙發香氣,更常有的是像有一點霉壞了的貂皮大衣。幾乎是所有品種中最晚熟的,常在10月之後採收,如果在冬季到來之前無法完全成熟,釀成的酒會非常的澀,在年輕時,單寧甚至會有一點咬口,但也因此非常適合過於乾熱的環境,可釀成非常濃厚的紅酒。這是我在法國所認識的慕維得爾(Mouvèdre)。


(不用寫太多,看這葡萄園景色或許就能想像Jumilla會釀出什麼樣的酒)

雖然在法國南部的許多產區都頗為常見,但主要都是當配角,混合進格納希(Grenache)和希哈(Syrah)等品種裡,讓酒多一點點粗獷和力道,但加多了,常常要壞了酒的優雅與細膩風味。在普羅旺斯的Bandol產區裡,Domaine Tempier酒莊產的Cabassaou紅酒,採用超過95%慕維得爾釀造,是我喝過法國紅酒中含量最多的,這款頗稀有的名酒喝起來,說實在的,還真有點難以入口,不過,確實也極為特別,就看你對受虐的愛有多深了。

對法國人來說,或甚至絕大多數的葡萄酒產國,慕維得爾是一個法國品種,而且和格納希與希哈共同組成法式的隆河經典混合,在澳洲越來越常見的G.S.M.或S.G.M.指的就是這隆河三劍客所混合成的紅酒。不過,這裡的M並不是Mourvèdre,而是Mataró,澳洲對慕維得爾的別稱,跟巴塞隆納北邊的一個港口同名,Mourvèdre可能從這裡出發被帶往澳洲而留下這樣的名字,這也暗示了這個品種的原產地其實是西班牙,不過要更往南邊一點,一個更炎熱、更乾燥,讓晚熟的慕維得爾可以極輕易就全然成熟,或甚至過熟的地方。

在西班牙東南部靠地中海岸的慕西亞(Murcia)自治區裡,靠近內陸的地區,有一個稱為胡米亞(Jumilla)的葡萄酒產區,3萬公頃的葡萄園種了2萬5千公頃的慕維得爾,極乾燥多陽,年雨量僅280公釐,一望無際的紅土,看起來有如沙漠一般,感覺好像到了美國的亞立桑那州,唯一不同的是這邊的谷地裡種滿了能夠承受乾旱以及40℃高溫的慕維得爾,不過,它在這裡的叫做Monastrelle,也許這才該是它真正的名字。Casa Castillo的酒莊主Jose-Maria Vincente說,我們這裡種這麼多慕維得爾完全因為其他品種很難存活,人工灌溉只是新進的設備,他的葡萄園完全沒有裝設。

在這樣的風景裡,慕維得爾卻長出了跟我們在別處所認識,完全不同的風格,或者應該說,讓我們學到了它的原本面貌(或者說,沒有受到Brettanomyces*污染的Mourvedre)。我喝過的四十多款當地紅酒大多都以慕維得爾為主,其中甚至有不少是採用100%釀成,但幾乎沒有任何一瓶帶著動物毛皮的氣味,更不要說那發黴的皮草味了,相反的,卻大多有著非常迷人的甜熟漿果,有些甚至帶著花香。酒精度大多超過14%,讓口感頗濃厚豐滿,卻不澀口,有著巧克力般的單寧質地。特別是Casa Castillo酒莊以百年老樹釀成的Pie Franco紅酒,更是出乎意料地精巧多變,細緻高雅。

在西班牙的旅途上,我總不停地要懷疑起在法國學到的釀酒學。在此之前,我從沒想過會有這麼一天,會用「高雅」這樣的字詞來形容一瓶100%慕維得爾釀成的紅酒。

Jose-Maria Vincente

Yus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summerkuan
  • Monastrell

    Yu-sen您好

    我是先認識Monastrell這個品種, 印象主要來自於Ardati的El Seque還有用Monastrell做的微甜紅酒, 所以我的認知中, Monastrell一直是個果香甜熟帶有巧克力豐腴細滑口感的品種, 直到有一天在Chateau de Beaucastel體驗到Mourvèdre帶來的那種濃烈動物毛皮味跟強壯的單寧, 才體驗到同樣的品種在不同環境下竟然可以釀出完全極端的口感, 就個人口感喜愛而言, 我比較喜歡西班牙的Monastrell

    但是Jumilla的Monastrell則是讓我有點敬謝不敏, 曾經參加過一場由Jumilla當地酒莊組織一起到巴塞隆納推廣的品酒會, 展場一次可以品嘗到二十幾家Jumilla酒莊的各色酒款, 現在還是可以依晰回憶起口中充斥過多濃甜口感以致於些許反胃的感覺, 加上動輒14%以上的酒精度, 能做到均衡的酒莊實在不多, 所以對您所用高雅一詞, 可能能夠形容某一瓶高水準釀造的Jumilla, 但是跟大部分的Jumilla紅酒實在難以聯結起來, 這是少數我們在西班牙期間購買過幾次後就不再多做冒險的產區
  • Summer你好,
    確實,這樣寫很容易讓讀者誤解
    重點是,Casa Castillo的Pie Franco跟大部份的Jumilla紅酒都不同,我想強調的是Monastrell的能力.例如在Cigales我有喝過如Pinot noir般優雅的Granacha,跟我們對這個品種的認識也非常不一樣,因為對一些品種或產區有些成見,也許也要跟著失去一些認識的機會。

    Yusen 於 2009/04/15 01:20 回覆

  • P
  • 能否請問是sigales的那家酒廠嗎
    謝謝
  • YUsen
  • P你好,
    聽起來頗悲傷,Finca Museum是一家生產100% Tinta de Pais的酒廠(Baron de Ley集團投資的)酒釀得其實還不錯,在西班牙頗常見,因為當地的Tempranilla老樹真是多到不行,隨便釀也不會太差。他們的釀酒師跟我一樣還蠻愛Granacha和Pinot Noir,他去接釀酒師的工作時Museum Real的概念已經設定好,當地Granacha老樹也是多到不行,2005年他另外釀了一些,用釀黑皮諾的方式釀,喝起來還蠻像黑皮諾,有櫻桃香氣,顏色橘紅,絲般的單寧,他說我是少數可以聽懂他的夢想的人,顯然他們酒莊不是很支持Granacha計劃。以Baron de Ley的規模和理念,這些酒應該是不會裝瓶上市。
  • summerkuan
  • 終於買到了Casa Castillo的Pie Franco, 這瓶酒連在西班牙都不好找啊, 買到的竟然是架上最後一瓶, 期待優雅的Mouvèdre體驗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