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認為市場可以接受2006年的價格嗎?在長達6天的布根地酒展裡,許多酒商見面時都問了這一句話。




在品嚐過整整516款2006年的布根地紅、白酒之後,光就品質來說,雖然確實有些優異的酒,布根地在種植與釀酒技術上也逐年快速提升,但紅酒實在沒有2005年那麼令人興奮,我看不出太多市場願意擁抱這個年份的理由。跟2005年比起來,漲幅也許不大,少數甚至略為降低,但是若換算歐元匯率,一個普通年份的上市價格可能會比世紀年份來得高貴。英國酒商MW Nick Clark被問到為何2006的布根地會漲價時,他直接地說:「因為他們是法國人…,絕對不會放過任何可以把價格拉高的機會。」2005年份被搶購一空的盛況也許是助漲的原因,不過,有些酒商與酒莊則寧可認為是因為成本增加。當然,他們也一樣會說:「比起波爾多,我們真的漲得不多!」

布根地的酒價結構確實跟波爾多不同,但是,成本真的可以做為葡萄酒定價的標準嗎?好年份通常生產成本比較低,壞年份常需大量挑除不合格的葡萄,不僅產量減少,生產成本也大幅增加,依此道理,品質差,成本高的壞年份,酒莊都應該賣比好年份更高的價格才對,或者說,盛產的好年份成本低應該要降價才對。這聽起來很詭辯,也不太具有說服力。

這讓我想起Alain-Dominique Perrin,全球第二大奢侈業集團Richemont的前任總裁,在媒體上公開宣稱的一段話:「如果波爾多五大酒莊2007年葡萄酒每瓶預售的價格訂為500歐元,那是不道德的。」這些酒莊2006年與2005年在倫敦的預售價格都分別超過300與500歐元。

不道德的地方在哪裡呢?他的解釋是,生產一瓶頂級酒的成本只有10到12歐元,有些酒莊的預售價是成本的80倍,而奢侈品業的訂價最高也“不過”是成本的17倍。也許,他很難接受別的行業的利潤可以高過奢侈品業(請讀者自行推算Richemont集團定價兩萬美金的Cartier龜形腕表可能的成本價格)。那麼,怎樣的訂價才算道德呢?他說:「如果在葡萄酒世界中還存在道德的話,所有頂級酒都必須回到一瓶100歐元。」希望我沒有誤解這句話,他的意思是說:頂級葡萄酒的定價不能超過成本的8.33倍,否則是不道德的行為。

即使依此似乎頗為大方的定價道德標準來看,現在的葡萄酒業裡不道德的酒莊可真的多如牛毛,而且,越頂級的,越不道德。也許很多人都願意相信葡萄酒的價格最終都會由市場幾制所決定,不過,這似乎又有點過於樂觀了,不同於股市的是,滿手現金的富貴酒莊可以決定要釋出多少酒到市場上,只要籌碼夠少,高昂的價格一樣可以維持不墜。

當然,對於像我這樣的布根地酒迷來說,也不見得全無好處,至少昂價的2006年份可以用來說服自己再多加買一些在市場上已所剩不多的2005年布根地紅酒。不過,這可能還得趕在酒商提高2005的價格以讓2006年看起來便宜一些之前。

Yus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