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成年請勿飲酒~
C5.jpg



加納利群島是我一連串西班牙葡萄酒旅行的最後一站。但是,對歐洲人來說,到加納利群島拜訪葡萄酒莊,聽起來就不像是件正經事。馬德里的朋友Enrique說,要去陽光沙灘渡假應該有更好的藉口吧!「這個鄰近西撒哈拉,位處亞熱帶的西班牙渡假群島,真的值得專程前往探訪葡萄酒業嗎?」在飛往加納利的廉價航班上,我不時地想著這個問題。

A2.jpg

在廣闊的葡萄酒世界裡,加納利群島稱得上是極邊陲之地。不僅島上產的葡萄酒與他處無相似之處,而且大部份被島民與觀光客喝得精光,連在西班牙本土都極為少見。

一直跟主流的葡萄酒世界保持著距離,是加納利最吸引我的地方。例如至今都還未曾有根瘤芽蟲病的問題,沒有嫁接砧木,直接種在土壤裡。20世紀初因根瘤芽蟲病害需全面重建的歐洲葡萄園,理性地選擇了當時所認為的優秀品種,用更有效率,便於管理的耕作法。這樣的革新卻也淘汰了一些也許不是特別有效率,但卻風格獨具的品種與耕作法。

但即使到了21世紀,以純手工的方式混種數十種品種等極古老的種植方法,在加納利的幾個島上都還隨處可見。許多在歐洲已經消失殆盡的珍貴品種,也還孤立地留存在這些島上。因為不需進入全球化的市場裡和來自全世界的葡萄酒同台競爭,加納利才得以有機會完全自成一局,為我們留下可以探看過往與現在的一道窗。也許,只有到了最邊陲的地方,才看得見主流世界裡的盲目與因循,甚至,在泡沫破滅的時刻,找回一些葡萄酒中早被遺忘的價值。

B10.jpg
加納利的Tenerife島因有高達3,718公尺,如大屏風般遮攔住大西洋西風的火山,即使位處亞熱帶卻仍有清涼氣候。也因直線上升的陡坡,葡萄品種和酒的風味都極為多樣。最特別的是,島上專業的農家不多,大多是自家庭院種植的兼職型葡萄農。全以手工耕作的葡萄園在冬季還可在樹間種植蔬菜與美洲原生馬鈴薯papa。葡萄園經常混種數十種品種,而且黑、白葡萄參雜。在還沒有合作社之前,葡萄農大多自釀自飲。Tenerife特別以紅酒聞名,尤其是東北角落的Tacoronte-Acentejo產區。最常見的Listán Negra可以釀成混合著火山礦石與尤加利葉等香氣的獨特紅酒。Monje酒莊釀成的De Autor Reserva甚至還證明了這樣的亞熱帶紅酒也有頗佳的陳年實力。

加納利最東邊的Lanzarote島曾於1730年代發生噴發,在島中央留下30多個火山錐,以及成片的熔漿。因海拔低,難擋水氣,年雨量僅200公釐,而且經常吹著來自撒哈拉沙漠,極乾熱強烈的東風,除了仙人掌與椰子樹,幾乎寸草不生。在宛如蠻荒的惡地上,葡萄農沒有灌溉科技,卻用一種近乎奇想的方式種葡萄。他們挖出直徑3-6公尺的深坑,在坑底種植一棵葡萄樹,沙坑東邊以火山熔岩堆起防風矮牆。這樣的葡萄園除了防東風,還兼有收集西風露水的功能。

C6.jpg


Monje酒莊主Felipe Monje說:我們這些在加納利種葡萄的人,都是浪漫主義者。望著上千公頃有如地景藝術的葡萄園,這句話實在非常傳神。

捨棄理性算計,浪漫確實需要付出許多代價,但是,卻非完全沒有回報。島上種植的Malvasía釀成的酒頗不相同,不像此品種常有的濃香,反而帶著清新的薄荷與青草香氣。這是Malvasía這個來自希臘的葡萄跟本地Marmajuelo數世紀以來在島上自然雜交產生的別種。粗暴原始之地,卻釀成了非常輕巧迷人,卻又清新多香的美味白酒,成為葡萄酒世界裡一個出乎意外的浪漫滋味。

C11.jpg



p.s. 寫這篇文章時是今年三月,後來五月份我又去了一趟La Mancha。西班牙不斷地有新的產區和酒莊連翻出現,讓我有些疲於奔命,希望在月底交稿之前不需再去一趟。
創作者介紹

www.yusen.tw

Yus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HalfCat
  • 愛上葡萄酒是最近的事,看你的書和博客卻已有很長一段時間,靜靜地來悄悄地去,一直這樣,始終覺得默默關注比寒暄委蛇來得真實。
    直到今天你提起了Canary,那是我曾計劃良久卻終究未能成行的旅地,藏在心裡的遺憾。
    於是想問候一聲。謝謝你分享這些溫潤泰然的文字、佳釀和美圖。
  • soyuli
  • Videos Online【網路影音】

    Hi
  • emily005
  • 又長一智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