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eurie 1967.jpg


手可得之物,總難讓人相信可以堅固恆久,能經得起時間的,好似非難得珍貴的東西不可,如鑽石或純真的愛情。可口易飲的葡萄酒,通常價格不貴也不稀有,如才剛初釀成就已經十分鮮美的薄酒來(Beaujolais),少有人相信這樣早熟,以加美(Gamay)釀造的青春紅酒也可以歷經數十年的光陰,像那些頂級昂貴的稀世珍釀一般,熟成出迷人的時光滋味。這是加美的宿命,雖然,事實並非如此。

Brouilly 1969.jpg

加美和黑皮諾(Pinot Noir)是法國東北部的主要品種,自中世紀以來,兩者互為競爭對手,加美釀成的酒清淡易飲,頗受大眾的喜好。風格精緻優雅的黑皮諾,則較受到社會精英的青睞,這兩個品種分別代表兩種不同社會階級的品味風格。1395年,布根地公爵菲利普二世沿著隆河往南攜帶9桶大多以加美釀成的紅酒前往亞維農拜見教皇Benoît XIII,這批酒在到達時竟然都已經變質走味。這個意外讓菲利普二世發佈了一項影響至今的法令。他禁止種植加美種葡萄,並代之以黑皮諾。為了達到絕禁的效果,除了制定非常高的罰則,公爵在禁令中甚至用了幾乎危言聳聽的字眼,說很多人因為喝了加美紅酒而得了非常嚴重的病痛。

但禁令的成效不彰,菲利普三世和法王查理八世分別在1441年和1486年都再度禁種,即便嚴禁百年,仍有許多農民繼續種加美。雖然公爵獨愛細緻的黑皮諾,但是加美釀成的紅酒更柔和易飲,價格也便宜,反而更受歡迎。即使有歷史惡名,但加美卻一直不曾消失在布根地的土地上。在連同薄酒來在內的大布根地產區,加美現在仍是種植面積最廣的品種,而且比黑皮諾多上一倍。

DSC06805.jpg

加美在北邊的布根地只種植於條件極差的平原地帶,最好的山坡全都讓給了黑皮諾,在薄酒來,加美才有機會種到條件最好的向陽山坡。特別是在薄酒來北部幾個酒村如Morgon、Moulin à Vent、Fleurie和Juliena等,加美常釀成可與黑皮諾相媲美的精緻紅酒,有時,甚至更耐久存,但即使如此,仍能保留住加美柔和易飲的平民特性。在價格上也是如此,頂級的黑皮諾一瓶要數百甚至上千歐元,但最頂級的薄酒來卻很少超過20歐元。

葡萄酒是否能耐久存,比我們所理解的還要來得複雜。許多我們相信可以耐久的葡萄酒,其實並不太經得起時間的考驗,但一些年輕時輕柔可口的酒卻出人意料地耐久,而且可以隨著時間變換出迷人的陳年滋味。曾經我們相信有許多單寧的紅酒較能久存,確實,多澀味的紅酒確實較不容易氧化,但是,並不表示它們可以優雅均衡地成熟。最近幾年喝過非常多1960與1970年代的薄酒來老酒,它們美味的程度讓我不得不改變我的想法。他們都像極了同一時期成熟的布根地紅酒,有些甚至顯得更新鮮。Michel Bettane是法國最知名的酒評家,除了頂尖名酒,私底下也是薄酒來迷,他甚至比我更堅信薄酒來的耐久潛力。

DSC04747.jpg

確實,我也對11月就上市的薄酒來新酒感到厭倦,因為趕早而加快釀造的結果,讓加美葡萄失去許多原本該有的風味,特別是在少了自然均衡的同時,也完全失掉耐久的潛力。釀酒的技術讓一些葡萄酒可以短暫地假冒出迷人的樣子,但是,時間是最好的明證。新酒只有在剛上市的時刻光鮮亮麗,但隨即就出現老態與失衡。現在的新酒大多採用高溫差釀造法(Thermo Vinification)釀成,採收的葡萄放入釀酒槽後,開始加熱到60℃,有時甚至到80℃,幾小時後,再降溫到20℃以下,這樣激烈的方法讓加美顏色變深,喝起來特別圓潤柔和,但是卻也失去了新鮮與細緻的變化。更關鍵的是,有如煮熟了一般,酒中不再有生命與靈魂,原有的天然酵母無法存活,必須添加人工培育的酵母才能完成發酵。

無論多麼風行,新酒僅只是薄酒來的多種樣貌之一,採用的葡萄大多來自平原區以及薄酒來南部的石灰岩區,種在這些地方的加美,風味清淡簡單,最適合釀造新酒。在北部的火成岩區內,有十個產酒名村,稱為薄酒來特級村莊(Crus de Beaujolais),各村的葡萄園大多位在由長石與雲母所構成的花崗岩山坡上。這種常帶粉紅顏色的結晶岩雖然堅硬,但隨著數千萬年的侵蝕,風化崩裂成粗砂,覆蓋在堅硬的岩層上,是薄酒來北部最常見的土壤。因貧瘠且少水份,讓生長其上的加美長出更成熟,也更有個性的葡萄,釀成的酒比長在石灰質黏土的加美多一些緊緻的單寧,除了芍藥與莓果,也能多一些礦石,甚至類似黑皮諾的櫻桃香氣,這樣的加美更耐久存,需要多幾個月的時間培養熟成才能裝瓶上市,雖很不適合釀造新酒,但是,卻能釀成有更多變化的精緻紅酒,可以早喝,卻也很適合陳年。

Moulin a Vent.jpg

各個特級村莊雖然彼此相連,但都各有風格,展露加美的多樣個性,其中最知名的,當屬Moulin à Vent,經過較長時間的泡皮釀造,也能成為結構嚴謹的紅酒,有最多的單寧,結實有彈性,以最剛正的加美紅酒聞名。南鄰的Fleurie村的紅酒則細緻一些,特別均衡優雅。再往南的Morgon村酒風較為豐滿一些,也最常出現如黑皮諾般的風味,村南有一突起的山丘Côte de Py,以灰黑色的板岩和頁岩構成,跟更南邊的Côte de Brouilly一樣,可釀出最豐厚版本的加美紅酒。西邊海拔較高的Chirouble村,酒體更輕盈,是風格最輕巧的特級村莊紅酒。

葡萄酒的美味價值很少跟金錢價值成正比,特別是在餐桌上,日常的葡萄酒因為平易近人,常比精緻獨特的珍釀更適合用來佐餐,越平實的葡萄酒反而能帶來更多美味的愉快經驗。薄酒來便是日常紅酒中的首選,無論是海鮮或肉類的料理都頗合適。但加美並不僅只是年輕鮮美,卻又跟珍貴難得的名酒一樣有超乎想像的耐久潛能。在我們的環境中,適合日常喝的酒,因為容易買到,不夠奢華,也不夠夢幻,卻反而最常被輕忽。日常就能來一杯的葡萄酒,卻是一點都不平凡,這是從薄酒來學到,最珍貴的一課。

1966 Beaujolais.jpg

Ch. Thivin.jpg

PICT0584.jpg

Yus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