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1944


「這個女人僅管五官端正,化妝巧麗,但也掩不住歲月深深刻劃的痕跡。而且絕對不是溫柔的歲月刻劃出來的,很明顯地,是滄桑的歲月。」 - 江國香織《左岸》
溫柔的歲月和滄桑的歲月會在葡萄酒裡留下什麼樣的歲月痕跡呢?

2009 1

葡萄酒在每個年份之間的差異大小因產區而有所不同,有些地方天氣常年規律穩定,如阿根廷的Mendoza,年份間的差別不是特別明顯。但在比較不穩定的地方,如法國的布根地(Bourgogne),一年之間的冷熱晴雨,常會刻劃出相當不同的風味,除了好與壞之分,最迷人的,是各年產的酒,都有著一份獨有的面貌與個性,這些,在葡萄採收與釀造的時刻,常常就如命定一般,已經被烙印進葡萄酒裡,成了永遠抹不掉的痕跡。

在風調雨順,或者說陰晴雲雨全合葡萄生長所需的平順年份,在無生存壓力的環境中,葡萄安然無優地順利成熟,釀成的紅酒(白酒釀法不同自有不同的年份表現)像是乖巧而且有教養的小孩,常常顯得特別柔和勻稱。布根地2009年份的黑皮諾(Pinot Noir)紅酒正是這樣一個溫柔歲月所刻成的年份,即使酒體深厚,結構嚴謹,但在還未完成橡木桶培養前,就已經出乎意料地可口易飲了。類似的天氣表現,在波爾多也釀出頗接近的風格,即使是被稱為世紀年份,卻是新釀成即可口易飲,完全無偉大年份的堅硬與霸氣。而原即以美味著稱的薄酒來(Beaujolas)更是加倍的可口。

2005

遇多災之年,如乾旱、酷暑、強風、冰雹等,葡萄遭逢因極端天氣而來的生存壓力,會做出不同的反應,就會在酒裡留下一些滄桑的味道。例如2005年,即使亦名列世紀年份,但是,採收季前的乾旱少雨,其實讓許多黑皮諾選擇停止成熟,造就了皮厚多單寧的葡萄。雖然晚來的雨水讓葡萄最後完滿成熟地採收,但卻在酒中留下扎結多澀的單寧。2003年份,許多黑皮諾亦因酷熱高溫的折磨而中止成熟,即使最後葡萄因水份蒸發變得相當甜,看似圓潤濃厚的酒體背後其實亦刻印著粗獷的單寧,幾年之後,現在都一一顯現了。

相較於條件完美的年份,我心愛的,常是那些走過風雨,帶著滄桑感的個性年份。例如夏季寒冷多雨,且冰雹肆虐的2004布根地。當葡萄為冰雹所傷,會分泌修補的汁液包覆破損的皮,這樣的汁液常帶著青草氣味,俗稱的冰雹味即是因此而來。即使九月突然變得溫暖多陽,但2004年釀成的黑皮諾仍然帶著一份蕭瑟感,酒體偏瘦而且多酸,不時飄散出青草味。

這些年份的刻痕,並不容易隨著時間而隱去,同是因乾旱而極度粗澀的1976,現在即使稍有軟化,卻仍常閉鎖。一樣多雨寒冷的1986,雖已成熟適飲,但仍然冷調多酸。要不是因為比較便宜,少有人會想買這些不完滿的葡萄酒,但如果不是急切地把美味可口當成唯一的價值,也許慢慢地可以理解,就是因為這些不完美,因為這些滄桑歲月刻劃成的滋味,讓我們在酒裡得以撇見充滿生命力的迷人面貌。

1947 1

1996 1

2004


Yus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