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8958s


「天下莫柔弱於水,而攻堅強者莫之能勝」老子道德經

永垂不朽常常是人類追尋的終極目標,在葡萄酒的世界亦然,很少有不耐久放的葡萄酒可以進得了頂級酒之林。

DSC08923

許多人深信,唯有剛建強固的葡萄酒才能經得起數十年的瓶中熟成,才能慢慢地變化出迷人的陳年滋味。有如比例協調,雄偉穩固的希臘神殿,歷數千年而不倒,許多恆固耐久的葡萄酒,如Pauillac、Barolo、Hermitage、Brunello di Montalcino和Ribera del Duero這些歐陸最經典的紅酒也一樣有著強健的酒體與嚴密的結構。這些酒確實常能歷數十年而不壞,不止屹立不搖,而且還變得更加美味迷人。這是葡萄酒世界裡最完美的古典美貌,即使是貴腐甜酒中的Sauterne、白酒中的Montrachet以及加烈酒中的年份波特都帶有同樣的酒風與格局。

但是,看似屹立不搖的巨大石柱卻不一定比隨風飄搖的竹架更經得起地震與風雨的摧折,沒有厚實酒體與堅固架構的葡萄酒,也不一定就經不起時間的考驗。許多看似柔弱清淡的葡萄酒,如澳洲獵人谷的Sémillon白酒、德國Mosel河谷僅有7%酒精度的Kabinett Riesling,或如法國布根地看似清淡脆弱的精緻黑皮諾以及薄酒來以Gamay釀成,非常適合年輕早喝的美味紅酒,其實都常有超出想像的驚人耐久潛力,不只是十數年,常常是數十年。這些看似輕易簡單的葡萄酒,大多沒有宏偉的格局,也不以永垂不朽為存在目的,不太需要等待,在年輕時就已適飲,相當貼近人性與日常生活。

DSC08945

和有著偉大企圖與格局的雄偉型珍釀相比,這些酒反能帶給人們更多愉悅的感受,不會剛性強硬地主宰味蕾,不僅更易親近,也常顯得更加樸真,無刻意強求之力,反能有著與自然相合之感,也許,因此蘊含著更多溫柔卻堅定的力量,以生生不息的方式延續永存而非強求剛直的屹立不搖。過去的二十年來,深陷於以理性主義為基底,非常講究古典主義的西方葡萄酒審美觀中,因而帶著許多難以破除的成見,但對葡萄酒的認識越多越深,卻讓我得以欣賞更多樣風格的葡萄酒,也越著迷於酒中的弱滋味與淡、淨、素、雅的價值,特別是在外張的酒風之外見到內斂之美。

丸藤葡萄酒(Rubaiyat)是一家位在日本山梨縣勝沼町的百年老廠,除了釀造帶著清簡禪風的甲州白酒,也以小維多(Petit Verdot)聞名,這個源自波爾多的品種在原產地因個性強烈且不易成熟,常只能少量添加以免破壞波爾多紅酒的優雅。近年來被種植於較溫暖的地區,如西班牙中部,卻常能釀成圓熟飽滿的濃厚型紅酒。但丸藤的莊主大村春夫卻說那樣的成功其實只是假像,我帶著狐疑的眼神品嚐由他在潮濕寒冷的勝沼所釀成的2008年Petit Verdot,但很快地,我的眼中充滿了景仰與讚賞,那是我未曾喝過,屬於輕量級,卻極為優雅精巧的小維多。再一次,在葡萄酒最邊陲之地,讓我又輕易地打破頑固的成見,見到弱滋味的驚人美貌。

DSC08958

Yus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