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十多年來,拜訪過為數上千的酒莊主和釀酒師,酒如其人常是一解心中疑惑的最後結論。雖然葡萄園的地方風土條件常常影響了葡萄酒的風味,但人,常常也是葡萄酒的中心,從其釀製的酒中,有意無意地透露了一些釀酒者的個性與自我。即使是在最講究葡萄園自然條件的布根地也是如此,因為酒莊較小,酒裡更常能留下莊主的生命刻痕。

a1

例如從38年前接手釀造全球第一名園Romanée-Conti至今的Aubert de Villaine便是典型的例子,雖然他一向謙遜地以葡萄園的守護者自居,但從他所釀造的酒中,仍常能嗅聞出布根地最讓人著迷的,因人與土地相合才得以成就的自然美貌。

位在布根地Vosne-Romanée村內的特級園Romanée-Conti,是布根地最知名的傳奇歷史名園之一,1760年曾由康地王子(Prince Conti)以比鄰近名園高出十倍的價格買下,成為王子自用的葡萄酒。原稱為La Romanée,後加上王子的名號而成為現在的名字。面積僅一點八公頃,產量稀少,僅三千至九千瓶,讓此園所產的黑皮諾成為全球最昂價的葡萄酒,收藏者多,但真的開瓶喝過的人反而較少,也就更添傳奇。擁有這片珍稀名園的,是常被酒迷膩稱為DRC的Domaine de la Romanée-Conti酒莊,負責管理的,正是Aubert de Villaine,他的家族擁有這家布根地第一名莊一半的股權。除了Romanée-Conti,DRC還有其他八片珍貴的布根地特級園,其中包括另一片也一樣是由酒莊獨佔的特級園La Tâche,跟Romanée-Conti一樣,都是全球葡萄酒迷最想喝一口,卻又常不可得的珍稀葡萄酒。

a2

DRC就位在Vosne-Romanée村內的小巷內,外表低調樸素,即使以一般村舍的標準來看都顯得有些簡陋。在村內還有一處釀酒窖跟一處培養酒窖,都頗具歷史,前者為康地王子在1760年買下Romanée-Conti園之後特別在村內興建的釀酒窖La Goillotte,後者是12世紀時St. Vivant de Vergy修院在村內的釀酒中心。雖然出身顯赫,但外表卻一派平實,這也許是大部份布根地名莊的作風,總保留著一份葡萄農的生命基底,但低調樸實更是Aubert de Villaine一貫的行事風格。除了代表家族管理DRC,他自己也擁有一家位在荒僻的Bouzeron小村內的小酒莊,除了做為住所,也釀造價格相當平實,常不及Romanée-Conti五百分之一的Aligoté白酒。即使有如此巨大的價格差距,但兩家酒莊的產量與用心卻沒有太大的差別。

當波爾多的知名城堡酒莊主經常因高昂的酒價招來貪婪的惡名時,DRC更加昂貴的價格卻仍能贏得酒商與媒體的敬重,其差別處就在於對價格炒作的態度。身為最稀有與昂價的葡萄酒雖然很難避開投機客的哄抬,但Aubert de Villaine還是努力地將酒賣給最能將酒賣到愛酒者手上的經銷商或餐廳,而不是出得起最高價的人。這常讓一些法國餐廳可以供應比市價還便宜的Romanée-Conti,因為唯有在那裡,Aubert才能確保酒是真的被開瓶享用而不是淪為在拍賣場間不斷被轉賣的賺錢工具。

a3

雖然DRC現在負責實際釀造工作的是酒窖總管Bernard Noblet,但是,Aubert de Villaine才是真的讓我覺得酒如其人的人。他的個性嚴謹小心,非常細心地管理葡萄園,一切都是井然有序,組織嚴密,這在布根地的名莊間並不常見,至少,在我採訪過的兩百多位布根地酒莊主中,他是態度最為謹慎的一位。在布根地,同一家酒莊的葡萄園大多分散各園,必須分開釀造,再小的酒莊每年也常產十多款不同村莊與葡萄園的酒,即使是名莊也難款款俱佳,但Aubert de Villaine卻是每一園都不容錯失。DRC各園的紅酒雖然自有特性,但整體酒風卻都有相當嚴謹的結構,厚實有力,常有多層次的變化,相當耐喝,而且常需要較長的時間才能顯露其潛力。很經典,但酒中也較少見輕鬆隨意的飄逸風格。

不過,這並不意味著DRC是一家保守頑固的酒莊,幾十年來Aubert de Villaine亦在葡萄園與酒窖裡做了無數的創新研究與大膽試驗,只是,在決定改變之前,必須有足夠的證明佐證。例如Aubert de Villaine在2008年決定讓DRC全面採行生物動力種植法(又稱自然動力法)來耕作酒莊所屬的,全世界最珍貴的葡萄園。這個轉變確實震驚了葡萄酒世界,因為生物動力種植法是一種完全無法用科學理性理解的農法,有許多原理甚至是建基在占星術的理念之上,其適用性頗具爭議。做為一理性主義的支持者,Aubert de Villaine的選擇確實改變許多人的看法。

a5

從1980年代開始,DRC就已經採行有機種植,不再使用化學農藥,同時逐步試驗生物動力種植法中各式看似怪異且無稽的製劑,建基在過去二十多年的實際經驗,他說透過這些也許無法完全以科學證明,但實際有效的生物動力法配方,加強了葡萄樹防衛自己的能力,以補有機農法的不足。不同於其他採用此農法的酒莊因相信理念而採行,de Villaine卻是用二十年的實驗,以理性的方式接受不可知的神秘力量。採用這樣的農法之後,Aubert de Villaine甚至更需無時無刻地注意觀察葡萄園內的變化才能及時做出回應以避免損害,而他也以此當成是生物動力法的優點,雖然因此葡萄園的照料必須更加費心,也多增更多的風險。

曾經採訪過三次Aubert de Villaine,但更常在葡萄園間遇見他,也聽過五、六回他對布根地金丘葡萄園成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所認可的世界文化遺產的演說。雖然口才便給,但他的嚴謹正直與低調謙遜總是讓他得到更多的尊重與掌聲。很難想像,還有誰比他更適合擔任最閃耀葡萄園的守護者。


a6

Wine List
1, 法國, 布根地, Romanée-Conti, Domaine de la Romanée-Conti, 2009, Watson’s (亞舍)
產自DRC的獨佔特級園,2009年份讓此園有特別豐厚且結實的風格,將會是傳頌數十年的傳奇。

2, 法國, 布根地, Montrachet, Domaine de la Romanée-Conti, 2009, Watson’s (亞舍)
DRC唯一上市的白酒,也是布根地白酒的第一名園,經常為此園所有酒莊中最晚採收的一家,酒風非常厚實堅固。

3, 法國, 布根地, Bouzeron, Aubert et Pamela de Villaine, 2009, Watson’s (交響樂)
以Aligoté釀成,均衡且可口,價格平實的美味白酒。由Aubert de Villaine和其外甥共同釀造。

4, 法國, 布根地, Côte Chalonnaise, La Digoine, Aubert et Pamela de Villaine, 2009, Watson’s(交響樂)
產自Bouzeron村內一片朝東山坡的黑皮諾紅酒,精緻且可口,而且價格低廉。

5, 美國加州,Napa Valley, Los Caneros, Chardonnay, HDV, 2009, Watson’s (亞舍)
Aubert de Villaine和姻親Larry Hyde在美國共同合作的酒廠,其Chardonnay白酒有Napa Valley難得的清新滋味。

6, 美國加州, Napa Valley, Los Caneros, Belle Cousine, HDV, 2009, Watson’s (亞舍)
產自Napa谷南邊寒冷氣候區,主以Merlot葡萄混合其他波爾多品種所釀成,頗鮮美多汁,以加州水準來看,甚至相當優雅



a4



Yus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