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只是稍稍從傳統制約中解放出來,那一小分的自由,就為布根地的未來開創了許多非常值得期待的全新可能。

00000Albert Bichot非常深厚有guts的布根地丘

在像布根地這麼講究傳統地方風味的葡萄酒產區,創新其實算不上是一種值得追求的價值,甚至於被認為有礙風土特色的展現,一直是只能做卻不能說的禁忌。但最近因為改名重新出發的 « 布根地丘Coteaux Bourguignon » ,不再只重風土,釀酒師被賦予更多的自由,為布根地帶來前所未有的全新創意。

在2011年之前,布根地丘稱為Bourgogne Grand Ordinaire,是區內等級最低的葡萄酒,名字長又難唸,常簡寫成BGO,翻成中文, 有« 極平凡的布根地酒 »之意,直白地表明了低賤的出身,通常是布根地最低價的葡萄酒。大多是來自種植條件最差的園,而且還可以混調雜果,如在優雅細緻的Pinot Noir紅酒裡混進平凡易飲的Gamay葡萄,或者,在結實豐厚的Chardonnay白酒中添入多酸淡瘦的Aligoté。

000

長年以來,我一直以為BGO應該只是酒商把一些在混調時挑剩的基酒再利用的次級品。說是布根地酒業的垃圾桶也許太刻薄,但大多也就是日常的簡易餐酒,實非布根地的精英滋味。但出乎意外地,改了美麗浪漫的新名後,才剛上市的布根地丘卻因為允許釀酒師自由混調,出現了許多相當迷人的全新酒風,成為今年春季的布根地拜訪行程中最有趣的一部分,共品試了三十餘款。因多是首發年分的酒款,頗有全新驚奇之感,雖是低階平價酒,竟也有許多傑作。但還是有不少作風保守的酒商,如Joseph Drouhin和Louis Latour等,至今仍遲遲未見推出。

以品種的特性來看,Pinot Noir比較適合單獨裝瓶 ,只要添加小比例的其他品種,其均衡優雅的天性就會完全被破壞,但酒風柔和多果香的Gamay卻可能是少數的例外,此次品飲的二十款2013年布根丘紅酒若不是全用Gamay釀製,至少也都混調極高比例。此結果自是意料之中,和布根地丘改革一起並時發生的是將南鄰的Beaujolais納入成為布根地大區的一部分,當地產的Gamay紅酒價格更低,品質卻更佳,混調進布根地丘,自然比BGO更能釀成迷人的紅酒。



在布根地的歷史中,Pinot Noir和Gamay一直是彼此糾纏的兩個品種,Gamay因較易種植且可口易飲,較受葡萄農與大眾的喜愛,優雅精緻的Pinot Noir,則是完美的菁英品味。自14世紀以來,布根地公爵多次嚴禁種植Gamay,使得此品種在布根只能屈就於平原區,但在Beaujolais,卻是種在條件最佳的向陽山坡上,是世界級的絕佳水準,加入一些Pinot Noir當陪襯,在鮮美多汁中,添一點精緻。例如Georges Duboeuf的Clauduis、Jean Loron的Jacques Charlet以及Louis Jadot的紅酒,他們可口的程度讓我忍不住想大口暢飲連喝三杯。

02

Mâcon區也是常被遺忘的Gamay佳良產地,此次有精英酒莊Christophe Cordier以布根地丘之名推出精心釀造,非常精緻迷人的純Gamay紅酒,為Mâcon區的紅酒找到一個新的定位。但我最心愛的布根地丘版本卻仍是有著更多Pinot Noir風味的混調,如Roche de Bellene的Cuvée Terroir和Bouchard P&F的Les Deux Loups都成功地讓Pinot Noir與Gamay對等地互相交融對話,頓時成為我心目中最適合冰涼著喝的夏季紅酒,以及海陸混雜共食的中式餐桌上的完美佐餐酒。

但布根地丘白酒的新意更勝紅酒,例如質地脂腴的Chardonnay因為添加了酒體苗條高挑,果香清新的Aligoté,更加地活潑有力,特別是Louis Jadot的版本,靠大量的Aligoté讓Chardonnay有出其不意的美妙均衡與精緻變化。最具創意的,卻是Pierre Naigeon酒莊的 En Auronne,在Chardonnay中添加了三分之一原本在布根地只能用來釀造紅酒的Pinot Gris,採橡木桶發酵培養,混調成帶有花香,酒體豐潤,質地油滑,非常甜熟且厚實的獨特酒風,滿滿的異國情調滋味。
00

這些原本不太受期待的低階布根地,僅只是稍稍從傳統制約中解放出來,那一小分的自由,就為布根地的未來開創了許多非常值得期待的全新可能。
011

0000



Yus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