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簡單自然地讓葡萄健康地留在樹上,等甜度夠了,在十月或十一月採,有時會晚到十二月,甚至隔年一月。這其實違反常理,因葡萄成熟後就會自然落果,居宏頌可以釀成如此均衡的甜酒,靠的是一種稱為小蒙仙Petit Manseng的白葡萄。


自1990年代至今,居宏頌Jurançon就一直是我最喜愛的甜白酒,那是一種用延遲採收的葡萄所釀成的迷人甜酒,大多是中等甜度,有非常活潑帶勁的高酸味,多熱帶水果與糖漬果乾酒香,有時還有奇特的白松露香氣,甜卻不膩,可以隨時喝上一、兩杯,甚至可當讓人胃口大開的餐前酒。其耐久潛力亦相當驚人,傳奇酒莊Clos Joliette可上朔到1928年的陳年珍釀,便是明證。

因非在必經之路,二十年來卻是第一次造訪位在庇里牛斯山腳下的居宏頌,也才真的認清其難得之處。釀造頂級甜酒多採用貴腐葡萄,也有用日曬、風乾或結凍的葡萄製成,不然,就只能用加烈法了。但居宏頌只是簡單自然地讓葡萄健康地留在樹上,等甜度夠了,在十月或十一月採,有時會晚到十二月,如Clos Thou酒莊的Supréme,甚至也有到隔年一月採收的例子,如名莊Cauhapé約每十年才釀造一回的Folie de Janvier。但這其實違反常理,因為葡萄成熟之後就會自然落果,酸味也會跟著消失不見,居宏頌可以釀成如此均衡的甜酒,除了自然條件,靠的是一種稱為小蒙仙(Petit Manseng)的白葡萄。

很少見到個性如此極端的品種,早發芽卻相當晚熟;果串大,果粒卻又超小;皮非常厚,果汁卻少;甜度極高,但酸度更高。彷彿是針對氣候潮濕溫暖的法國西南部山區所設計的完美品種,不易染病,也不輕易落果,再晚收也總能維持高酸,即使在極端艱難的年分,如2013年,都能釀成美味可口的甜酒。甚至因為太酸,連鳥都不想吃,少有鳥害的問題。


在市場越來越重干白而輕甜白的年代,居宏頌不帶甜味的白酒Jurançon Sec越來越受歡迎,小蒙仙逐漸讓位給原本較不受重視的大蒙仙*,因其又甜又酸的天性若釀成干白酒,酒精度常會飆過15%,缺乏甜味的均衡,酸味顯得尖銳,難以入口。這又印證了太完美,往往造就不完美的邏輯,也讓我開始擔心這延續五個世紀的美味甜酒會越來越難尋了。



大蒙仙Gros Manseng*

由小蒙仙所衍生的後代品種,雖有類似的個性,但果粒較大,甜味跟酸味都比較低一點,也常多一些葡萄柚的清新香氣。常跟小蒙仙一起混合釀成較清爽型的甜酒,但更常釀成香氣奔放,口感堅實多酸的干白酒。



Yus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