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5208.jpg


許多1961、62、64、66和69的布根地紅酒,現在都還頗為健壯。但是,封瓶的軟木塞卻會逐漸失去彈性,甚至分解崩壞。碰上這些酒要安全地將軟木塞從瓶口取出,不讓這些分解的木塞屑掉進酒裡,並非輕而易舉的事。

DSC05198.jpg
年過四十之後,發現原來買一瓶葡萄酒,存放了十多年,等酒成熟了再開瓶來喝,已經不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至少,搭在院子鐵皮屋裡的酒窖從幾年前開始,已經陸續有一些這樣的葡萄酒了。台灣從1997年的第一波紅酒熱算起,至今已經12年。那時大量湧入台灣的1994和1995年份波爾多列級酒莊紅酒,如果有適宜的地方好好善待保存,現在應該正是精彩好喝的時候了。

不過,在葡萄酒的世界中,十年的時間刻度還不算是漫長,再推遠一些到二十,三十年或四十年也許才稱得上是陳年吧!現在年紀確實有點大了,但也還不至於老到有存了四十年的酒可喝的程度,不過,買瓶已經陳放三、四十年的老酒,在歐洲倒也不是特別難,在許多城市的拍賣場上,許多老酒常常被當舊貨一般賣出。只要不是名園名莊,價格大多非常低廉。我的意思是,三、四十年的酒比剛上市的常常要便宜許多。例如,1978年份,產自法國隆河北部的Domaine de Thalabert,上個月喝起來仍相當健壯,而且神似世紀珍釀,同年份的Hermitage La Chapelle。去年我用36歐元標得兩瓶,一瓶只要18歐元,2005年份的同款酒在巴黎每瓶要價現在是27歐元。至於1978的Hermitage La Chapelle,現在大概值1200歐元吧!舊貨和古董的價格確實不一樣。

DSC05205.jpg
脆弱不堪的葡萄酒確實很多,一瓶壞掉的酒再便宜都不值得花錢買。不過,確實也有許多葡萄酒比我們想像的還要耐久,例如一些看似很嬌貴的布根地黑皮諾紅酒,陳年四十多年有時還可以很迷人,許多1961、62、64、66和69的布根地紅酒,現在都還頗為健壯。但是,封瓶的軟木塞卻會逐漸失去彈性,甚至分解崩壞,不見得每個都可以經得起四十多年的浸泡。碰上這些酒,開瓶就變得很刺激,一來不知酒是否還健在,二來,要安全地將軟木塞從瓶口取出,不讓這些分解的木塞屑掉進酒裡,並非輕而易舉的事。

葡萄酒開瓶器發展了數百年,演化出難以數計的類型,但是,除了由德國人發明的Ah-So開瓶器,其他的都離不開以螺旋錐刺穿軟木塞再拔出的方式。Ah-So以兩個一長一短的鐵片將軟木塞夾出來的奇特開瓶法,最適合用來應付老酒一穿即碎的脆弱木塞。兩支鐵片分別從軟木塞和酒瓶瓶壁內側的縫隙插入,左右搖動握柄就能讓鐵片深入瓶中,完全夾住軟木塞。然後一手握住酒瓶,一手旋轉Ah-So開瓶器並往上拉就能完全不損害木塞,緩緩地將其夾拉出來。

Ah-So開瓶器並非只有這項優點,在英國,將其稱為飲膳總管之友(Butler's Friend),因為貪喝好酒的管家可以此法開瓶,偷喝完瓶中好酒之後,裝入廉價劣酒充數,再以毫髮未傷的原始木塞重新封瓶矇混。總之,要偷喝年輕好酒或享受陳年老酒,全都可以靠這一支。
DSC05211.jpg

    全站熱搜

    Yus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