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7931.jpg


在Nuits St. Georges的好處是離夜丘區的酒村都相當近,但是,到Meursault或甚至更遠的Rully和Givry車程都超過40分鐘以上,來回一趟要一個多小時。一天拜訪三到四家酒莊最理想的情況是都能集中在同一區,不過,大部份的時候都事與願違,例如前天,一早趕到Rully,11:00前趕回Nuits St. George,下午下去Meursault,接著在Pommard然後再上到Vosne-Romanée最後回到Nuits St. Georges。

DSC07898.jpg
今天的行程就相當完美,三家酒莊全部都在Geverey-Chambertin。因為不用趕路,可以有更多的時間試酒和討論問題。Domaine Fourrier是Geverey村裡我最欣賞的酒莊。酒的風格非常細緻優雅,也很精確表現葡萄園的特色。不過,他們的酒全部用蠟封,實在有些不方便。用蠟封的酒如Leroy或Raveneau常會有漏酒的問題,Fourrier卻似乎比較少見。我到的時候Jean-Marie Fourrier的爸媽正在為2008年份的Champeaux進行蠟封,剛好順便跟他請教。

IMG_2357.jpg
他說有三項前提,木塞跟酒面間需有超過0.3公分的空隙,裝瓶時溫度不能低於15℃,另外最重要的關鍵是要選添加松脂,具有彈性的蠟。他說,最後這一項還有一個好處,是開瓶時不需要將臘打碎,直接將開瓶器旋進去就可拉開。我總算知道我之前做過的傻事了。不過Jean-Marie保證在新的標籤上會提醒不用把臘割開,直接開即可。

在參觀專產白酒的酒莊時,也許膽小不敢惹事生非,一直壓抑不敢直接問1990年代布根地白酒過度早熟氧化的問題。不過,還是有一些酒莊願意談一下,但都沒有像Jean-Marie這麼興奮大談40分鐘,還在我的筆記本上畫圖解說。Fourrier除了Bourgogne AC白酒,全產紅酒,也許是原因之一,不過Jean-Marie說,如果這個他認為是因為軟木塞消毒方式改變而有的問題出現在白酒,也一樣會對紅酒產生影響。

DSC07926.jpg
Tortochot之前比較常喝到他們頗多澀的Clos de Vougeot,不過Gevrey-Chambertin這邊的酒釀得細緻許多。即使不用趕路,最後到Claude Dugat還是遲到30分鐘。Claude的兒子Bertrand以及兩個女兒一起耕作6公頃的葡萄園,看得出他們一家人都很喜歡勞動,即使是明星酒莊,家人一樣下田剪枝,Bertrand還負責養馬犛田。Claude說,為了訓練三個小孩,他強迫他們另外經營La Gibryotte酒商的事業,不過,目前酒商的部份只買成酒,而不是買葡萄自釀。

DSC07938.jpg
跟所有Gevrey村內的grands crus相比,只有2.7公頃Griotte-Chambertin向來生產非常細緻風格的黑皮諾紅酒,除了Joseph Drouhin、Fourrier和Ponsot,甚至連René Leclerc都有非常絲滑的單寧質地。但Claude Dugat的Griotte似乎更加鮮嫩柔美一些,喝起來很有幸福感。讓之後試的Chapelle Chambertin顯得粗獷堅澀。Claude也不知為何會有此風格,他們的Griotte甚至是朝北邊傾斜,跟Joseph Drouhin 朝南的Griotte相對。


IMG_2392.jpg

    全站熱搜

    Yus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