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種非常粗獷風味的品種,經常帶著動物毛皮的氣味,除了優雅一些的牛皮沙發香氣,更常有的是像有一點霉壞了的貂皮大衣。幾乎是所有品種中最晚熟的,常在10月之後採收,如果在冬季到來之前無法完全成熟,釀成的酒會非常的澀,在年輕時,單寧甚至會有一點咬口,但也因此非常適合過於乾熱的環境,可釀成非常濃厚的紅酒。這是我在法國所認識的慕維得爾(Mouvèdre)。


(不用寫太多,看這葡萄園景色或許就能想像Jumilla會釀出什麼樣的酒)

雖然在法國南部的許多產區都頗為常見,但主要都是當配角,混合進格納希(Grenache)和希哈(Syrah)等品種裡,讓酒多一點點粗獷和力道,但加多了,常常要壞了酒的優雅與細膩風味。在普羅旺斯的Bandol產區裡,Domaine Tempier酒莊產的Cabassaou紅酒,採用超過95%慕維得爾釀造,是我喝過法國紅酒中含量最多的,這款頗稀有的名酒喝起來,說實在的,還真有點難以入口,不過,確實也極為特別,就看你對受虐的愛有多深了。

對法國人來說,或甚至絕大多數的葡萄酒產國,慕維得爾是一個法國品種,而且和格納希與希哈共同組成法式的隆河經典混合,在澳洲越來越常見的G.S.M.或S.G.M.指的就是這隆河三劍客所混合成的紅酒。不過,這裡的M並不是Mourvèdre,而是Mataró,澳洲對慕維得爾的別稱,跟巴塞隆納北邊的一個港口同名,Mourvèdre可能從這裡出發被帶往澳洲而留下這樣的名字,這也暗示了這個品種的原產地其實是西班牙,不過要更往南邊一點,一個更炎熱、更乾燥,讓晚熟的慕維得爾可以極輕易就全然成熟,或甚至過熟的地方。

在西班牙東南部靠地中海岸的慕西亞(Murcia)自治區裡,靠近內陸的地區,有一個稱為胡米亞(Jumilla)的葡萄酒產區,3萬公頃的葡萄園種了2萬5千公頃的慕維得爾,極乾燥多陽,年雨量僅280公釐,一望無際的紅土,看起來有如沙漠一般,感覺好像到了美國的亞立桑那州,唯一不同的是這邊的谷地裡種滿了能夠承受乾旱以及40℃高溫的慕維得爾,不過,它在這裡的叫做Monastrelle,也許這才該是它真正的名字。Casa Castillo的酒莊主Jose-Maria Vincente說,我們這裡種這麼多慕維得爾完全因為其他品種很難存活,人工灌溉只是新進的設備,他的葡萄園完全沒有裝設。

在這樣的風景裡,慕維得爾卻長出了跟我們在別處所認識,完全不同的風格,或者應該說,讓我們學到了它的原本面貌(或者說,沒有受到Brettanomyces*污染的Mourvedre)。我喝過的四十多款當地紅酒大多都以慕維得爾為主,其中甚至有不少是採用100%釀成,但幾乎沒有任何一瓶帶著動物毛皮的氣味,更不要說那發黴的皮草味了,相反的,卻大多有著非常迷人的甜熟漿果,有些甚至帶著花香。酒精度大多超過14%,讓口感頗濃厚豐滿,卻不澀口,有著巧克力般的單寧質地。特別是Casa Castillo酒莊以百年老樹釀成的Pie Franco紅酒,更是出乎意料地精巧多變,細緻高雅。

在西班牙的旅途上,我總不停地要懷疑起在法國學到的釀酒學。在此之前,我從沒想過會有這麼一天,會用「高雅」這樣的字詞來形容一瓶100%慕維得爾釀成的紅酒。

Jose-Maria Vincente

    全站熱搜

    Yus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