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熊在今年夏季,無助地載浮載沉於浮冰消融,已無立足之地的北極海。在這個有如全球環保的悲悽歌聲中,我卻聽到德國的黑皮諾(Pinot Noir)紅酒,在英國品醇客雜誌的葡萄酒競賽(The Decanter World Wine Awards)贏得了全球最佳黑皮諾紅酒大獎。他們也許都來自同一個原因,地球的暖化。




不管我們是否願意,隨著寒冷地區的溫度日漸升高,許多過去因為太冷很難種植葡萄的地方也開始可以釀造出可口葡萄酒了。同樣地,一些過去因為溫度低只適合種植白葡萄的地方也開始種植黑葡萄,甚至釀出顏色深,味道頗濃厚的紅酒。我們印象中的寒冷地帶紅酒,不再只是一貫的清淡瘦弱。也能像意外拿到大獎的酒莊Weingut Meyer-Näkel一樣,釀造出非常濃厚的黑皮諾紅酒。

Weingut Meyer-Näkel位在以前西德的首都波昂附近的Ahr產區,這裡比大部份德國的葡萄園還要偏北,但卻是一個僅有五百公頃,生產紅酒的小產區。主要種植在當地稱為Spätburgunder的黑皮諾,德國常見的麗絲玲和Müller-Thurgau白葡萄反而淪為少數。因為天氣不夠溫暖,葡萄很難在正常的環境下成熟,例如北邊的Mosel產區,很少釀出均衡可口的干型(不甜的)白酒,但反而專長於釀造以遲摘的麗絲玲葡萄所釀成的甜白酒。過去,Ahr地區的黑皮諾也常釀成味道頗奇特的遲摘甜紅酒。

為了能有足夠的甜度而遲摘的黑皮諾葡萄,有些還感染貴腐黴菌,即使釀造成不帶甜味的紅酒,也很難保有黑皮諾極迷人的新鮮香氣。但隨著氣溫的升高,葡萄越來越早可以採收,新鮮均衡於是成為可能。這次得獎的Ahr 黑皮諾是氣候條件頗佳的2005年份,而且是產自Dernau村的一片極知名的葡萄園:Pfarrwingert。去年在德國萊茵高舉行的Grosses Gewächs(特級葡萄園)品酒會中,就已經品嚐過這瓶黑皮諾,喝起來確實非常濃厚飽滿,自然的酒精度高達13.5%,帶著櫻桃果醬甜香,是當天品嘗的八款Ahr區黑皮諾紅酒中最接近國際風格的一款,完全沒有北方紅酒的清淡酸瘦,獲得大獎自然不令人意外。

德國的紅酒當然不會是地球暖化後的唯一受益者,加拿大的尼加拉瓜半島是全世界最重要的冰酒產地,但是,現在也生產相當多的干型酒,連需要許多陽光跟溫暖氣候的卡本內-蘇維濃紅酒也能生產。因為氣溫比過去還高,原本過冷只能生產白酒及氣泡酒的地方:如澳洲的塔斯馬尼亞島、智利的Bío Bío谷、阿根廷的Río Negro和英國的威爾斯等地,現在也開始成為紅酒產區。

全球暖化讓更多新的葡萄酒產區成為可能,但更頻繁的乾旱、水患、熱浪也為許多葡萄酒產區帶來災難。在我們也被海水淹沒之前,也許趁機多喝幾口因溫室效應為我們帶來的新口味吧!或許可以忘卻一些正等著我們的灰暗未來。

    全站熱搜

    Yus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