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因為被法國葡萄酒佔去了太多光芒,義大利雖為全球最大產國,但在台灣卻一直都不太稱得上是主流。在吃法國乳酪的時候,大部份的人都會想來一杯法國葡萄酒。但即使現在台北街頭賣義大利吃食的地方已經隨處可見,有多少人會在點外送Pizza時堅持不喝可樂,然後開一瓶清淡可口的Valpolicella紅酒來配呢?




義大利的葡萄酒確實很值得注意,不該白白地被冷落。這絕對不只是因為他們也跟法國一樣釀造出許多世界級的名釀,也不只是義大利也生產許多一瓶抵萬金的珍藏酒讓收藏家們可以拿出來炫耀誇富。義大利葡萄酒中最珍貴的,是那些極具地方風味、極自然可口、只為佐餐而釀、價格極平實或甚至低廉的各地國民酒。

皮蒙(Piemonte)與托斯卡納(Toscana)是義大利最受矚目的兩個葡萄酒產區,最頂級昂價的酒也大多產自這裡,不過,這兩個地方也一樣生產非常大量的國民酒。位處義大利西北的皮蒙,產的葡萄酒有極艱深難懂,極濃厚堅實的Barolo紅酒;也有平易,有時甚至已近流俗,但卻又不減其獨特性的微泡甜白淡酒Moscato d’Asti。這兩種酒應該是葡萄酒世界裡的兩個極端,但卻同樣產自皮蒙,而且兩者都達到一個極至的地步,這就非常難得了。

很少有一個地方頂級酒跟家常酒都極好也極有個性,名酒最多的波爾多,家常酒卻很不迷人;極精英的布根地,便宜的好酒已不得見,香檳的酒商甚至會驕傲地跟你說我們完全不產市價15歐元以下的酒。頂級酒跟家常酒都精彩的地方,肯定是一個尋常百姓都在意飲食,極認真吃喝過日子才能有的境地。但偏偏在義大利,這卻頗為常見,在中部的托斯卡納,在東北邊的Veneto是如此,在西北邊的皮蒙更是箇中典範。

表面上看來,內比歐露(Nebbiolo)葡萄是皮蒙酒業的驕傲,如在Barolo,或如在Barbaresco這幾個最頂尖產地,所有條件最好的葡萄園幾乎都讓給了這個頂尖名種,釀成極酸澀濃重,極堅固耐久的偉大名釀。花幾十歐元幾百歐元買了一瓶,少則十數年,多則數十年的等待,方可一嘗其成熟滋味。



僅管內比歐露如此讓人景仰,但時機未到隨意就開瓶,喝來肯定酸澀不樂。在皮蒙的餐桌上,內比歐露卻常常比不上其他較不知名,較容易種植,較無高貴身價的黑葡萄品種,像爽朗又多果味的巴貝拉(Barbera);喝起來柔和平易的多切托(Dolchetto);需要早喝,極青春可愛的Freisa;或甚至俗麗無身段的Brachetto等等。

這些看起來平凡許多,一樣為皮蒙所獨有的葡萄品種,卻是為北義大利的餐桌帶來日日歡樂,真真實實的平凡珍釀。因為簡單易飲,在家吃tajarin麵,煮agnolotti餃的時候可以來一瓶;到隔鄰的烤pizza店來一壺也無妨;到酒吧,配著小碟火腿臘腸總要喝上幾杯。有這些國民酒在日常的餐桌上陪伴著他們,誰不會相信現在已經漫延到全世界的Slow Food慢食運動,正是從皮蒙小鎮Bra開啟的。

如果下回你也吃義大利麵,除了可樂,不要忘記還有Barbera 和Dolchetto可以選。

全站熱搜

Yus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