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tled-2小.jpg www.yusen.tw


西班牙的迷人之處,常常顯露在沾滿著灰塵,最為世人遺忘的角落裡。在葡萄酒的世界中,西班牙除了接連創造出歐州最前衛新潮的酒風,也保留住了只有時間才能釀成,最老氣過時,卻也最難得珍貴的時光滋味。
11月初的新書...

Untitled-1111s.jpg

西班牙葡萄酒/Los Vinos de España
林裕森著
積木文化出版
編 輯 劉美欽
美術設計 吳雅惠
2009年11月5日初版
272頁;17×23公分(平裝)
ISBN 978-986-6595-29-5
售 價 NT 480元

誠品書店
金石堂書店
博客來


Index.jpg

Aragon.jpg

Rioja.jpg

Alicante.jpg

grape.jpg

map.jpg

Back cover.jpg

" 它像是一把鑰匙,讓我輕易地開啟了進入西班牙美味國度的大門,但這道門似乎不會為每一個人打開。"



自序 葡萄酒裡的西班牙時光



總算,可以為魅惑我多年的西班牙寫一本葡萄酒書。近十年來西班牙葡萄酒業史無前例的新變革讓我找到了一些可以說服自己的理由。我用兩年的時間、四趟共七個多月,車行三萬兩千公里,前往43個DO產區,拜訪兩百多家酒莊的旅行以及重新歸零的積蓄,換來這本向我所愛的西班牙致敬的葡萄酒書。

我總認為,西班牙最迷人之處,常常出現在沾滿最多灰塵,最為世人遺忘的角落裡。葡萄酒的世界也是如此,也許因為被遺忘的時間夠久了,當塵封老舊的西班牙酒業,開始被新的釀酒理念與技術輕抹擦拭後,意外地,卻散發出別處從沒有過的迷人光茫。

101_2311.jpg

擁有多達120萬公頃,全世界最廣闊葡萄園的西班牙,曾經,是葡萄酒世界裡沉睡的巨人。在非常多的產區裡,即使現在看來條件相當優異,包括許多產量極低,種著珍貴老樹的葡萄園,在幾年前卻都還是採用粗放種植,生產廉價即飲的日常餐酒(Vino de Mesa)。釀成的大批成酒,如果不是散裝賣給鄰近的酒吧,就是以酒罐車賣到法國混合成毫無個性的平庸酒款。

因循於懶散粗疏的耕作,以及既有的簡易釀酒技術與設備,長年來因無能力改變而跟不上時代波潮的西班牙產區,卻因此和西歐其他產國間,築起了一條別人無法通過的時光隧道。現在,因怠惰、陳舊與不合時所積累成的時間力量,讓新一代的西班牙釀酒師,可以極輕易地就將這些致命的缺點,瞬間轉化成無人能比能及的,既摩登新潮,卻又深植於在地傳統的獨特風味。

在過去的十年間,西班牙的葡萄酒業像脫胎換骨一般,以超音速般的速度,成為全歐洲最有創意和活力的葡萄酒產國。在Priorat、Toro、Jumilla、Bierzo、Valdeorras、Campo de Boja和Arribes等等這一長串多達數十個的新興產區裡,本地的酒莊,來自法國、美國以及澳洲等各地的釀酒師與投資者,以傳統在地的葡萄品種,老邁低產量的葡萄園,釀造出無數新式前衛,或者說,更符應國際風味的葡萄酒。在西班牙的歷史上,從來不曾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內,從北到南,幾乎遍及全國每一個新舊產區,倏地出現數目如此龐大的全新酒莊,有如重寫歷史般地,釀成數以千計,全新風格的葡萄酒。

短短的十數年之間,西班牙讓世人見識到老邁的歐洲葡萄酒業,也能有如此生氣淋漓的驚人活力。在法國與義大利,也許需要一、兩個世代的時間才能建立一個產區或一家酒莊的名聲,但在西班牙,因有太多現成的百年老樹葡萄園以及別處少有的原生品種,以及相當容易就能釀成投美國酒評家之所好的自然條件,成名常常只是兩三年間的事。許多新銳酒莊連酒廠都還沒蓋好,就已經在租來的酒窖釀出極精彩的酒來。即使連新世界產國都沒有如此旺盛的活力。

很多人稱此為西班牙葡萄酒業的復興運動,這場可能是有史以來全球規模最大的葡萄酒變革,至今都還看不出有止歇的跡象。不僅每年都前仆後繼地出現全新酒莊和酒款,而且每年,也不斷地會有幾乎消失,不為外人所知悉的稀有地方品種被重新發掘出來。在釀造更新潮的葡萄酒風格時,也開始有更多的葡萄酒能夠以現代的技術,精確地表現出當地的地方風味,這讓西班牙的葡萄酒風格不止比以往更多樣,也更獨一無二。

也許,有人會認為現在的西班牙像是一個新世界產國。但不同的是,因為身處最適合葡萄生長的南歐,西班牙有著極為漫長的葡萄酒歷史,葡萄的種植與釀造在千年前就已經廣及全國大部份的土地。更為關鍵的是,西班牙各自治區都有自成一格的多樣生活方式,在巴斯克、加泰隆尼亞、加利西亞和瓦倫西亞甚至還自有獨立的語言與文化。即使是再新穎的西班牙酒,都很難完全自外於這樣的文化底蘊,單單流於世俗與商業。

不過,真正牽引著我,讓我不得不完成這本書的動力,並不是這樣的西班牙。而是那些完全自外於烽火四起的葡萄酒革新風潮,依舊極端守舊,全然蒙塵過時的那一面。在我的心中,這是最能魅惑人心,也最值得珍惜的西班牙瑰寶。在這場葡萄酒業的復興運動中,最值得慶幸的,是仍然有許多珍貴的傳統風味像產自南部安達魯西亞的雪莉酒(Jerez)、馬拉加酒(Málaga)和Montilla-Morilles加烈酒,或如產自東南部瓦倫西亞的Fondillón加烈甜紅酒以及利奧哈(Rioja)老式的Gran Reserva紅酒,都能夠幾近原封不動地被完整的保留了下來。新舊交錯與古今雜陳,也許正是當下西班牙葡萄酒風景中最引人的地方。

雖然這些老式的西班牙酒看似與時代脫節,銷路日漸下滑,價格更是一蹶不振。但這些酒或製法奇特,或需極漫長的時間培養熟成,瓶中似乎還多裝著一些神奇的魔力,除了西班牙,沒有別的地方可以釀出這樣的酒來,特別是,從這些酒中,我找到了西班牙最迷人的,因老式過時才得以顯現的時光滋味。

第一次在法國喝雪莉酒時,我從來沒有料想過我會像現在這般迷戀上精巧細膩的Fino雪莉酒。直到10年前,當我第六次前往西班牙旅行,開始流連安達魯西亞的塔巴斯酒吧,迷上鬥牛和弗朗明哥歌唱之後。Fino雪莉酒才成為我最心愛的西班牙白酒。但是,這同時也是最難讓我身邊的朋友理解,或真心喜愛的葡萄酒。它像是一把鑰匙,讓我輕易地開啟了進入西班牙美味國度的大門,但這道門似乎不是為每一個人打開。這本關於西班牙葡萄酒的新書,讓我第一次不知該如何將書交到讀者的手上,我只能衷心地期盼,透過這本書,這股西班牙的魔力也能發生在你的身上,希望終究有一天,你也會迷戀上雪莉酒。

PICT0322w.jpg

全站熱搜

Yus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