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0


在耶誕假期之前,完成了兩周的梅多克旅行。算是為未來兩年的波爾多新書計畫暖身吧!過去的十多年間,波爾多酒業一再地向全球酒迷們昭示他們的貪婪與勢利,跟大部份的布根地酒迷一樣,我也經常以嘲諷波爾多為樂,除了從中逐利,現在還有多少人是真心地愛他們?但,為了給出版社一個交待,波爾多還是要去。

PC4

上星期五,在下著暴雨的下午去了Pauillac村的Ch. Pontet-Canet,第一次見到Jean-Michel Comme,聊了很久,三個多小時吧!在講究尊貴的梅多克列級酒莊間,他們確實走了一條很不一樣的路。也許,會是波爾多革新的開端,至少,我心中是這樣期盼。

PC1
可以想像嗎?當波爾多左岸的頂級酒不再放入高檔昂貴的橡木桶,而是蛋型桶,會是什麼樣的滋味呢?
Jean-Michel Comme說這是2012年份即將存入的50個由他設計特別訂製的蛋槽第一次在媒體曝光...
裝Cabernet的混了葡萄園裡的礫石,裝Merlot的混了葡萄園底土的石灰岩質

PC2

幾年前,跟Lalou Bize-Leroy談她完全不進行修枝葉(Rognage)的想法時,我的內心其實很矛盾,因為完全否定了葡萄種植學的根基,這次跟Jean-Michel Comme談這件事倒是解除了多年來的疑惑,特別是用在80公頃有穩定產量的葡萄園上,除了自然動力法,也加了許多植物學上的佐證。雖然他說如果早一點認識Leroy他就可以不用自己摸索那麼久,不過,他的理解應該可以影響更多人重新檢視現代葡萄種植法的價值。

PC3

    全站熱搜

    Yus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