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的葡萄酒
Decanter Magazine Aug./Sep. 2007.



在炎炎夏日,葡萄酒只能是冷氣房裡的飲料嗎?


在攝氏33度的高溫下喝西班牙Toro產區口味濃厚,酒精高達15%的頂級紅酒,跟在炙熱的夏天圍著一桌人吃麻辣鍋一樣不對時令。要能吃喝得爽快,最需要的,真的是一台高噸位的冷氣。但是,最明智,也更環保減碳的方法,也許是將這些既濃厚又高酒精的紅酒全收進酒窖裡,在秋天到來之前,先喝些清涼止渴的夏季葡萄酒吧!是的,清涼止渴,一個葡萄酒世界裡被遺忘許久的美味價值,在我們這個越來越熱的地球上,也許釀酒師和葡萄酒商們該開始認真地思考與回應這樣的問題。到處是秋冬季的濃厚紅酒,請給我清涼一點的葡萄酒吧!


在我的經驗裡,沒有其他的葡萄酒比來自摩塞爾河(Mosel)的麗絲玲(Riesling)白酒更消暑了。不過,請不要誤會了,我說的不是昂貴稀有超級濃縮的TBA也不是貴腐葡萄釀成的Auselese,而是最普通常見,價格也非常平實的Kabinette。撲鼻的花果香氣帶著冷靜的礦石與青檸檬,很低的酒精濃度,微微的可口甜味,配上讓口水滴流不停的強勁酸味,無需空調冷氣,在夏天裡冰涼冰涼地喝上一杯,最是暢快消暑,清爽無比,喝上一口之後,就很難不再多喝上幾杯。像現在這麼熱的時節,這是最值得在冰箱裡多冰上幾瓶的葡萄酒,而絕不是滿櫃的頂級紅酒。


除了德式的Riesling,不帶甜份,沒有太多橡木桶味,清爽多酸,年輕新鮮的干白酒也一樣是夏季首選。從羅亞爾河Sancerre到紐西蘭馬爾堡(Marlborough)的白蘇維濃(Sauvignon Blanc);從阿爾薩斯(Alsace)到澳洲Clare Valley的Riesling;布根地的夏布利(Chablis)、義大利北部的灰皮諾(Pinot Griggio)、西班牙加利西亞(Galicia)的Rias Baixas、奧地利的Grüner Veltiner甚至,來自火熱的安達魯西亞,卻非常精巧細緻的Manzanilla雪莉酒。這些,都是會讓我期盼夏天趕快到來的迷人夏季白酒。


當然,並非只有白酒才清涼消暑,粉紅酒和氣泡酒也都是夏日首選。最近幾年不甜的粉紅酒在世界各地流行起來之後,國際市場上粉紅酒可以選擇的種類突然變多了許多。除了少數生產較多粉紅酒的產區像普羅旺斯和隆河谷的Tavel之外,現在連原本不屑生產粉紅酒的產區和酒莊也都開始推出上市了,其中還包括了許多波爾多的頂級酒莊,可見市場的需求確實很大。比較無奈的是,現在台灣市場上的粉紅酒還是依然寥寥無幾。



超乎想像的,適合夏天喝的紅酒其實也一樣相當多,只是,它們大部份都稱不上頂級,至少,在價格上都不是。頂尖的紅酒比較不消暑的原因除了常常濃厚又多酒精外,更重要的是頂級紅酒為了講究口感結構,又必須要能夠耐久存,通常都會含有較多的單寧,而當酒的溫度太低時,單寧就會變得更澀更難以入口,讓頂級的紅酒失去均衡。雖說無論哪一類的紅酒,適飲的溫度都不該超過20℃,這樣的溫度在夏天喝起來已經微微地覺著有一點涼了,但是,真正適合夏天冰涼著喝的紅酒卻是可以再冰一點的那種,要能降到12℃,甚至直接從冰箱裡拿出來,都一樣可以非常柔和順口,而且酒香要奔放到連在低溫下品嚐,都一樣能清心怡人,不會完全封閉起來。


這樣的紅酒單寧都非常少,才得以在冰涼之中也不會顯得過於乾瘦粗澀,因此,也就較不耐久,最好趁著新鮮可愛的青春滋味,早早品嚐,裝瓶後過了五、六年之後通常都要過了最佳的時候了。這樣的紅酒,最具代表的應該是許多葡萄酒行家不太瞧得起的薄酒來(Beaujolais)。果粒大,皮薄多汁的加美(Gamay)除了少數的例外,原本就很難釀出高雅的頂尖紅酒,但要釀成這般鮮嫩多汁,順口易飲的夏日紅酒,卻是易如反掌,如果以10℃的溫度為標準來品嚐,大概很少有卡本內-蘇維濃釀成的紅酒可與相比。要喝加美釀成的薄酒來實在不太需要搶著在年底喝新酒,一般的Beaujolais和Beaujolais Village等正常上市再喝,其實更協調順口,也省掉了趕著空運上市,對金錢與環境的負擔。即使是薄酒來特級村莊(Crus du Beaujolais)裡單寧少一些的像Saint Amour、Fleurie和Chiroubles等等,也常有非常柔和的質地,冰涼著喝也一樣非常可口。


義大利北部也是這類紅酒的大本營,除了Brachetto和Freisa釀成的極可愛微泡紅酒,皮蒙(Piemonte)的Barbera是我心目中的夏日紅酒首選,雖然Barbera現在也常釀成頂級型的精彩紅酒,但是,同時卻有更多帶著明亮酸味,柔滑可口的家常版Barbera。無需太多猶豫,只要是夠便宜的Barbera,都可以冰涼了來喝。一樣產自皮蒙的Dolchetto少單寧多果味,不僅和Barbera比鄰種植,也一樣可以做為非常可口的夏天葡萄酒。再往東邊一些,Bardolino和Valpolicella更是國際葡萄酒市場上這一類葡萄酒的大宗。


單寧質地如絲般滑細的黑皮諾(Pinot Noir)有時也可以冰涼了再喝,不過,是類似像Sancerre或Alsace紅酒這些清淡型的黑皮諾紅酒。有些紐西蘭馬爾堡的黑皮諾雖然稍濃一些,但是果香奔放,口感非常柔和,幾無澀味,冰著喝其實也無妨。羅亞爾河產的紅酒,除了Sancerre的紅酒之外,中游Touraine地區的Gamay紅酒以及用卡本內-弗朗(Cabernet Franc)釀成的紅酒也有許多非常適合夏天喝。也許,卡本內-弗朗的粉絲太少,或者因為不夠高檔也不夠貴吧!羅亞爾河紅酒在台灣一直不是很受注意。卡本內-弗朗在大部份的地區都一直當卡本內-蘇維濃或是梅洛(Merlot)的陪襯角色,在羅亞爾河的幾個產區像Chinon、Bourgeuil、Anjou Villages和Saumur-Champigny等等,因為氣候比波爾多冷一些,卡本內-弗朗表現了它輕巧柔和的一面,有絲般質地的單寧,在花與果香之外帶著礦石與鉛筆心的氣味,相當高雅有個性,同時又很平易近人。


盛夏已至,夏日的酒該要上桌了吧!

    全站熱搜

    Yus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