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布帆軟枝楊桃


真的需要親自嚐一口十月盛產,全然成熟的白布帆軟枝楊桃,才能知道這地球上最美味的楊桃是什麼樣的滋味。那薄細如絲的金黃果皮,像上了臘一般閃閃發亮,輕咬一口,果皮就頓時并開,噴流出香甜的楊桃汁液,帶著優雅香氣的果肉滑細柔軟,在口中逐漸化開成甜熟,卻還帶著微酸的美味漿液。如此地細緻,如此地多汁,逼人不得不要為楊桃的美味重新定義,驚嘆一聲「原來,楊桃可以這樣好吃!」


是上天巧心安排的自然環境,加上白布帆客家果農的堅持精神才孕育出了這個全台灣,甚至全世界,最獨特,也最是美味的頂級楊桃產區。這樣難得珍貴的美味,價格卻又是如此的低廉,跟白布帆的農家直接購買,一斤只要20元,我常想,一顆這樣好吃的楊桃,價格還及不上便利商店裡的一瓶礦泉水,台灣最便宜,美味指數最高的人間珍果應該非此莫屬了。


只是,這樣精巧細緻的頂尖美味,因為不耐運送和久存,很少出現在批貨市場與水果攤商。台灣水果市場重外貌,白布帆的軟枝楊桃雖然好吃,但是果形較小,顏色也不比橙紅的馬來西亞種楊桃,在市場上卻不見得受歡迎,至今唯有識貨的熟客透過直接跟果農訂購,得以獨享到如此平價的難得珍果。


上天巧心安排的自然條件

每年的夏季夜晚,近九點的時候,苗栗縣卓蘭鎮最東緣的白布帆,總會颳起陣陣的風,一直吹到天明才會停歇。這是當地居民口中的東風,遠自三千八百公尺的雪山頂吹來,沿著大安溪上游曲折灣繞的河谷一路往山下,在穿過大克山和觀音山間的狹窄山口後,直直地吹進了白布帆這個彷如遺世獨立的客家村落。


楊桃其實是相當怕風的熱帶及亞熱帶果樹,特別是又乾又熱的風,常為楊桃樹帶來落花、落果和葉枯轉黃的災害,但白布帆吹的東風既濕且冷,不僅不會影響楊桃樹的生長,而且讓白布帆在夏夜溫度陡降,加大的日夜溫差,使得這裡出產的楊桃果皮上附著厚厚的天然果蠟,經常閃著銀白色的美麗亮光。涼爽低溫的氣候也讓本地楊桃的成熟速度比別地來得緩慢,但結成的果實卻份外地香甜,也多一份酸味,吃起來尤其柔軟多汁。


就是白布帆大安溪右岸河堤與山間這一灣數十公頃的土地,配合雪山來的風和大安溪沖刷堆積的砂質壤土,在客家勤奮的果農手裡,一起孕育出這般美味的楊桃。因為河谷乍然開闊,過了白布帆,風力就逐漸分散了,同是卓蘭鎮,下游數公里外的東盛和內灣也同樣以產楊桃聞名,但是東風不及,那邊的楊桃雖然已經非常柔細與多汁,但仍然不比白布帆。


白布帆其實已經是楊桃種植的極限地帶,再往山區楊桃就會有寒害的威脅,在白布帆從開花到採收至少需要80天以上,一樣是在卓蘭鎮內,鎮西的豐田村因為海拔較低,較少受東風的影響,楊桃成熟的速度要早上10天以上。白布帆因為生長期最長,滋味也特別好。


卓蘭鎮的內灣、食水坑和東盛等地開發較早,有四十多年的楊桃種植史,但最著名的白布帆種植楊桃的歷史卻不長,在民國七十年時才有劉村秀先生開始在村內試種,因為品質特出,村內原有的水稻田很快地就轉種楊桃。現在全白布帆的楊桃種植面積約20公頃,有27戶果農種植楊桃,幾乎全村每戶都有種植。白布帆種植的楊桃主要為二林軟枝與馬來西亞種,而其中真正最最美味的,是二林軟枝楊桃,細軟的質地與細緻的香氣絕非馬來種可比,而且微帶酸味,口感均衡可口。


多重威脅下的台灣珍果

台灣有大半以上的國土位在北回歸線以北,已是種植楊桃的極北地帶,但是卻也因此有像卓蘭白布帆這樣的地方,可以讓楊桃緩慢生長,結成品質特別優異的楊桃果實來。我們何其有幸地生活在台灣島上,可以如此輕易地品嚐到這般甜美細緻,全球獨有的極品楊桃。但是前兩年媒體針對吃楊桃致死的新聞誇大與斷章取義的報導,讓不少民眾誤信楊桃有害健康,也讓台灣的楊桃產業遭受了致命的傷害,經年低迷不振的買氣和價格讓許多果農紛紛改種其他果樹,珍貴的楊桃園日漸荒廢消失。


不僅如此,夾在山河之間的白布帆更歷經了九二一大地震與桃芝颱風所帶來的嚴酷災害,除了摧毀村內的許多房舍,土石流也淹沒了不少珍貴的楊桃園。不過,白布帆的楊桃並不會因此而消失,近年來卓蘭地區許多楊桃園都已改種巨峰葡萄,白布帆因為氣候潮濕,不適合種植,大部份的果農還是認真地以楊桃為主業,只是楊桃價格低,果農在農閒時還必須要到外地兼差工作才能維持家計,就這樣,白布帆的果農們用客家人的硬頸精神,繼續堅守這一片有如上天巧心安排的楊桃樂土,用他們所種成的楊桃果實,延續傳遞土地最是精華的美味訊息。

(原刊載於時報周刊)

全站熱搜

Yus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