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成年請勿飲酒~

目前分類:New Zealand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sssPICT4931.jpg


Jacques Lardière是布根地酒商Louis Jadot的釀酒師,已經釀造了超過四十個年份的布根地葡萄酒。他的釀酒手法相當獨特,標誌了Louis Jadot的強硬風格。2007年到威靈頓參加黑皮諾研討會時,他也受邀與會,一連五天品嚐數百款紐西蘭各區的黑皮諾後,我私下問他的感想,他直接指出2005年份Escarpement酒莊的Kupe跟Craggy Range酒莊的Te Muna Road是他幾天來喝到最有深度和變化的兩瓶酒。我提醒他這樣的選擇很湊巧,全都來自馬丁堡(Martinborough),而且同位在Te Muna路上,兩家酒莊的葡萄園甚至南北相鄰,僅隔數公尺之遙。

Yus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sss河階沙礫.jpg


黏土與砂子
Clive輕嘆了一口氣說:「我們這裡的黏土跟你說的並不相同,Ata Rangi是不會將黑皮諾種到黏土地上的,也許勉強可種些白蘇維濃吧!」

Yus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ssIMG_7976.jpg


陽光與酒精
... 這幾款都很神似布根地風味,我的意思並非在紐西蘭探尋布根地,而是在黑皮諾的地圖上,相較於南島的中部奧塔哥,馬丁堡的黑皮諾似乎離兩萬公里外的布根地近一些。

Yus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ssIMG_8032.jpg


黑皮諾陰影裡的美味希哈
在馬丁堡,希哈卻比黑皮諾還難照料,生產成本更高,但想買的人並不多。即使受到許多好評,在過去四年來,種植的面積卻完全沒有增加。

Yus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ssDSC00345.jpg


Te Muna Road
布根地人也許可以為祖傳的千年歷史葡萄園感到自豪,但Larry跟馬丁堡的酒莊們卻是隻手創造了像Kupe這樣珍貴的黑皮諾葡萄園,他們,也許更值得黑皮諾酒迷的敬佩與景仰。

Yus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PICT4092.jpg


處偏遠,需舟車勞頓方能到達,是許多酒鄉之旅的困難處,但是,路途顛簸之間,卻常自顯情調,樂趣橫生。不過,近在咫尺,恣意可達的酒莊也不應隨意忽略,當然,我指的不是彰化二林或是宜蘭員山,而是就直接蓋在奧克蘭國際機場邊的Villa Maria酒莊,一家可以臨上機之前,喝上一杯再上路的紐西蘭名廠。

Yus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世界邊陲的葡萄酒鄉Marlborough


黑皮諾(Pinot Noir)是我最心愛的葡萄品種,原產自法國布根地(Bourgogne),它不是以濃重與強勁取勝,而是以細膩的質感與靈巧的變化見長,是全球公認最優雅的品種。但是黑皮諾脆弱多病,對環境非常挑剔,一離開布根地就很難種植成功,許多人即使付出再多的努力卻只能釀出平庸的黑皮諾,最後也只能前功盡棄。因為太難了,被稱為是「傷心葡萄」。也許,越得不到的,永遠是最想要的,現在,全世界最昂貴的的葡萄酒不是頂級的波爾多,而是來自布根地,以百分之百的黑皮諾所釀成的Romanée-Conti,一瓶的價格已經夠買一輛1100cc的小車。


當全球各地的黑皮諾迷前仆後繼地付出慘痛代價時,紐西蘭卻突然之間,有如自然天成般地釀出了讓人驚嘆的黑皮諾紅酒來,南半球夏季的豔陽配上紐西蘭特別涼爽的氣候以及非常長的生長季,這些特殊的條件讓南島與北島南端的葡萄農無需付出太多錐心泣血的苦,就能釀造出精巧清麗的黑皮諾,同時有著乾淨純美的奔放果香與讓人口水直流的爽朗酸味。每回當我喝到紐西蘭這般迷人的黑皮諾紅酒時,從杯中似乎總響起召喚的聲音,催促著我要前去探訪如此讓人豔羨的黑皮諾樂土。


2007年初,在北半球的嚴冬,紐西蘭的盛夏,趁著參加每隔三年才舉辦一次的Pinot Noir品酒會,安排了兩星期,橫跨南北島五個產區的酒鄉之旅。這一趟旅行比預期還要多出許多的驚喜,迷人的酒和美食遠超出想像。這些有如自紐西蘭秀麗的山水中發根長出來的美味,從純淨樸實中體現了人與自然之間最珍貴的聯結,滿溢著特屬於紐西蘭的紐式滋味。


過去的紐西蘭,承繼了太多英國人的壞品味,在美食的地圖上一直暗淡無光;以糖霜蛋白水果塔(pavlova)以及毛利人的蕨根與Kumara甜薯做為美食圖騰並沒有太多令人驕傲的美食史。跟隨著葡萄酒業的高速發展,紐西蘭的美食因子才跟著受到萌發,許多食材被培養出來,烹調成在簡單自然裡有著迷人的豐富滋味!在葡萄酒業與酒鄉居民的努力下,紐西蘭酒鄉以著超音速般的速度被打造成美食與美酒的味覺新樂土,有著壯闊的葡萄園美景、新鮮自然的的美味食物以及親切和善,帶著樂活精神的葡萄農與釀酒師。


除了黑皮諾,香氣奔放多酸的白蘇維濃(Sauvignon Blanc)更是紐西蘭的招牌,在全世界葡萄酒的版圖上,它們有如飆進葡萄酒主流中的奇花異草,充滿驚人的暴發力,不僅迅速晉身世界級的經典,而且,也已經和彼得傑克森的「魔戒三部曲」一樣,成為紐西蘭人最引以為傲的國家圖騰。


紐西蘭的白蘇維濃干白酒產區以南島北端的馬爾堡(Marlborough)最著名,位在Wairau河谷下游靠近出海口的地方。在這裡的沙地上,只要在葡萄完全成熟之前採收,榨汁之後以低溫發酵,就可以釀成這種散發著百香果、青草、醋栗葉芽甚至貓尿味的極清爽干白酒。也許真的自然條件太好,在馬爾堡幾乎無需太多努力就能釀出這般清爽可口的白蘇維濃。有趣的是,大部份我遇到的十多位馬爾堡釀酒師都不太願意以釀出這樣的葡萄酒感到驕傲。好酒總是自然天成的道理也許就在這吧!


從一片荒涼的牧場到現在葡萄園羅列,成為紐西蘭最大葡萄酒產區也不過只有三十年的光景,因為白蘇維濃在充斥著夏多內白酒的市場上太過搶眼;現在,全國有一半以上的葡萄園全集中在這個美麗的谷地裡。也引來了許多美食餐廳,搭建起迷人的鄉間旅店。


好比美國加州的納帕谷,馬爾堡成為紐西蘭的美味遊樂園,全國最精彩的餐廳Herzog就位在這個看似寧靜的酒鄉之中。來自歐洲的主廚將紐西蘭這片好山好水中獨特精彩的食物以及自家院子裡的蔬、果、香草、橄欖油與葡萄酒融入看似簡單,但卻滋味豐富的料理之中,每道菜吃起來都有如藏著自然的深意那般協調,所有的味道有如自然天成般地調合在一起。對我而言,這是一個全新的,也全然紐西蘭的美味風格。


馬爾堡不可錯過的酒莊:
Montana
網址: www.montana.co.nz
地址: State Highway 1, Blenheim
電話: 03 578 2099

Highfield Estate
網址: www.highfield.co.nz
地址: Brookby Road, Blenheim
電話: 03 572 9244

Wither Hills
網址:www.witherhills.co.nz
地址:211 New Renwick Road, Blenheim
電話: 03 520 8270

Cloudy Bay
網址: www.cloudybay.co.nz
地址: Jackson’s Road, Blenheim
電話: 03 520 9140

馬爾堡的精彩餐廳:
Herzog
網址:www.herzog.co.nz
地址:81, Jeffries Road, Blenhein
電話:03 572 8770

Gibb’s Vineyard Restaurant
網址: www.gibbs-restaurant.co.nz/
地址: 258 Jacksons Road, Blenheim
電話: 03 572 8048

Hotel d’Urville
網址: www.durville.com
地址:52, Queen St, Blenheim
電話:03 577 9945

Yus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Decanter, 2007, 04. 風升水起好酒來?


上個月在威靈頓的黑皮諾研討會(Pinot Noir 2007)遇到了Michel Bettane,這位酒評宗師雖然備受爭議,但在法國葡萄酒界卻是唯一「喊水會結凍」的葡萄酒作家。他剛從「如何成功釀造黑皮諾」的討論會場走出來,不過,他顯然在會中並未暢所欲言,趕著參加下一場品酒會之前,Michel Bettane帶點激動地跟我說:「他們都找錯方向了!不是土壤,不是山坡角度,是藏在土地裡的特殊能量,讓香貝丹(Chambertin)可以釀出精彩獨特的黑皮諾是自然所匯聚的能量,不是土壤。」


香貝丹這片位在布根地夜丘區的特級葡萄園,向來以釀造強勁豐厚而且耐久的黑皮諾紅酒聞名。對於Bettane的說法,我略帶一點疑惑地望向站在身旁的Jacque Lardière,他是布根地精英酒商Louis Jadot的釀酒師,釀過的香貝丹已經累計30多個年份了。他似乎相當贊同地說:「我們很難解釋,香貝丹的外在自然條件似乎沒有隔鄰的幾個特級葡萄園來得好,但卻是最常釀出精采好酒的葡萄園。」


真的是這樣嗎?難道我的布根地葡萄酒書需要重新寫過?看出我的疑惑,Bettane繼續解釋:「過去布根地人在某些地方感應到有特別的磁場能量,就會蓋一個小教堂,立個十字架或靈修小屋,這也是許多特級葡萄園曾建有小教堂的原因。我想,你應該比我們更容易理解,這跟風水(Feng-Shui)的道理是一樣的。」



無論是否對外公開宣稱,用風水觀念設計酒窖建築的酒廠已經越來越多見了;十多年來也認識了非常多採行「自然動力法」(biodynamic)的酒莊主,他們也講磁場與能量,但也大多只用在葡萄種植;我確實從來沒有認真想過葡萄園與風水,特別是「地氣」之間的關聯。難道,研究了十多年的葡萄酒之後,真的要開始學習風水學,才可以得到葡萄酒的最終解答嗎?看到我的額頭又多擠出幾條皺紋,Bettane繼續說:「有許多特級葡萄園,其中有某些區塊往下凹,或甚至於有點朝北,但卻反而能生產出更好的葡萄酒,我們不知道地底下有斷層,或其他什麼東西經過,但肯定有什麼東西在那裡散發出特殊的能量。」他顯然有點激動,我臉上已經沾染了許多從他口中噴出的口沫。


這不單單只是科學與迷信的問題,而是我們到底知道多少。地質學家James E. Wilson曾經寫過一本稱為《Terroir》的葡萄酒書,試圖從氣象學與地質學的角度解釋,為什麼在法國某些葡萄園可以比其他隔鄰的地方產出更好的葡萄酒。Terroir是一個法國葡萄酒最核心的語詞,意指一個生產某種特殊物產的風土條件。累積了兩千年的經驗,法國找到了許許多多像香貝丹這樣的經典Terroir產區;但也許現在並不需要那麼漫長的等待,還沒有風水師的指引,全球許多晚進的葡萄酒產國都已相繼找到屬於他們自己的Terroir。在紐西蘭,最早開始種植黑皮諾也不過是近20年的事,但現在,除了有著香氣奔放的馬爾堡(Marlborough)白蘇維濃外,也早已躋身全球的第一線黑皮諾產國,各地皆有多個精彩難得的黑皮諾Terroir。



原本在馬丁堡(Martinborough)經營牧場的Clive Paton,在1980年創立了Ata Rangi酒莊,現在Clive釀的黑皮諾已經是紐西蘭的老牌經典。Clive當年其實一點也不知道馬丁堡的河階沙地有什麼潛力,他聽隔壁Dry River酒莊(1979年創立)Neil McCallum說他種的黑皮諾好像長得還不錯,便跟著試種看看。接下來的故事便是我們現在看到的馬丁堡,一個因為黑皮諾紅酒聞名,群聚著許多頂尖酒莊的世界級產地。


紐西蘭南島的中部奧塔哥(Central Otago)是全世界最南邊的葡萄酒產區,曾經被認為天氣太冷無法種植葡萄,但10年前開始種植黑皮諾之後,卻馬上開創出一個全新風格的黑皮諾紅酒,奔放的黑皮諾果香配上頗為豐厚柔和的口感,卻有著讓人口水直流的強勁酸味。


不同於法國那些百年或千年的terroir,馬丁堡和中部奧塔哥都只是紐西蘭黑皮諾紅酒的序曲,Nelson、Waipara、Canterbury、Awatere和Waitaki也都相繼入列成為生產黑皮諾的產區,新興的terroir不斷地被增生。在紐西蘭,馬爾堡與馬丁堡也許都是在嚐試中不小心發現的,但是在累積更多本地、歐洲與美澳的經驗之後,現在紐西蘭的釀酒師們帶著發現的精神,用更科學,更精細的分析,正在尋找出更多的精彩土地,這樣的活力讓紐西蘭的黑皮諾有著無限的可能與潛能。也許,布根地的酒莊主可以為他們祖傳的偉大葡萄園感到驕傲,但是那些用自己的一切做賭注,探尋全新黑皮諾葡萄園的釀酒師們,更讓我由衷感到敬佩。



來自德國的Gisen以及加州的Weersing兩對夫婦,他們懷抱著對黑皮諾的夢想來到紐西蘭,分別來到位在南島東北部的Waikari,一個從來沒有種過葡萄的荒涼谷地,各自建立了不同紐西蘭其他地區的葡萄園,這裡,是最令我驚喜的全新黑皮諾樂土。


Waikari位在南島東北邊,離以出產黑皮諾紅酒與麗絲玲白酒聞名的Waipara只有30分鐘的車程,這片谷地除了離海更遠,而且是一個由石灰岩構成的谷地。在黑皮諾的原產地布根地,最頂級的葡萄園幾乎全位在石灰質黏土上,在紐西蘭,這樣的地方並不太多。1997年來自德國的Marcel Gisen在這裡找到他夢想中的黑皮諾葡萄園,開始種植葡萄,創立Bell Hill酒莊。2000年,花了兩年時遍尋紐西蘭各地的Mike Weersing,也在數公里外建立Pyramide Valley酒莊,它的第一個年份是在2006年釀成,比Bell Hill有著更結實嚴謹的風格。Mike從舊金山到布根地,再到西班牙,最後來到紐西蘭的黑皮諾冒險,但其實Mike算是幸運的,畢竟他找到了他認為最理想的土地。


這次在紐西蘭南、北島參觀的20多家精英酒莊,大半都聘任Claude Bourguignon分析土壤,提供種植的科學建議。Claude Bourguignon是葡萄酒界最知名的土壤微生物學家,他專精於研究黑皮諾葡萄最適合的土壤。至於其他還無法得到解釋的,或許我們可以求助堪輿學,它作為一門環境應用學,也許將來可以為我們找到更多像香貝丹這樣的葡萄酒龍穴,無需在像今日般苦苦追尋。

Yus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Pinot Noir 2007

紐西蘭成為全球第一線的黑皮諾產國已經越來越具說服力了,不僅風格獨特,精彩的黑皮諾產區與酒莊也越來越多,彼此之間的差異也越來越多元,很早就想去一探究竟,最近剛好有機會成行。每隔三年在威靈頓舉行的Pinot Noir研討會今年已經是第三屆,1月30到2月2號共四天,有一百家紐西蘭的黑皮諾酒莊參與,無需點名,知名酒莊全員到齊,應該沒有其他比這個更容易認識紐西蘭黑皮諾的機會了。在展期前後我還自己安排了十天南北島四個產區二十多家酒莊的參觀採訪行程,除了Pinot Noir喝了不少Sauvignon Blanc、Riesling和Pinot Gris。這一趟旅行比預期還讓人驚喜,筆記本裡記了三百多款酒的品酒記錄,迷人的酒遠超出想像,甚至還包括了讓我自內心感佩的Chardonnay,這次總算沒有虐待到自己的舌頭。



印象最深刻的黑皮諾包括Waikari產區的Bell Hill酒莊的2004,Nelson產區的Neudorf酒莊的Moutere 03和05,Waipara產區的Pegasus Bay酒莊的Prima Dona 01, 03和04,Martinborough產區的Escarpement酒莊的Kupe 03和05,Martinborough Vineyard酒莊的00, 01和03,其他像Dry River 03, 04和Ata Rangi 05的水準也都相當高。當然,Central Otago也有非常多精彩的酒,也許因為香氣太奔放了,只有Amisfield的Rocky Knoll 04, Felton Road的Block 5 01和03讓我有特別驚豔的感覺。也試了一些最近很多人討論的Waitaki產區,不過品嚐的結果似乎不是特別值得一提。Marlborough最近種了非常多的黑皮諾,好喝的不少,特別精彩到非提不可的大概只有Wither Hill的04,Highfield的05, Villa Maria Taylors Pass Vineyard 05。以上提到的這些酒在當地幾乎都沒有超過70紐幣(=21 NT),Neudorf的Moutere甚至才四十多,紐西蘭沒有非常便宜的酒,特別是黑皮諾,但如果從全球頂尖的黑皮諾價格來看確實相當值得。


其他的品種有時間再慢慢把心得寫出來吧!那裡的Riesling真是可口啊!

補充一下,遠處台上喝給大家看的包括Oz Clarke, James Halliday, Matthew Jukes, Remington Norman, Michel Bettane, Claude Bourguignon, Allen Meadows以及其他十個MW,這樣的卡司應該很值得大老遠跑一趟吧!

現在新年份的紐西蘭葡萄酒已經99.9都是用金屬瓶蓋.這次品嚐的2003年之前用軟木塞封瓶的PN出現TCA問題的比例非常高,也多少印證了紐西蘭長年抱怨無法拿到好品質木塞的事實.另外這次也試了不少剛裝瓶的酒,發現似乎用金屬蓋裝瓶之後需等幾星期之後才會慢慢恢復的問題比較沒有那麼明顯.

Yus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