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s河階沙礫.jpg


黏土與砂子
Clive輕嘆了一口氣說:「我們這裡的黏土跟你說的並不相同,Ata Rangi是不會將黑皮諾種到黏土地上的,也許勉強可種些白蘇維濃吧!」

sssClive.jpg

昨天飛抵威靈頓,迎接我的,是自南極吹來的刺骨寒風,以及連綿不歇的大雨,在Arbitrageur Wine Room吃完可口的晚餐後,Featherston街上刮起的大風讓我差一點就走不回飯店。威靈頓以多風聞名,絕非虛傳。但城東60公里外的馬丁堡情況完全不同,因有Tararua和Rimutaka兩道山脈阻擋旺盛的西風,比較溫暖多陽,風勢也和緩。

一早翻山抵達馬丁堡,依然是陰雨綿綿,但已無風。跟飯店借了傘直接散步到Ata Rangi。莊主Clive Paton原本在馬丁堡經營牧場,1980年才開始種植黑皮諾。當年在這偏遠的牧羊小鎮沒有人確定這裡會是一個優異的葡萄酒產地。Clive回憶說:「我聽隔壁早我一年種的Dry River酒莊說他們種的黑皮諾好像長得還不錯,我便跟著試種了一些。」也不過十多年,馬丁堡便成為因黑皮諾紅酒而聞名,群聚著許多頂尖酒莊的世界級產地,而Clive釀的黑皮諾現在已是紐西蘭最老牌經典酒款了。

sssDSC00219.jpg

上一回來拜訪時,Clive帶我去看了布根地土壤專家Claud Bourguignon在葡萄園中所做的土壤採樣,現在,他們更精確地瞭解到這裡土壤的珍貴。整體而言,馬丁堡的精華區位在河岸邊,是礫石混合沙子的河階地,但離河岸稍遠一些便是成片的黏土地,本地的酒莊大多不認為黏土適合種黑皮諾,所以只要離岸邊遠一些的地方,現在幾乎都還是牧場與荒地,很少種植葡萄。聽我說黑皮諾喜歡黏土,Clive輕嘆了一口氣說:「我們這裡的黏土跟你說的並不相同,Ata Rangi是不會將黑皮諾種到黏土地上的,也許勉強可種些白蘇維濃吧!」

跟布根地的石灰質黏土不同,馬丁堡的黏土是晚近的風積黏土層,非常黏密且不透氣,不止葡萄的根系難以發展,缺乏氧氣,連土中的細菌和微生物都難以存活。馬丁堡如此知名,葡萄園卻無法擴充,原因即在此。在馬丁堡北邊的Gladstone一帶,也有適合的砂礫地。除此之外,葡萄園仍相當少見,不像南島的馬爾堡,葡萄種滿整個谷地,現在卻遭逢產量過剩的危機。黏土地也許限制了葡萄園的無限擴充,無法吸引跨國集團前來投資,但卻讓馬爾堡的酒莊保留小巧的格局,維持接近手造葡萄酒的迷人風味。

Martinborough 前言
Martinborough Day 3
Martinborough Day 4
Martinborough Day 5


Yus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