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成年請勿飲酒~
b1


暫時忘掉品酒專家的身份與職責,不把永恆耐久當做葡萄酒存在的目的,或者,不拿有世紀年分之姿的2010年做比較,心裡一直有聲音提醒著,這趟布根地小旅行裡品嚐到的,即將上市的兩百多款2011年卻是瓶瓶鮮美可口,特別是有非常多輕巧細膩,好喝到想多來幾杯的黑皮諾紅酒。

B2

拜訪酒莊時,若遇熟識的釀酒師常會追根究底地多問些問題,特別是在布根地的地下酒窖進行桶邊試飲的時候,常常一試就是一整個下午。有時相談甚歡,疑惑盡解,但也有踢鐵板的時候。

例如跟拉迪耶先生 (Jacques Lardière)一起試喝由他所釀造,名酒商Louis Jadot數十款的2009年份之後,我對於酒中頗為清爽的酸味有些不解,那曾是一個相當炎熱,葡萄有些過熟的年分,甜美有餘,但酸味不足。但Louis Jadot的酒似乎不全然如此,本以為是刻意抑止乳酸發酵*的結果。但拉迪耶卻只是語帶玄機地說:「09年的乳酸發酵*在我們想抑止前就已經全部完成了,你喝到的清爽是來自葡萄對酸味的記憶。」想再多問時,他補了一句:「不要只用腦袋喝酒,要用你的胃喝!」

半知半解間,我只好默默地把酒杯裡最後剰下的特級園白酒Chevalier-Montrachet Les Desmoiselles一口飲盡。

B4

今年春天又去了一趟,拉迪耶剛退休,和助理釀酒師試了三十多款的2011年紅、白酒,是他釀酒生涯中的第42個,也是最後一個年分。如果是用腦袋喝,特別是,用掌管知識與理性判斷的左腦來喝酒的話,我會說這是一個多極端與災厄天候的困境之年,酒風偏淡也偏瘦;紅酒的澀味偏低,結構較弱,白酒則酸味柔和,順口易飲。雖都均衡,但似無雄偉格局,恐無法耐久。因產量低,酒價頗高檔,我甚至會建議讀者們狠心跳過,若非買不可,也要小心挑選。

但若暫時忘掉品酒專家的身份與職責,不把永恆耐久當做葡萄酒存在的目的,或者,不拿有世紀年分之姿的2010年做比較,心裡一直有聲音提醒著,這趟布根地小旅行裡品嚐到的,即將上市的兩百多款2011年卻是瓶瓶鮮美可口,特別是有非常多輕巧細膩,好喝到想多來幾杯的黑皮諾紅酒。

我不太確定拉迪耶先生所說要用胃喝酒的真正意思,但如果身體的感應也有機會舉手發言的話,我想我會偷偷地買一些2011年Louis Jadot在伯恩市的 Les Greves一級園吧!畢竟,還有拉迪耶最後的年分可以用來當做採買的小藉口。

B3

B5
*乳酸發酵
葡萄中含有多種酸味,以蘋果酸最強也最粗獷。當酒精發酵完成後,只要溫度適合,乳酸菌會將蘋果酸轉化成更柔和可口的乳酸,稱為乳酸發酵。若抑制乳酸發酵則可讓葡萄酒保有較強勁的酸味。

Yus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oe
  • 老師,在你七月的新書發表會上,我請教了勝沼的事。前兩天我去了,住了兩個晚上。我試了一瓶無過濾的白酒,外表像健酪,喝起來微酸有氣泡。(可惜留言不能附上照片,我是說酒的照片)。我很懷疑這是什麼原理?日本人的清酒也有這樣的沈澱粉末,但西方也這樣製酒嗎?還有謝謝老師說的那句話〜勝沼並不會難去。
    對尚無緣去波爾多的我,勝沼真的是是個容易接近的安靜酒鄉。
  • 看你的描述也許像是發酵中的葡萄汁
    在歐洲只有在採收季的時候偶而在酒鄉的酒吧可以喝到
    裝瓶賣的還沒見過

    Yusen 於 2013/11/11 04:1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