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b0


盡所能,努力不懈以釀造出最精彩的葡萄酒,其精神也許值得敬佩,但卻常常忙著做錯的事卻不自知。但有人什麼都不做,也不特別勤奮,卻釀成更珍貴,也更迷人的葡萄酒。

bbb1

常被酒迷暱稱為花堡的Château Lafleur 是波美侯(Pomerol)產區最獨特,也最難以捉摸的酒莊。波美侯以梅洛(Merlot)葡萄聞名,是酒風最性感的波爾多紅酒,但花堡的葡萄園有一半種植卡本內弗朗(Cabernet Franc),風格沉靜內斂,有時甚至有些隱晦不明,少能一眼看盡,但待成熟時,其優雅萬變之姿卻又少有其他酒莊可及。許多人都相信花堡的傳奇特色來自葡萄園所在的自然條件,但這可能僅只是眾多的原因之一,更關鍵的,可能是園中種植的葡萄樹,這是和花堡少莊主巴提斯特(Baptiste Guinaudeau)花了一個多小時徒步參觀4.5公頃葡萄園之後的深切體認。

1946年,巴提斯特的兩位姑婆因為父親André Robin過世而接任花堡的管理工作,直到1980年代。這兩位終身未嫁的莊主沒有太多經驗,也未受過專業訓練,只是一板一眼地依據父親遺留下來的種植與釀造方式維持酒莊的營運,近四十年未曾改變。園中一直留著他們父親當年選育的葡萄樹,決不拔掉重種,其中,有許多至今都還是依古法同時混種著梅洛與卡本內弗朗葡萄。老舊窄小的酒窖衛生條件不佳,釀成的酒都是在舊木桶內培養,常與豢養的雞鴨混雜一室。但即使如此,兩姐妹仍釀出了如1947, 1961, 1966, 1970, 1978, 1979和1982等眾多傳奇般的珍釀。

bbb2

我和巴提斯特來到城堡西南邊堆滿礫石的矮坡上,他告訴我這片看似全園最佳的土地,釀成的葡萄酒品質卻甚至及不上花堡的二軍酒Les Pensées de Lafleur,常只能整桶賣給酒商不自己裝瓶。那是他姑婆過世後採用晚近選育的樹苗重種的葡萄樹。也許,花堡可以如此孤立特出的真正解答就在於這些珍貴的卡本內弗朗樹種 ,沒有因為梅洛的流行而改種,也沒有因為方便管理而重種新苗。

巴提斯特花了三年的時間,以稱為Massale的傳統古法,從酒莊數萬棵的葡萄樹中挑選最優秀健康的植株進行育種,新苗已經開始種植到花堡的葡萄園裡,西南邊的礫石矮坡很快就會再種回原本的卡本內弗朗老種,將祖先流傳下來的最珍貴資產延續下去。其實,放眼全波爾多,以高比例的卡本內弗朗聞名的酒莊除了花堡只有白馬堡(Château Cheval Balnc)和歐松堡(Château Ausone)三家,他們的共同特色其實也都是擁有珍貴的老樹基因,沒有被人工選育,表現單一的商業樹苗所取代。

在波爾多只經一個世代,就毀滅了數千萬的卡本內弗朗,但只是留下一小片老園,就能再度衍生數以萬計的基因。1985年巴提斯特的父親接手管理花堡,那時,他並不知道已經74歲的姑姑交給他的是多麼珍貴的遺產,而最讓人感佩的,是四十年間,她決定什麼都不做。


bbb3
創作者介紹

www.yusen.tw

Yus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