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成年請勿飲酒~



「如果人生可以重來,我仍希望先成為一個侍酒師之後再當釀酒師。」 - Greg Harrington (M.S.)



美國華盛頓州Walla Walla產區的品酒會上遇到Gramercy Cellars酒莊的莊主Greg Harrington。來參加的還包括L’Ecole 41、K Vintener、Woodward Canyon、Pepper Bridge和Spring Valley Vineyard等十多家名廠,但是當天讓我印象最深刻的卻是他釀的Lagniappe希哈(Syrah)紅酒,有著真正寒冷氣候才能有的優雅風味,在向來以濃厚紅酒聞名的華盛頓州,這樣細緻均衡的質地實在很少見。華盛頓東邊高緯度但卻近似沙漠的獨特環境,幾乎稱得上是釀酒師的天堂。因為透過人工灌溉系統,在大部份的時候都可以隨心所慾地種出皮厚,完全成熟的健康葡萄。但最難的,卻是精巧風格的葡萄酒。

Gramercy Cellar是2005年才創立的小酒莊,現在就釀出如此獨特有趣的酒,確實出乎意料,但是,卻絕非偶然。Greg是一位侍酒大師(Master Sommelier),而且是最年輕就通過這項難得頭銜的美國人,在轉行釀酒之前,當了將近二十年的侍酒師。如果在釀酒時想著餐廳裡的美味料理,也許,全球各地的釀酒師們就不會釀出那些超級濃縮,卻很不適合佐餐的葡萄酒了。近年來,葡萄酒業的潮流已經從講究釀酒技術轉變到注重葡萄園和土地,現在,也許更應該要回到餐桌上,畢竟,那才是一瓶葡萄酒能為我們帶來最多美好經驗的最後終點。



兩個星期之後,我跟Greg約在西雅圖碰面,他還帶來了他釀的田帕尼優(Tempranillo)紅酒,這個西班牙最常見的品種似乎很適合Walla Walla的氣候。他說一開始他是因為希哈才決定到Walla Walla來,因為要找可以跟希哈混合的品種而發現一些很有趣的格那希(Grenache),因為一開始買的希哈葡萄園即種有田帕尼優,才意外釀出可能是該品種在北美最成功的例子。

Greg說他喜歡酒精度較低,均衡多酸味的葡萄酒,所以經常比其他名廠更早採收葡萄,也尋找氣候更冷涼的葡萄園。這也許正是他所釀的酒可以如此風格獨具的原因之一。他說:「如果人生可以重來,我仍希望先成為一個侍酒師之後再當釀酒師。」如果他先去加州大學(UC Davis)唸釀酒學,也許他所釀成的葡萄酒就會跟其他酒莊一樣,純粹的釀酒師觀點,但是,卻可能少了一些更宏觀,或甚至更貼近生活與人性的想法。

為了釀出更好的葡萄酒,現在,採完葡萄運回酒莊釀造之前,很多注重品質的酒莊都會進行人工篩選,挑掉感染霉菌或不成熟的葡萄串,然後進行去梗與發酵。Greg說,現在開始有酒莊購買更先進的去梗機,在葡萄去梗之後,還進行第二次篩選,逐粒挑選掉品質不好,或成熟較不佳,或沒有完全轉色的葡萄。但在他的眼中,這些不完美的葡萄也許正是可以釀出更均衡,更多細節變化的關鍵。Greg自稱是極簡主義式(minimalist)的釀造法,在葡萄酒的世界裡,多做不一定比少做好,特別是要釀出更均衡的葡萄酒時。

人生常有許多意外轉折,繞了很遠的侍酒師之路才完成自己釀酒的夢想,但這些轉折卻絕非白費,至少,在華盛頓州的葡萄酒地圖上,又多了一個全新的迷人風格。

(原刊載於Decanter 7/8月 2010 No. 35)



Yus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tan
  • 看完之後覺得真的很感動
    為自己的夢想努力 真的很不容易
  • tss0513
  • 請問老師 最近可有計畫出書 介紹新世界葡萄酒
  • 目前已經開始的計畫是世界黑皮諾,其中有新世界的章節,計劃中的有南半球的葡萄酒產區,不過也只是計畫

    Yusen 於 2010/09/12 18:4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