懸崖上的葡萄酒Douro Wine


Douro,斗羅河,是葡萄牙最重要的產酒流域,全世界最知名的加烈紅酒,波特酒(Port)就是產自斗羅河谷兩岸險峻陡峭的葡萄園。不僅止於此,這一段最驚險的斗羅河岸還生產了另一種世界級的名酒,無需加烈也不帶甜味,以Douro為名的斗羅紅酒。趁在西班牙Toro產區採訪之便,我安排了一趟葡萄牙斗羅河的旅行,親自拜訪了當地最知名的十家酒莊一探究竟,。


發源自西班牙的斗羅河在國界的另一邊稱為Duero,西班牙最精英的紅酒產區Ribera del Duero以及新近以濃厚紅酒成名的Toro也同樣都位在斗羅河的兩岸。雖然是同一條河,但是在上游的西班牙這一邊,即使海拔較高,但地勢卻相當柔和,除了偶而出現的低矮丘陵,完全是一望無際的平緩高原。但是,當斗羅河一進入葡萄牙,便遇上了堅硬的花崗岩與頁岩山區,原本緩緩流動的斗羅河水卻硬生生地侵蝕出了陡峭險峻,相當彎延曲折的湍急峽谷,葡萄園只能擠在斜陡山壁上所開闢出的狹窄梯田上。



從這一片險奇的景致孕育出的斗羅紅酒,相較於波特酒完全毫不遜色,品嚐過葡萄牙第一名莊,產自斗羅河的Barca Velha紅酒之後,我想大概很少人會否定這樣的看法,至少我喝過的1985與1991年份讓我相信斗羅紅酒絕非只是濃厚粗獷,也不是如Oswald Crawfurd所說的像是一杯加了六滴墨水的平庸布根地紅酒。而是這般地均衡細緻,香氣多變,而且如此地耐久。但是1952年就已經釀造第一個年份的Barca Velha並沒有馬上改變斗羅紅酒的命運,大部份的酒莊還是挑選出最好的葡萄釀造波特酒,只有當生產過剩時,才生產一些斗羅紅酒。一直到十年前,斗羅紅酒似乎都只被視為波特酒的副產品。


葡萄牙的波特酒和西班牙的雪莉酒同樣名列全世界最知名的加烈酒。雖然名氣響亮,但加烈酒與甜酒市場已經低靡了相當長的一段時日了,連波特酒這樣的知名產區,雖然情況比雪莉酒好一點,但價格也一樣不斷地跌到歷史新低。現在市場的主流是不帶甜味的紅酒,而波特這種很甜,酒精度又高的加烈紅酒,自然要受到影響。近十年來市場的轉變才讓波特酒商認真地加入斗羅紅酒的釀造。例如頂級波特酒最大集團Symington家族除了自產的Altano之外,在1998年跟波爾多的Prat家族合作生產Chryseia之外,也和Quinta do Roriz合作生產斗羅紅酒。傳統的波特酒商除了Taylor’s集團依舊堅守,大部份都投入斗羅紅酒的生產和釀造。但是,真正推動斗羅紅酒的力量主要還是來自Quinta do Crasto、Quinta do Vale Meão等許許多多的獨立酒莊與Niepoort和Ramos Pinto這些小型的波特酒商。



「也許,葡萄酒迷們得先忘記波特酒,才能真正認識斗羅紅酒,以及它迷人的獨到之處。」Quinta do Crasto的莊主Miguel Roquette對著壯闊的斗羅河谷美景跟我說了這樣一段話。現在,他的酒莊所生產的單一葡萄園紅酒Vinha da Ponte每瓶售價已經到達上百歐元,即使是最頂級的年份波特,也很少可以達到這樣的價格。即使Quinta do Crasto已經名列斗羅河的經典名莊,而且也吸引了波爾多梅多克的Jean-Michel Gazes前來合作生產新風格的Xisto紅酒,但是,他依舊擔心在海外市場上僅會被當成是不帶甜味的波特酒。也許正因為這樣的原因,現在斗羅河的精英酒莊之間,即使各自釀成風格殊異的葡萄酒,但卻有著無比的團結與共同努力的目標。

由Quinta do Noval的前任莊主Cristiano van Zeller創立的Quinta do Vale Dona Maria是我這次拜訪的第一家酒莊。1993離開Noval之後Cristiano重整這家屬於他太太家族的莊園,1996年推出第一個年份,成為新式斗羅紅酒的先鋒。所謂的新式,其實指的是酒的風格,更多的細緻與均衡,也更加的精英主義,但是方法也許更加傳統,更加的手工藝化。為了方便,許多斗羅紅酒跟全世界各地的葡萄酒產區一樣全都在控溫的不繡鋼桶中進行發酵,但是在Vale Dona Maria卻重新沿用傳統的,非常寬矮,稱為Lagare的花崗岩石造酒槽,用人工配合機器腳踩的方式進行泡皮與釀酒。現在大部份的精英酒莊都至少局部採用這樣的釀造與泡皮法來釀酒。



Quinta do Passaduro的釀酒師Jorge Serodio Borges說:「在別的地方,釀酒師只要調好溫度,每天自動淋汁多少小時即可,我們則有些不同,我們每天早上品嚐完石造酒槽內發酵中的酒之後,然後決定今天需要多少雙腳進去踩,要分幾次踩,每次踩多久,用力踩還是輕輕地攪拌。」在我們這個自動化時代聽起來似乎有些匪夷所思,但是他很認真地邀請我採收季時一定要再來,因為每年都很缺踩葡萄的雙腿。在參觀Quinta do Vale Dona Maria時,我從西班牙帶了一包Gijuelo的伊比利生火腿當禮物,女釀酒師Sandra Tavares於是邀請我晚上到他們位在懸崖上的葡萄園小屋晚餐。他的先生正是Jorge Borges,早年Jorge跟他的姐姐合作釀造Vinha do Fojo,之前更是Niepoort的釀酒師,全都是葡萄牙最受矚目的酒莊,現在他和Sandra共同釀造的Pintas斗羅紅酒是全葡萄牙最當紅的膜拜酒。



當晚品嚐了這對充滿才華的年輕夫婦所釀造的多款葡萄酒,我試著比較2003年份的Vale Dona Maria、Pintas和Passaduro Reserva,前者非常明顯地有著奔放的成熟果香,口感圓潤濃厚,非常熱情外放;後者卻是另一極端,非常地古典內斂,緊澀的單寧卻有著細膩高雅的質感,非常冷靜嚴肅的風格,而居間的Pintas卻似乎是兩者的完美融合。兩天之後,我去參觀Pintas的葡萄園,雖然2001年才開始第一個年份,但他們在Pinhão河谷的葡萄園種著七十年的老樹,而最匪夷所思的是,在僅兩公頃大的陡峭葡萄園裡卻混種了多達三十多種葡萄品種。望著我的驚訝眼神,Jorge很輕鬆地說他根本無法辨識每一個品種,採收時全部一起採收一起釀造。這時我才恍然大悟原來Pintas的均衡與豐富,其實來自混種混釀的傳統,無需精心調配自然就釀成了這般精彩的酒來。


第二天我從Pinhão往下游來到位在Corgo河谷的百年酒莊,由葡萄牙酒業世家Ferreira家族所有的Quinta do Vallado。雖是歷史名莊,但是1995年才開始生產斗羅紅酒,釀酒師是Quinta do Vale Meão的莊主Francisco Olazabal,他也帶來了自家的葡萄酒一起品嚐。Quinta do Vale Meão原本也是屬於Ferreira家族的產業,傳奇的Barca Velha當年即是產自這個位於斗羅河上游,氣候更乾燥酷熱的葡萄園。比較2004年的Vallado Reserva和Vale Meão,很明顯地就能分出斗羅河下游與上游之間的差別,後者混合三種葡萄釀造,顏色深黑,有著強勁緊澀的單寧,與極濃縮的果味,是非常大尺寸的重量級紅酒。前者混合40多個葡萄品種,不僅香氣豐富,而且有著如絲般細滑的單寧質地,非常的可口迷人。



小型精英波特廠Niepoort自1991年起也開始生產斗羅紅酒Redoma。酒廠設在Tedo河谷的Quinta de Napoles,原本的釀酒師Jorge離開之後,現在由Luis Seabra接手,酒的風格也變得更加獨特,而且以葡萄牙的標準來看還有點驚世駭俗。除了將南部Dão產區的酒混進斗羅紅酒所釀成的Dado外;最頂級的紅酒Batuta更是以超長60天的時間泡皮而成,比一般10到20天的時間還要多出一倍以上,但如此大膽的釀法最後卻成就出一個非常高雅精巧的風味,相當奇特。斗羅河的白酒不多,但Niepoort的干白也一樣奇特精彩。在試完百年老樹釀成的Redoma Reserva之後,Luis問我最喜歡的白酒為何,我說應該是Alsace的Riesling吧!他很有自信地說:「你試試這瓶吧!應該差不了多少。」果然,充滿礦石香氣,而且非常多酸,這正是產自附近山區,實驗中的2004 Riesling Projecto。另一款以Codega葡萄釀成的Tiara也有難得的清新果味與強勁酸味,並帶著斗羅河招牌的礦石味。如果沒有Niepoort,我想我應該不會開始相信斗羅河白酒其實也具有難以想像的潛力。



雖然Quinta do Crasto和Quinta de Napoles僅隔著斗羅河相望,但是必須搭渡輪過河,開車繞過如麻花般彎延曲折的山路才能到達,所幸天色已晚,看不太清楚路況有多驚險。Quinta do Crasto是一個歷史悠遠的莊園,但是一直到1994年才開始生產斗羅紅酒,而且大膽地雇用了澳洲來的Dominic Morris擔任釀酒師,引進許多新的釀酒設備和理念,現在也擠身精英名廠之林,除了Vinha do Ponte和Vinha Maria Teresa兩款單一葡萄園紅酒,Crasto也以釀造單一品種的紅酒聞名,特別是100%的Touriga Nacional有如繁花盛開般的奔放香氣。至少和Cazes合作的Xisto因為採用來自斗羅河上游的葡萄,風格相當濃厚甜潤,帶一些粗獷氣。



在Pinhão的三天雖然住在兼營民宿的Quinta de La Rosa,不過卻完全排不出時間參觀酒莊,自從2002年Jorge Moreira到這裡擔任釀酒師之後,La Rosa的斗羅紅酒變得相當精彩,至少,我品嚐的2002 Quinta de La Rosa是如此,而且價格仍相當便宜。我繼續前往斗羅河下游的波特城採訪波特酒商,也順便品嚐了不少斗羅紅酒,其中最精彩的要算是Ramos Pintos了,現任的釀酒師Joâo是斗羅紅酒之父Fernabdo Nicolau de Almeida的兒子,Barca Velha正是由他父親於1952年所創。Joâo所釀造的紅酒Duas Quintas無論是一般或是Reserva等級,都以柔和優雅見常,相當均衡協調,僅有Reserva Especial帶著斗羅紅酒的強勁與粗獷。至於Prat與Symington合作的Chryseia和二軍酒Post Scriptum採用波爾多式的釀造與培養,卻釀成以斗羅紅酒的水準來說相當柔和輕巧的風格。


時代的變遷,改變了人們的飲酒習慣和喜好,市場的變動之間,為看似數百年不變的葡萄酒名產區,帶來了動力和引力,這股新的創造力量讓全新的葡萄酒風格成為可能,斗羅河的紅酒是其中最精彩的例子。在這個加烈紅酒的聖地裡,從來沒有過像現在這般,生產著這麼多樣多變,從波特酒的根基裡所釀成的高雅與精緻,一種葡萄牙從來未曾有過的迷人干紅。





全站熱搜

Yus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